2005年2月23日 星期三

打桌球

其实和女孩子打球也很有意思。但从来没有碰到过势均力敌的。打球时候看见女孩,他们似乎更加在意自己的姿势优美不优美,臀部性感不性感,但同时领口危险不危险,对于球的落位优美不优美,危险不危险似乎很少考虑。到现在,还没有和姑娘好好切磋过,想了半天,好不容易做了对方一个障碍球,对方毛了,说,我这样不是打不到了嘛。不行,我要自己摆。   

而且,和女孩子打球总是要让的,虽然他们也知道你在让球,但会很开心的接受。而你还要装出全力以赴但力有未逮的样子,这不是官场才有的感受吗。

(时间?)

调情才有情调

调一调,调一调,齐秦的我愿意,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忘记我姓名。演员应该入戏,观众应该入迷,我从不写剧本,剧情也那么迷离。我只写荒诞的小说。我的小说都没好结局。

(时间?)

让我说什么好

放一个今天回答的采访。是我老家的内部报纸。金山区报。发行量稍小,一万份。这是近月的接受的唯一采访。也不是当面采访,通过的邮件。版面很诡异,我不知道如何弄整齐。红字为回答。大家凑合吧。 

1.最近在看你的《一座城池》,这本书的封页上说这是你迄今为止最满意的作品,确实是这样吗?
是这样,但关键是基本上我对新出的书都很满意。长安乱也很喜欢。新的总是得宠。 

2、曾经在新浪的读书频道看过一次你的专访,你说这几年你自己在写作上没有什么进步,那么《一座城池》的出版算不算是一种进步? 

对新浪的专访里说的那句话是我在谦虚。不能当真。其实一直在进步。 

3.我记得以前念中学的时候看过你参加新概念作文比赛的几篇文章,现在看你的作品,发现还是一样的风格,有点冷幽默,然后时常有荒诞的情节,有没有想过换种风格写小说?是不是因为读者比较喜欢你的这种风格,你才一如既往?有没有这个因素? 

对我来说,读者喜欢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喜欢什么。我并不是卖身的,人家喜欢怎样我就要怎样做。至于风格,我想,已经我自己喜欢的东西,没必要成天去换。 

4.在百度的韩寒吧,看到有网友说你学历低(至少比郭敬明学历低),然后我又听说你曾经拒绝过某知名大学的邀请,当时是怎么想的?是为了追逐自己理想的生活方式吗?从现在的角度看,你认为高等教育对于个人的人格塑造有多少作用? 

在我看来,高等教育和大学教育是两个概念。我自己现在对我自己进行的,就是高等教育。相比在大学里碌碌无为混日子的大学生,他们的才是低等教育。而文凭,是只要花钱就能得到的东西。 

5.我看过你在新浪网上的BLOG,几乎每天都有更新,点击量也特别大,在你的官方网站上你说过写作和赛车只消耗你5%的精力,那其他的时间和精力你一般花在什么地方? 

这个是我自己的事情了。我想我没有必要把自己的时间是怎么分配的展示给大家。说出来也怕大家笑话。该知道的人知道就行了。 

7、你说过你很少看其他作家的小说?为什么会这样?害怕受他们的影响而失掉自己的风格? 

主要是我看不了太长的东西。我耐心有限。连自己写的都不能回头读完,错别字全是编辑改的,何况别人的。而且,写作是一个自己思考和经历的过程,对于一个真正的顶级作者来说,读别人的东西和自己写东西进步没有必然关联。我不明白为什么很多人推崇说要多看看别人是怎么写的。他们写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8、感觉你有点叛逆,有点特立独行,想知道你怎么看待人生?有没有受到西方类似存在主义哲学的影响?我相信,你现在的整个人生观绝对不应该是天然形成的吧。 

很抱歉不明白什么是存在主义哲学。我想,这些都是一些比我更无聊的人弄出来的东西。每人都不同,就算一个人,性格也可能时常变化,人前人样,鬼前鬼样,所以,我不觉得可以用一个主义或者一个哲学来归纳一个人。 

10、我知道你现在有成千上万的“粉丝”,你的一举一动随时可能会影响青少年对很多事物和行为的看法,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譬如说,不少青少年沉迷于网络游戏,甚至为此离家出走,你怎么看这个社会问题?毕竟这些网瘾少年进入新浪或者盛大工作的几率很少,他们长大后也还要有生活来源。 

