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1月28日 星期一

我翻车了,今天让在留言和评论里咒我早死的人开心一下

昨天的亚太拉力我第一赛段爆了两条胎,今天继续比赛,希望得到六个赛段第一从而得到阶段的积分,第一赛段还可以,24公里的砂石路,可惜比第一王睿慢了零点零五秒,只得赛段第二,第二赛段刚一公里我的路书刻度错了,入弯速度太离谱了,所以翻车了。这是第一次我自己将车开翻,翻了一圈半后掉沟里了。还好没翻在旁边几米远的河里。

看到这里肯定有人很开心了。

今天看了评论,发现很多人觉得开赛车是赚大钱的事情,也是体力活。我可以告诉大家,这次国际级的亚太拉力赛的全场总冠军的奖金是一百美金。

不幸的是,美金还跌价了。

赛车是要脑子的,说这运动是体力活的人就不适合赛车。

 

翻是翻了,可惜没事。让不少看客失望。今年最后一场比赛以四脚朝天结束。全国汽车场地赛年度第二,拉力年度第四。明年有新的赛车,我将全力争取年度总冠军。再此谢谢支持我的人。

2005年11月26日 星期六

关于王菲和李亚鹏的房子和王菲花大钱生孩子

我在新浪上看到新闻,王菲做这两件事情花了很多钱。很多评论说,王菲这么多钱为什么不去救助什么穷苦的人们。
我非常不同意这想法。王菲的钱每一分都是自己赚的,现在她高兴怎么花是她的事情。指责王菲的不少人想必自己多少是有点闲钱,为何没有捐助。为何如此多的公款消费或者贪污受贿大家不去指责,甚至漠然不见(尤其是这几年的大学生,对政府很多官员的明显的公然的XXXX从无愤慨或者认识,我相信如果有机会,他们将是其中积极的新的腐败分子一员,为了追求小资的生活),而这么多人对一个明星花自己的钱指手画脚。

所谓捐助,最好是救命不救贫的,而中国的经济,其实是 真贫穷假繁荣 的,这方面,需要后备的高素质的不为金钱所动的大学生们,而你们都在做什么。尤其是最后一点,你们是历来大学生中做的最差的。(加一句,尤其是部分女大学生)

大家也不要相信国外的所谓的很多慈善基金,那是避税手段而已。

很喜欢一个酒的广告词,不得不承认,人生的确不公平。希望穷的人靠自己的努力富有。但希望在穷人生病的时候,我们的医疗制度或者国家福利可以让他们看病。

2005年11月22日 星期二

迂腐的,傻的,玩弄民间感情的,劳财伤命的奥运会五怪

我看了中央五的一个记录片,说奥运吉祥物的诞生。
过程太可笑了,假惺惺弄一个民间海选,但一些专家要体现自己的威严,组成了修改小组。我不明白为什么民间选上来的一定要经过他们的修改。其实很早就确定了韩美林来设计,在初选时候韩美林就在草稿上画吧画吧自己早就构思的怪物形象,完全视其他作品为无物。果然,大家觉得民间的智慧不行。于是明目张胆正式委托韩美林修改设计。
韩美林假装修改了一些民间设计,结果说不行,还是要自己设计。难得有国际露脸的机会(其实是国际丢脸),修改了别人的多不甘心。
中国的老家伙也难得集体可以造出一个让全世界看见的东西,开始顽疾出现,拼命添加象征意义。人多口杂,老眼昏花,要象征的东西太多,一个实在象征不过来,好,整五个,皆大欢喜。
众老头一看,觉得好,象征了那么多,收益加五倍。

结果大家都看到了,实在是太迂腐了,太没有想象力了,太牵强了,太刻意了,太老家伙了,甚至透出中国典型的官腔。滑稽的是设计者自己觉得很有创意。是世界第一,原因是这是第一次奥运会一下出现了五个吉祥物。那算什么,一张口吃五根油条也是世界第一次呢。
这让我想起了中国很盛行的做一个十米的大饼申请基尼斯世界记录。

