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30日 星期六

又是甘肃岷县的乞丐,大家以后认准了

今天看见一个报道:
 
“一名行乞的小男孩被一辆车给撞倒了,已经送到医院去了。”昨天下午,热心读者向记者提供线索,记者闻讯后赶到了市立医院东部院区,经过两个多小时的紧急抢救,8岁的李鹏昌因失血过多死亡。 

  男孩失血性休克 


  昨天下午6时许,记者赶到医院急救室,见到小男孩头部有几个血包,右胳膊已经断了。急诊科副主任医师林伟告诉记者,下午4时15分许,8岁的李鹏昌 (谐音)被司机和110民警送到医院,后来他妈妈和姐姐来了,但是他们都提供不出任何证明。“他肝脾破裂,头部、胸部、腰部等多处受伤,已经失血性休克。”

  “妈妈”不说来自哪里  记者在急救室外面见到了一对母女,她们自称是小鹏昌的妈妈和姐姐。30多岁的女子自称自己叫米桂芳,女儿叫李永林,儿子叫李鹏昌。“你们是从哪里来的?”记者问,李永林告诉记者,他们来自甘肃省岷县,她刚要说乡镇,被“妈妈”一把拽住了,最后她告诉记者他们来自扎那村,拒绝说出乡镇。

  “你们来青岛多长时间了,每天能挣多少钱?”李永林说,他们来青岛一个多月了,米桂芳又阻止了李永林的话,最后,李永林说她跟爷爷、弟弟一天能挣10多元钱。李永林告诉记者,当时她跟弟弟在要钱,弟弟跑到一边,就被一辆面包车撞倒了。

  昨晚6时35分,小鹏昌因失血过多、创伤太重,最终抢救无效死亡。这时,米桂芳一下子从椅子上滑到地上,李永林赶紧去扶她,米桂芳跟李永林耳语了一番,然后走到急救室内,在离着小鹏昌3米处就没有再向前。再后来,米桂芳就在大家的注视下干嚎,揪住自己的头发,打自己的耳光。

  始终不说暂住处

  米桂芳看围观市民多起来,又在地上打滚,两次要离开医院。医院的保安拦住了她,“你有没有其他亲人了,叫他们来处理后事。”李永林告诉大家,她爷爷也来青岛了。“你爷爷在哪里住?”记者问,李永林刚要说,地上的米桂芳一下子阻止了她。

  记者注意到,从昨晚6时35分到昨晚7时30分记者离开医院,米桂芳没有流一颗眼泪。

  乞讨者一夜全消失

  记者探访

  昨晚6时30分许,记者赶到事发的路口,车流中再也看不到一名乞讨的孩子。“太可怜了,这个孩子我整天见,他平时都在这个路口逛悠。”旁边一个服装店的女老板告诉记者,两个矮个男孩和一个高个女孩在这里乞讨超过半年了,红灯一亮,他们就迅速走到车前,鞠躬向车主要钱。

  随后,记者驾车走访了宁夏路和南京路、山东路和延吉路、山东路和敦化路、延吉路和南京路交界的4个路口,没见到一个在路口乞讨的孩子。宁夏路和南京路路口一个报摊的摊主说:“以前都要乞讨到晚八点以后,今天很奇怪,6点以前就全不见了。”

  肇事者:

  他从旁边冲过来

  “我当时开车自西向东行驶,走到福州路与宁夏路桥下,要钱的小孩一下子从北面的花坛处跑过来,太突然了,没有防范就撞上了。”肇事司机陈某说,看到发生车祸后,他赶紧下车拨打了110。

  陈某告诉记者,他当天没有喝酒,自己驾龄已经3年了。昨晚,市南交警大队事故科民警带陈某以及米桂芳和李永林到大队接受调查。

  警方:

  正在调查原因

  市南交警大队民警告诉记者,他们正在调查事故原因,针对死者的身份,他们将进一步调查,其他情况不方便透露。

我突然想起以前看到的另外一条新闻:

村会计率乡亲乞讨创收 机动车道上强讨恶要(图)