对我来说,我的文章里从来没有出现过暴力和**(不当用词)描写。但是,别人的事情,我负责不了。那些自己没出息的人,是不能随便把责任推卸到另外一个不认识的人身上的。我的所有事情,都是个人行为。而我坚信,真正受到我影响的人,都应该把事情做的很好。而不是别的。我是退学了,但学这个是没有意义的。那我倘若结婚了,有没有人学啊。我死了,又有没有人学啊。 

11、离开家独自在北京生活,是不是有时候会想念家乡?从小到大,你在金山生活了那么多年,怎么看待现在的金山?怎么看待现在金山那些做着“作家梦”的文学少年?给他们一点忠告或者讲一点心里话如何? 

我很喜欢自己的老家。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大城市对我有吸引力。我个人从没考虑过在市区要买一套房子。哪怕是别人送的,我想都不是很乐意去住。我不喜欢特别热闹的地方,也不能忍受堵车。我希望金山的经济可以发展的像它的区政府办公楼那样好。至于对别人的忠告没有,我想,真正的有才华的人是不需要别人忠告的,也是不能接受别人忠告的。 

13、怎么看待友谊?你现在的朋友圈子主要集中在哪几类人?赛车之后,是不是一下子多了很多志同道合者? 

这个问题不想回答。 

14、据说你身边红颜知己不少,目前有没有考虑在个人感情上作进一步的发展?依你看来,什么年龄最适合结婚?在个人婚姻问题上,你是怎么打算的? 

你听说的事儿怎么都是反的啊。(回答到这,我已经怀疑此人是某网站八卦版面的特派观察员) 

15、新的一年已经到来,我想很多读者和我一样,都期盼你能在新的一年里写出更加精彩的作品,新一年你有什么计划?除了赛车,有没有出新书的打算? 

会有新书。但是不确定。还会做些别的事。希望能做好。

(时间?)

春江水暖鸦先知

这个标题很难为我,我似乎见过这话,但一时忘了,打电话给我朋友,说,有个成语或者俗语,意思是春天到了,水就暖了,鸭子是第一个知道的,叫啥,是不是因春水暖鸭知道。朋友说,你太没文化了,解释的倒是挺通俗。 

我这人一直很乌鸦嘴,基本上说什么,那事就得发生。而且仅限于不幸的事。一次朋友参加新手赛,问我赛车起步后应该怎么办,我说,你想这么多干嘛,先成功起步再说,说不定一起步,传动轴就断了。。。。。。结果一起步,他传动轴就断了。 

从此以后,在我车队不利的时候,车队安排的第一任务就是让我诅咒对手。 

昨天说上海暖了,今天就降温了。又要下雨。无间道了四天后,前天王菲的矜持。昨天张国荣的今生今世。一说起王菲,身边所有的朋友都咬牙切齿说李亚鹏多不好。还有人说,陈凯歌选择老婆的品位和王菲选择男人的品位一样,窦唯,谢霆峰,李亚鹏。但我怎么一直觉得李亚鹏挺好的啊。也不能因为人家演戏不好说人家,王菲又不是选演员。虽然我也挺喜欢王的很多歌,但王也没大家想象般好,而李也没大家想象般不好。喜欢偶像,就要喜欢偶像的选择(大家要像凯歌这样严肃看待这句话,不要抱着“今天你调情了没有”的心态) 

今天放欢快的歌

(时间?)

四个月的长假结束。下周末就开始比赛了。我们第一场沿用了去年的赛车。又多了新的车队,有了更强的对手。没比赛的时候天天等,马上要比赛了又有点紧张。不过紧张是好事,我去年比赛时候就没紧张一次,那次还翻车了。所以,紧张吧,紧张又不死人。谁都别劝我别紧张。

(时间不考)

致部分上海报纸

上海的报业是全国闻名的差,想八卦不敢说话,想严肃变成装酷,想揭露不够深度,有争议就被枪毙,想评论结果写出来的都是社论,想社论写出来的全是通稿。总编辑嘴一呲,所有人奔小资。最有想法的居然是《上海电视》。 