设计出什么,本来是无所谓的,但玩弄民间的感情,是不对的。

写完想到,还北京欢迎你。真是太自作聪明了。
果然,巨大的商业利益跟随而来,营销战略随即铺开,甚至连宣传的电影都已经拍好了。最近热播的《怪物》。。。。。

2005年11月21日 星期一

我的低级趣味——大地啊母亲你哺育了我

今天飞机到广东,再从广东到韶关。是今年的最后一场比赛,亚太拉力。拖了两个大箱子,晃悠了半天,想租台破点的车开过去。如果打车太贵,坐巴士行李不好放,电脑什么都在里面,实在是不放心。
结果省会的机场是没有租车的,外面有几家,都要一个有户口本有房子的广东人做担保,凭你本人的证件是没用的。又是中国特色。而且他们觉得我很没有派头,行李都是自己拖着,不像能租车又会开车的,倒像是租了要贩卖掉的,就决定不租给我。
我叫了辆出租车,结果到了韶关是910元,我决定要砍价,一狠心,颤颤WEIWEI(突然不确定这两字怎么写,拼音代替)说900行吗。
司机说,不行。
男人真是不善此道。
但司机的确是没错的。这就好比在商店买东西,人家明码标价,你要求打个99折不幸惨遭拒绝一样正常。
 
路上经过一个山,我哈哈大笑,说这山长的太变态了。在一些公众场合时候,我说出一些类似的话,朋友提醒我说,要注意啊,太低级趣味了。
低级趣味也是趣味,娱乐自己始终不易。
 
想到几个朋友缩衣节食买LV的包,真是觉得傻,人家没赞助你,你却要拼了老命拎出去给人做广告,还意淫一般觉得自己身价倍增。今日到韶关火车站,看见满大厅都是LV花。
奢侈品就好比妓女,同一个鸡,在街上拉客就是50元,在五星酒店就是1000元。这取决于它出现的场合。
没有低级乐趣的人生是有遗憾的,没有LV则是无所谓且健康的。
 
人,终究要因为你自己的王者气势而让身上哪怕50元的没有LOGO的衣服熠熠生辉,不能因为你手上拎的是GUCCI包身上是PRADA衣而觉得鸡犬升天。后者才是真正的低级趣味。
 
发表我的用手机拍的变态的山,分享我的低级趣味。

想到一句歌词,大地啊母亲啊你哺育了我。。。。。。大地母亲要哺育这么多人,所以大小自然可以,就是稍微歪了点。我在想,既然这里是大地母亲某个部分,那祖国的心脏应该在这下面。不过天知道。还分左右呢。

2005年11月20日 星期日

言多必失啊

以前我录傻呼呼的电视节目,大家观点不同,鸡一嘴鸭一嘴的。我也说了不少话,但可能过于激烈,最后编辑的时候都被剪了,所以出来的电视节目里,大家都觉得我很酷,不说话,任凭风吹雨打,其实不是这样的。几次以后我就明白了,言多必失,说太多了肯定要被剪掉不少。所以从那以后定了个规矩,就是只录专访,录前问清楚对方节目的时间,比如节目半个小时,我就给你们半个小时时间,让你们剪。
不幸的是,那样还能剪,有时候甚至再填点别的内容也能剪。于是我就再不做什么电视节目了。
言多必失啊。
今天又验证一次言多必失。我从来是直接在BLOG的发表文章里写的,并不是从WORD里复制过来。今天突然写了很多,从没写过那么多,还写的很开心,越写越罗嗦,写了不少时间,写了数千字,一按发表,网页过期。再按后退,什么都没了。
妈的妈的妈的妈的妈的。