  本报讯(记者王瑾)驾车在路口等红灯时,可能会遇到衣衫褴褛的男女背着孩子敲窗乞讨,恻隐之心难免会让您施舍。可您或许想不到,他们绝大多数是职业乞讨者,正在欺骗很多像您一样善良却盲目付出爱心的人。

  现场 穿梭“车林” 强讨恶要

  昨日中午,在长春市吉林大路,车流如梭,王某抱着3岁半的孩子随意在快慢车道上穿行,不时引来刺耳的刹车声。只要信号灯一变成红色,他就“争分夺秒”地挨个车乞讨,执着地敲打车窗。

这种强讨恶要使他“战果颇丰”,一上午就进账20多元。像王某这样在机动车道行乞的,严重威胁了自身和城市的道路交通安全。昨日,被省市民政、交警部门“请”到救助管理站的共11位,7名成年人,4名儿童。经调查核实,其中10人来自甘肃岷县、1人来自江苏邳县。

  真相 银行开账户 攒够寄回家

  长春市救助管理站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在长春街头、社区的乞讨者,从小孩到老人,绝大部分是职业乞讨人,这些人既不愿意接受救助站的帮助,更不愿意回家。有一次,站里准备护送某省8人“职业乞讨队”回乡,临行前请其中一位乞讨者代为签字,没想到这老人竟写得一手好字,见工作人员“慧眼识珠”,老人很得意:“我是村里会计,(村)书记让我带乡亲们出来创收啊!”据了解,目前在长春市街头行乞的人,多数来自甘肃、安徽、河南、江苏等地。他们有存折或银行卡,收入进账后寄回老家。

  提醒 学会观察 理性施舍

  乞讨者的伸手求助,给有同情心的市民出了道难题:到底该不该帮他(她)?职业乞讨者为城市管理带来了隐患,有没有办法解决?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所长付诚认为,以欺骗人们的同情心达到敛财目的的职业乞讨者,有关部门应严加管理,甚至作出相应的规定。此外,为避免市民的爱心贬值,建议市民理性施舍,学会善意的观察,区别对待,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得到帮助。

  ■新闻链接

  2005年6月3日,本报记者曾到甘肃岷县“乞讨村”小寨村踏访,“卫星电视二层楼,饱了还能打台球”是小寨村的真实写照。当地人对记者说,在城里乞讨时他们最怕记者的镜头,因为有的人家里本就富裕,有的靠乞讨发了家,还有的是雇别人的孩子去乞讨,一旦被曝光岂不断了他们的财路。

  中寨镇党委书记常焕新向记者介绍说,2004年年末,岷县进行乡镇改革,小寨乡与中寨乡合并为中寨镇。目前的小寨村就是原小寨乡的中心位置,共有 200多户、近1000人口。小寨人集中乞讨出现在3年前,一些人看到了讨要比找工作来钱快、不费力,特别是有些长期讨要者盖起新房,购买了家用电器,有了积蓄,其他人纷纷效仿。

 

还有其他新闻http://news.sina.com.cn/s/2006-08-09/07439697541s.shtml

这些乞丐都是来自著名的甘肃岷县,那里有不少乞讨村,靠乞讨发家。所以我建议警察在调查的时候可以注意到这点,包括这孩子究竟是不是她本人的。因为最上面文章的母亲表现的干嚎倒地之类的很不正常,如果真如此疼爱自己的孩子,断然不会让他出来乞讨,哪怕自己一个人出来要饭。非常可能是想要更多的赔偿。另外,我建议,类似赔偿不应该全部都给家长。我有一个例子可以说明:

世界拉力锦标赛英国站,一位车手的赛车将已经封闭的赛道中的一名幼童撞死。虽然不负责任,但车队还是赔偿了一笔不小的赔款,这笔钱最后没有落到家长手中,而是进入了一个慈善基金。因为政府认为,如果家长得到了钱,会有其他家长效仿,将幼童弃于赛道中以骗取赔款。

所以,这起案件中,最大的肇事者不是司机,而是乞讨者的家长。

我以前看到乞丐都会给钱,但一给就出来一大群,不给就抱着你的腿。现在我只给明显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乞丐钱,他们容易吗,干乞丐这行,竞争都那么激烈。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