看上海的很多报纸杂志,就是三个字,没血性。简单一点,一次字,次。 

今天看到报纸上几个评论。 

让我们向“网络脏口”宣战!为了发扬光大网络道德,我呼吁各个网上论坛和博客网站联合行动,采取各种措施一律封杀“网络脏口”,不让他们有存身之地。凡是谩骂攻击他人、脏话连篇的帖子或文章,都要坚决过滤或删掉,不留后患。网民要想登坛上场发言,必须确保语言洁净度,否则就请免开尊口,赶快下去刷牙洗脸。 

只要这些人不改掉“网络脏口”的恶习,就等于在网络就失去了发言权。一定要全面封堵,毫不留情,就是要憋死“网络脏口”,还网络一片优美蓝天。 

还有: 

发表文学评论就要招“骂”?“博客”非要靠脏话来搏出位?一时间,文学界、教育界人士纷纷站出来说话了:“这些孩子的确被宠坏了!”。 

都一把岁数了,怎么看着像幼儿园老师讲话啊。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最腻味就是看到什么“还一片优美的蓝天”,意思是好的,文笔能不能好点啊。有点想法行不行。搞舆论导向也要讲究文笔和想法的。 

天下有干净的地方有脏的地方,有干净的人有脏的人,有些人,看着没事,内心恶毒。这些都不是我韩寒要教大家的。我光明磊落,的确粗口。想必很多人背后没少骂我,一写文章就道貌岸然。还用教训人的口吻,着实不够男人。 

这年头,正义感是最重要的,只要正义,有时候必须使用暴力。 

到了今天,白烨的学术腐败揭露到网上大家都知道的地步,传统的报纸居然分不清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对此完全视而不见,这件事情里,不光我,很多人都揭露了白烨的学术腐败以及所谓文坛的狭隘虚伪,这样的正义行为,被传统报纸屏弃,顶多问白烨一句,你怎么看这三件事。 

白烨说,我太忙,解释不过来。 

然后报纸就不追究了。 

这不是不想说就可以不说的,白烨你是拿国家钱的人,必须要解释你的学术腐败。陆天明不是反腐败的嘛,关键时候居然为了一点长辈的自尊而站错队。 

这是件好事,说明年轻人的敢作敢当,无谓权贵和正气凛然(当然有不少是瞎起哄) 

然后报纸反过来质疑我和网友的道德。纠住几个“丫”,“马桶”不放,旁边的学术腐败和真正的品德有问题的人放着不管,真是昏了头了。 

部分上海的报纸,你们难道就这点见识?难怪要被同行嘲笑。 

你们丫真会漠视腐败颠倒黑白,你们丫小资惯了真会装高尚,你们丫真没血性。 

你觉得这三句话里,丫更重要,还是颠倒黑白漠视腐败装高尚更重要?选择丫的,丫就归你了。

(时间不可考)

大片怎能不追车

拍摄之余手机瞎拍的,稍微糙点。改天送上精致的剧照。记住这些兄弟们的脸。

(无正确发布时间)

装鸭

  前几天看见一个报纸内容,说余华的博克怎么的。然后一出版社的同志说了什么。
   大意是这样,余华写了博克以后,有网友质问他,你好好的兄弟下半部怎么不写啊,写什么博克啊。
   这话似乎对假正经的作者和出版社造成了巨大影响。过了很久,怀疑连发言的网友都忘了自己说了什么了,出版社出来说,余华同志还是很好的,努力在写稿子,快好了。这个博克呢,只是写累了休闲一下而已,不会影响的。这不算什么不务正业的。
   至于吗。
 
   对于一个作家,我觉得,所有的生活都是正业,从坐下来开始写东西的那一刹那起,才叫不务正业。安妮宝贝就很坦率,说,对于一个畅销书作者,写博克是在浪费素材。多么诚恳。相比起来,余华或者出版社的同志是多么虚伪。
   忙吗,谁可有我忙。还有18场比赛。
   但我比谁都闲。怎么搞的。
 
   现在码字人的真性情去哪了,女作家是真性感,男作家是真色情,搞一起倒能拼成是真性情了。倒是一些完全不知名的,各种奇特行业的网友文笔一个赛着一个好。不得不说,在新浪开通的博客里,著名作家们的文笔是几乎最差的。思想,就别扯淡了,思想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想,早说过了,思想那东西,只存在肤浅,不存在深刻。所以,名作家们就别努了,对于艺术来说,经典永远不是专家努出来的。而是天才蒙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