2005年11月17日 星期四

人和狗的差别

木木是个坚强乐观知足的狗,请相信狗也是有各自不同性格的。木木患病瘫痪时候,我用买菜的小车将他推出去溜,他只要呼吸到新鲜空气就高兴的不能自已。对木木来说,看到房子以外的事物就是很开心的事。不似人,一定要看到另外一些东西才满足。我想说,博客是私人的地方,我想放什么是我的事情,很多人似乎很乐意于看到一些别的东西,比如我今天吃了什么,穿了什么,做了什么,用什么牌子的东西。并且很得意的以为知道了很多隐私。我觉得,能说出来的都不叫隐私。真正的隐私可能肮脏的你都不愿意看。你以为知道别人两小时前曾经去过哪吃饭吃的是牛肉饭还是鸡肉饭那叫和你崇拜的人距离更加接近一点了吗。那是人家故意摆个姿态撩动一下你们的心。人家告诉你人家两小时后将去哪吃饭才算比较诚心。如果有人真这样做了,希望去的时候别发现原来是某明星在某餐厅做的一个见面会。有的时候,看就可以了,说也没问题,别想知道些什么。没看过电影和小说吗,想知道些什么的人大多活得很痛苦。知道的太多的人大多死得很痛苦。

降落吧木木

飞了三天,该落地了

2005年11月14日 星期一

飞行的木木

木木行为夸张,小题大做,这方面比较官腔。比如这个一分米落差的坎,木木都要飞起很远。我对它的弱智很不能理解,本来落差只有一分米的,你跑下去就可以了,非要飞起三分米高,这样不是跌的还重一点吗。反着跑时候才应该这样。可能木木是要炫耀它能跳很高,一抓到机会就展示。可惜科技凝固了瞬间,快门凝固了狗脸。学跳水的肯定知道它的空中姿态并不是很优美。尤其是面部表情。很多人做的很多事情都如同这木木飞跳,没必要。

2005年11月12日 星期六

木木两个月健康的时候

小木木还小的时候,尚未狗瘟。这张照片含蓄告诉大家,木木是公的。
因为它叫金毛巡回猎犬,所以我决意把它往猎犬的方向培养。在它两个月的时候,我就把它放在高处让它跳下。但它只会在那块小地方不断巡回。所以,木木只能称之为金毛巡回犬。

2005年11月10日 星期四

又一下

贵州拉力赛试车,坐中国一号车车手,车队队友王睿的车,不幸翻车。手机留念,模糊难免

被我撞报废的赛车

昆明拉力赛试车的时候,因为工作人员封路的协调问题,下山途中和另外一台赛车对撞了。此车陪我参加了三场比赛就这样报废了。后来用上备用车比赛。

2005年11月8日 星期二

木木没事就打哈欠

照片是小时候的,现在已经大了,本质应该很壮,但得了狗瘟,我很着急,花了两万多瞎看病,后来自己好了。好了以后瘫痪一月,不能站立,老自己滚在自己的屎里,后来又自己好了。现在有点癫痫,前几天一动不动,现在又自己好了。狗瘟的后遗症是半边脸有点瘫,还老在原地抽。纵然这样,他乐观向上,瘫痪的时候只要扶着走就狂摇尾巴(很奇怪怎么尾巴没瘫痪),吃饱就开心。狗都这样,吃饱的人瞎忧郁给别人看什么呢。

黑白照片

2005年11月4日 星期五

一些证据事实



   在发现假书后,我曾经在上海的新华书店购买,并且在公证处进行了公证。上海的新闻出版机构也已经鉴定,确认是假书。这是五月的事情。

新华书店的进货渠道是正规的,所有的书都来自于发行人夏娟。

中青都知道这件事情,并且和我签了一份协议,意思是我们知道这事情是夏娟做的,但是大家一起调查,把造假者纠出来。还要给我十万块钱的补偿,并希望我不要对媒体说。(如果有人愿意看我可以传上来)

我并没有收下钱,只是希望中青办好这件事情,因为毕竟我的出版协议是和中青签的。他们外请的发行私自印书借着职务之便发行到正规书店(这是最大可能),或者中青自己偷印(不排除这个可能)都是严重的事情。这已经不是收回版权这么简单的事情,这是码洋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大案子,造假的人是要受法律制裁的,是要坐牢的。

