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15日 星期五

脆弱的教授

今天早上上网看见一个新闻。又和龙有关。还是上外的一个姓金教授。关于龙不龙的,我觉得没什么好争论的。因为此教授觉得龙不是什么好东西,是啊,究竟什么算好东西呢。按照当代人的理解,钱和房子算是公认的争议最少的好东西,中国的图腾索性就是一个楼盘边上一张人民币得了。历来民族的图腾都是凶兽。你见过用兔子做图腾的吗。而且他对龙的理解和这个图腾的由来等基本知识都是非常不符合教授这个称谓的。可见,教授对叫兽真是两嘴毛也搞不清楚。

 

关键是,我发现当今的大学教授都很脆弱。首先,早上我观赏了一下他的博克,说我对他的吴上司进行了人身攻击。我吓一跳,马上翻回自己的文章,左看右看,哪有公鸡啊,一根鸡毛都找不到。后来可能想想,哦,莫非是我开头那个“吃饱了撑”被认定是人身攻击了。

 

好吧,吃饱了撑的确是对身体的攻击。我这也认个错。好,您的上司从现在起不撑。

 

想来现在的好多教授可真够脆弱的。可能学生对自己唯唯诺诺惯了,看出去全天下似乎都是自己的学生。他们可否知道出了大学门,就唬不了人了。我想他们一定知道,要不怎么不常出大学门呢。就算出了国门,也马上跌到外国一个大学门,以这样的所谓学术交流来臆增自己的功力(所指文学哲学美学心理学社会学等学科教授)。这位金教授也够脆弱的,正看他的文章呢,发现博客已经关闭了。是啊,书和桃李一样啊,到用时方恨少。所谓桃李满天下,原来天下这样大,这么多人不尊重教授啊。看不下去了。关。

前几天李湘被某大学拉去当了个教授。某著名教授就很不爽,觉得这是玷污教授这个名头。李湘不管怎么不惹人喜欢,至少主持了这么多年节目,去忽悠忽悠播音系的学生还是足够。教授就是一个普通不过的职业。以我的汽车知识和开车技术和写文章本领,我就是中国汽车方面最好的教授。但教授这词实在不好听,和专家一样,都是行骗的必备头衔。说实话,我现在看见教授,尤其是搞些什么哲学美学文学心理学社会学的教授,我真不想和这些人说一句话。好在,我还真没什么机会和他们说话。

 

  可教授们似乎不这么想。教授们觉得,凭借他们的地位和正在从事研究的关于《西游记》里的孙悟空究竟是当今中国哪个省的这样的重大课题,他们必须要受到敬重。长期在大学里受到的盲目敬重导致了他们相当脆弱,说他们一句吃饱了撑都不行。但是对待教授不一样,咱必须要道歉,面对这样脆弱的群体,天知道会出什么事。就应该娇生惯养着。您周围是22度吗?

 

我发现,在心理和言语的承受力上,强势群体都很脆弱,弱势群体都很强大。

 

最后,对于上外的金教授,咱们一定一定要客气,他们学了不少英文了,能看懂母语中“吃饱了撑”这样的俗语也算可以了。精通西方的语言,研究西方的制度,按西方的旨意改图腾,眼下,又到了比春节更重大的节日,哎呀妈呀圣诞节,别的节日可以不管,但一定要祝上外的金教授圣诞快乐。您觉得龙是封建制度的代表,但封建的我还是希望脆弱如您,能万寿无僵。过一万个圣诞节,然后骄傲的向西方世界宣布,这才叫万圣节。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