在我等候半年以后,中青还是没有任何说法。我决定要和他们谈版权的事情的时候他们甚至不接我的电话,这让我十分伤心。我其实早就可以把版权收回,少受损失,但是本着不要打草惊蛇的想法,继续任“正版假书”发行了半年。但是,中青的敷衍了事,让我不能容忍。

 

在媒体发布消息之后,他们都在含糊其辞,甚至否认事实。在这个事件中,我一直觉得造假者是发行方,中青社也是受害者,因为他们的利益也受到了损失,但是他们放任此事的态度让人不得不重新怀疑,而且,即使假书不是他们做的,那一个连自己的利益都无所谓的出版社,能去保护作者的利益吗。

2005年11月3日 星期四

严重申明

韩寒的申明:



经查明,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我的《长安乱》,出现了严重的隐瞒印数问题.在这本书的出版过程中,本人与中国青年出版社签定出版合同,而中国青年出版社委托独立发行人夏娟发行此书.但本人在正规的新华书店和各个书城均发现伪造的及其像正版的盗版《长安乱》.现在市面上所有能看到的《长安乱》都系来自于独立发行人夏娟或者中国青年出版社私自伪造之盗版.而且已经有数月之久,数目至少数十万.而同样方式出版发行的《毒》和《韩寒五年文集》都存在问题.



在调查取证的过程中,本人深感无奈.《长安乱》因有特殊的防伪标记,但依然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骗过了作者本人,后来本人发现,在各大书店里销售早就已经是伪造的版本,而私自发行此书者居然连防伪标示都伪造了.真正的防伪标示的版本中的细丝是可以用针挑出的,而且上面有数字方格,细丝被随机排列在少数的数字上,通过电话可以查到每本书排列的位置。而假书的防伪标记上的细丝是印刷上去,不能挑出,每本细丝所在的位置都是一样的,几乎每个数字方格里都有细丝。除此以外,书本的印刷工艺几乎一样。

在上海,本人在上海书城,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上海各大新华书店里均发现了假书。本人不会追究书店责任,因为这些书店都是从正规渠道暨中国青年出版社委托发行商夏娟处进货。

在全国的其他省市的新华书店,本人发现本人看到的大部分都是假书,很多读者持有的从正规新华书店购买的很多也都是假书。但是发行商十分狡猾,在北京市场发行流通的都是第一次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印刷的正版。所以,本人无法在北京立案,如果在其他城市立案,因为中国青年出版社和发行商都在北京,所以很难进行调查后者采取措施。



在调查中,本人深感灰心。中国盗版很多,本人已经无所谓盗版,而本人发现的冒用“韩寒”名字出版的非本人所写的书的数目超过了六十本,是本人真正出版的图书的十倍,但这个也因为本人深感无法调查而放弃。现在连新华书店里卖的都不是正版,在很多地方可以买到本人图书的情况下,本人想自己买本送人都买不到一本正版,深感无奈。后来经过上海新闻出版单位的协助,查得上海可查到的正规发行商处进得的《长安乱》盗版将近一万本。虽然全国大部分城市都是假书,但法律是不可以推测的。依照本人的能力,实在是没有办法一个一个城市把所有的假书都买来作为证据。

上海得到的这个数目是没有办法追究造假者的刑事责任的。所以,在此,我只能申明我决定收回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长安乱》《毒》《韩寒五年文集》这三本书的版权,并要求中国青年出版社立即停止一切的发行和印刷。希望广大的读者不要购买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这三本书。这三本书将交由新的出版社发行,并且届时售价会有所降低。也希望广大的图书销售商将此三本书撤柜并退货。



我能说的是,作为作者,所得到的版税都是经出版社代扣了个人所得税后的,这是每个公民都应该做的,但希望有关部门也应该来保护作者的权益。这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案子,本人已经没有能力和权力去深入的调查取证了。本人最早发现假书已经早在半年前,本人也没有立即收回版权,以极其忍让和宁愿自己多蒙受巨大版税损失也要让事情真相大白的态度等待结果。但半年过去,市面上依然都是版权页印数以外的在正规渠道发售的盗版图书。而《毒》和《韩寒五年文集》因为没有防伪标记,更需要相关部门的检测。



在此,我希望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和帮助,这应该已经中国今年最大数额的图书出版案件,作为作者的力量实在微小,甚至不能立案追究造假者的刑事责任。蒙受的损失可以不计,但如此明目张胆的做案者不能不绳之于法。也希望我的读者可以知道真相,并告戒图书出版商和图书作者,和某些出版发行商的合作要谨慎。

2005年11月1日 星期二

加一个我新书的老文章——我的朋友黄总

记我的朋友黄总



我去北京以后不多长时间,就看见了传说中的黄总。黄总叫黄旭明,广东人,文化程度就不说了,一场唏里糊涂来到北京,在站稳脚跟以后时常感叹人世间的事情奇妙啊,原来在广东的一个好朋友,和我一起放牛的,就没有来北京发展。

我们就想,北京有地方放牛吗?

黄总说,这放牛的哥们不专心放牛,空旷田野,四下无人,放着放着,把村里某某某肚子给放大了,不到二十放出个孩子,只能放弃和黄总一起闯荡北京的想法,这牛郎就承担责任,娶下织女,在家里看孩子。



黄总是中国最早一批学美容美发的人,到北京开了不少美发店,手艺不错,早期还帮助一些中国本土歌星做头发,从而发家。而在现在的有名美发店里,有技术好的大师傅,有资格老的老师傅,黄总假装是又大又老的师傅,功成名就,悄然隐退,成家立业,忘记老本,现在估计连秃瓢都剃不好。

但是黄总还是有辉煌的过去,他说,你们到北京有名的店里,只要说我黄旭明,没人不认识。我们都很开心,想今后剃头是不用花钱了。但是后来据别的朋友反映,真实情况是没人认识。黄总不服气,以把我们带到一家朋友的店前,指着挂在大门口外墙上的照片说,看,我。



黄总开始开一个捷达。总觉得自己的车不够个性,加上自己做头发多年的经验,总把车想象成别人的脑袋,想怎么搞就怎么搞,完全不把警察和国家的法律放在眼里,包括私改车标,在车上装伤及行人的事物等等。这些都需要铺开说:



黄总刚刚开始改装汽车的时候,总是把它向装甲车方向发展。第一次看见黄总的车大家都快昏过去,只见在车的机器盖上耸起三座大山,造型和金字塔完全无异。而其状之大,让人怀疑他能否在车里看见路。我坐进去后感觉看见路是不可能了,努力一把可以看见红绿灯。黄总对此十分的自豪,总是吹嘘如何把铁皮之类定型。看来做头发的的确是比较讲究定型。

我们很诧异的是,这样的车头,如果不幸撞到人,那人岂不是直接能戳在上面,也不用下车把人搬车里送医院,直接戳着开到医院抢救就可以。难道首都的警察看见这样一辆车就没有人拦下查处?我怎么都想不明白,我怀疑警察也是一时没想明白,没看清楚是车还是犀牛黄总就过去了。



后来不知不觉,那三座大山不知道是被风吹走了还是黄总自己觉得实在看不见路给拆了还是怎么的,忽然不见。我们都很开心,觉得黄总的品位提高了。结果第二天,黄总就顶着一鸟开过来了。

所谓顶着一鸟,就是说,举凡比较豪华的汽车,车头总是竖起来一个标的,劳斯莱斯的银天使,积架的豹子,奔驰的三叉星之类,黄总可能觉得捷达过于平淡,就直接升级到老斯莱斯,但是有没弄明白老斯莱斯的车标是一个双手向后张开的天使,只以为是只被吓着的鸟,就在哪家装潢店里买了一个鸟装在车头上。

我们都表示,黄总,你一定要把这麻雀给扔了。



后来黄总还自己从广东带回来过莲花尾翼。我们都怀疑那是丫从某个庙会上买回来的。总是,黄总为怎么把长得像快砖头一样的捷达搞得与众不同花了不少心思,而最重大的一个想法是黄总在参加比赛以后同我们说的。

有天黄总突然说:我其实特别想把我的捷达改成敞篷车。

我们都很震惊,问:怎么改啊。

我们这话的意思是没有办法整了。黄总以为我们在问他的想法,说:就是把顶给让小武给锯了,加焊一下。

我们问:那下雨怎么办啊。

黄总说:下雨就不开出来。

我们问:那万一开出来下雨呢?

黄总说,那就撑把伞。

我们问:就这么容易吗?

黄总叹口气表示,其实没那么容易,自己想了很多,比如下雨虽然可以撑伞,但是下大了车里就全是雨,万一没到胸口可以想象有多么难堪,就仿佛洗澡洗一半开着浴缸出来了。所以,黄总的设计是,在下面设计一个塞子,下雨了就把塞子拔掉,然后尽快开回家。

最后我们问:那怎么没有弄成敞篷车啊。

黄总说:最后我仔细想想,捷达有两四个门,我想把它弄成两个门的,办法就是把前门和后门焊起来。

我们说:那不挺好,就焊起来呗,怎么最后没开工啊?

黄总说:你们真笨,这根本是不可能的,焊起来了那我的车门就太长了。



对于后来的赛车。黄总可以算是执着,每一站都没有拉下。近的就在家门口北京,远的一直远到贵州,中间的像上海就自己开过去。用的车就是幸亏没改成敞篷的捷达。并且两次在北京拿到奖杯。怪的是,在几乎所有车都完赛的情况下他的车就是坏了,在一大半连同大车队都全军覆没因为路太差的情况下,黄总居然都能回来。最郁闷的一次是在浙江龙游,发车五十米就因为传动轴断裂退出。黄总英勇退出以后还是显得很专业,打开机器盖拼命看是发动机那里出问题了,坐在旁边看比赛的一个老农盯了半天实在看不下去了,说,喂,你看轮胎那里,东西都掉下来,还能开得动吗。



没次外出,黄总平均都要闹一个经典笑话,而且是传统无疑,因为第一次就是在第一年全国汽车拉力赛上海站上,当时赛车的展示区和维修区都在八万人体育场里,体育场的设计就是一个圆形,我们从赛车维修区出来,绕着体育场买领航记时用的电子表,走了一圈以后,回到了维修区的那头,黄总突然脸色苍白,激动得说,看,这里怎么也有一个赛车维修区!



去年年底的时候,中央五台作了黄总的一个记录片。记录片从很久前就开始拍起,估计是一个类似北京人在纽约的题材。虽然摄制组是偶然来一下,但都来的是时候,使整个记录片看上去好象花了大力气,黄总做头发的那段时候,黄总改车的那段时候,黄总迷茫的那段时候,黄总赛车的那段时候,全赶上了,虽然是每段一次。节目也不错,摄制组也明显比跟拍一个种黄瓜的每天去拍拍了四年还在种黄瓜那种摄制组运气好多了,好似记录下了黄总的全部生活和全部生命。

片子居然是年三十晚上首播的,感觉好象是要和中央一台的春节联欢晚会竞争。片子的名字叫《小黄的级速追求》,咋一听以为是讲一只跑的很快的黄金猎犬。片子有很多人看到,都被黄总的努力追求和摄制组的几年如一日(其实是几年拍一日)所感动。虽然大家纷纷反映,看到的是重播。



黄总已经有一定岁数,要称霸中国的拉力已经不可能,黄总也没有什么野心,人世间的事情,没有野心就容易开心。所以黄总一直很开心,拿到奖杯就很开心,成绩永远是比快的慢,比慢的快。虽说赛车谁都希望赢,但是不一定第一名就是赢。自己喜欢它,自己还同它一起,那便足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