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6月30日 星期五

萌芽十五年

不知道今天还是昨天(反正就是这两天,我日子过的迷糊)是萌芽杂志的五十周年,在此祝贺这本不拘一格的文学杂志。我的很多很早期的文章就是由萌芽发表,《三重门》一书也是由萌芽杂志的介绍才得以有了一个好的归宿。我这几天在北京剪东西,再加上实在不喜参加各种活动,所以不能到现场,以后萌芽一百年了,我七十六岁了,万一还老不死,一定参加。很久没有见到赵长天,胡蔚莳,桂未明,李其纲,周佩红,史玲等……等……(我还不能称老师,称老师感觉像我在损人)等生物,等回来一定拜访。

2006年6月28日 星期三

学习摄影家们是如何创作的

终于找到了那次活动的照片,可惜我们去晚了,要不跟着他们一起拍。希望在摄影家们的包围和强大的人格力量感召中,我的手不会颤抖。
官方照片:
了古镇旅游区的各处景点,三桥广场的舞龙舞狮,老妈妈腰鼓队表演,游船码头的民乐队表演,及坐在长廊边写生的枫泾中学学生,都令他们驻足流连,频频按动手中的快门。此外,大赛组织方还在枫溪公园、农民画村、三百园、枫泾中学、枫泾小学等处安排了丰富的活动内容,供参赛者拍摄
。。。。。。。。。。。。。。。。。。。。。。。。。。。。。。。。。。。。。。。。。

2006年6月27日 星期二

我所敬仰的艺术家

这几天在上海的枫泾拍一首歌《最差的时光》的MV,拍的时候好几次碰到最差的时光。最牛的一次是原来定的一个景过去发现变成了一个大牌子,是上海摄影家协会的一个类似比赛兼创作基地(创作居然还有基地)的奠基活动,我们拍的时候他们正在对面吃饭。因为场景不一样了,就决定现场改戏,正需要一些摄影的帮忙,于是去吃饭的地方麻烦人家。差不多的对话是这样的
 
您好我们在旁边拍一些东西,不知道能不能请各位摄影师帮忙一下,客串一下。
请不要叫我们摄影师,你应该叫我们摄影家。
哦,那请各位摄影家帮忙一下。
那你就把我们这所有的饭都买单了。
 
 
 
拍完以后,他们吃饭回来,好几十个,居然还有导游带领,大家都说摄影家牛,原来意思是摄影家像牛一样,都是被牵着才能创作的。突然河面上来了一个巨假的农夫摇着的旅游船,十几个人拿起相机就是一顿狂拍,都快把船夫闪到河里去了(大中午居然还有闪光灯?),全都创作的特专注,我怀疑当时如果一架外星飞船掉他们面前,他们还是在那狂拍那游船。随着导游一声喊,全都大腹便便走进一胡同,大师们都快把胡同撑爆了。我们拍完去吃饭,路过一家店,发现一圈摄影家都围着一个东西拍照,因为大师实在太多,我都没看清楚里面是什么东西,登高一看,原来是景点中一个安排纺织工在窗边干活。
如此精彩的瞬间,如此冷艳的场景,如此经典的构图,如此少见的表情,如此高尚的立意,如此牛逼的创意,我怎么就没发现呢。
 
这让我想起经常出现的人体艺术摄影大赛,一个裸女站在大自然里,好几百个摄影师,哦不,摄影家,围着拍,山头上和树上都挂满摄影家,连石头缝里都赛着摄影家的宏大场面。这才是艺术,你想想,这么多人围着一个女的拍,居然还能互相不穿帮,这不是艺术是什么。我们普通人是做不到的。让我单拍一个胸部我能保证不穿帮,拍到整个模特就肯定不行了,人家裆下说不定还趴着摄影家在那对焦呢。
 
我不行,可千万别叫我家啊,谁敢叫我作家,我就花钱雇那些摄影家来拍你。
 

2006年6月23日 星期五

我写了很多好文章,新浪就像失明了一样,昨天我掉粪坑里了,就突然复明,并且还“组图”。不过话说回来,都是自己发的文章,后事不由人了。只是我的很多文章似乎比掉粪坑更加有观点一点……很多人来看啊,能感叹什么,换我自己,看见有一点名气的人踩狗屎了,也会点开看看,何况掉粪坑,还组图。刚出版一座城池就跌进一座粪池,也没办法。
 
今天有记者问,昨天下午某点某分,你在做什么。
我很诧异,说,你怎么知道我具体掉粪坑里的时间?
记者说,你好豪放啊,你居然把上海影城比喻成粪坑,把上海电影节比作大粪。
我很奇怪,问,为什么。
记者说,听说那段时间你在上海影城看电影啊,从某某点到某某点,要不你在哪,你说。
我很为难,我不能说我正泡在粪池里啊,只好挂了。
 
不过说实话,记者的假设的最后一句我表示赞同。
 
网站关了清净很多,听朋友说我又用我自己的名字在别的网站里发言了,真奇怪,我自己的密码已经不记得好几个月了,这密码也就以前个人网站的管理者记得了。但大家还真相信了。这年头,真是假的传千里,真的没人理。

2006年6月22日 星期四

今天我掉粪坑里了

大家幸灾乐祸吧,因为本周拍新片子,今天和朋友看景,我付出了不走寻常路的代价,那就是一不小心掉在了粪坑里。这算是为艺术牺牲了。不到黄河非好汉。粪坑很深,我掉的位置比较幸运,要不然淹死在里面就惨了,不淹死也得像一个网友说的那样到此一游。我想过数种我的死法,我觉得最完美的是赛车意外事故。但如果是掉粪坑淹死了,那太英雄气短了,见了上帝,被他问起,我真不好意思交代。那真将是一个讽刺的结尾。幸好没事,而且爬起来以后脱了裤子居然发现身上没沾到。为了表示我不是故意炒作要走美女作家路线,并达到国家播放标准,我打上了马赛克。
另,乱七八糟中,回来的路上车钥匙丢了,非常麻烦。但是被一位路人在地上捡到,送了回来,也不肯收任何的酬谢。非常感激。他在枫泾的古镇景区收费口前的柯达照相馆里工作(不敢肯定,但他走了进去,并且消失),他是好人。我这一辈子,连粪坑都掉过了,实在丰富圆满。

2006年6月21日 星期三

幸灾乐祸

如昨天所说,删除昨天的文章。留言都看过,谢谢大家。
 
 
有几个朋友说,有时候我的想法和行为有问题,很奇怪,我说是因为你们把不正常当成了正常所以很正常的不觉得自己不正常。(当然这是仁者见仁的问题)。有时候当你坚持自己的行为失败的时候,可能是整个社会的习气出现了问题,而不是自己。
今天朋友发来一个片子说做的质量不好,问有什么修改意见。做之前我提醒过,这样拍是不可能好的。现在的效果果然不好,大家都很不满意。我听到这个消息很开心。并说,没救了。
人,为什么不能幸灾乐祸?我不明白,一定要像选秀节目里那样假惺惺的说,我很难过被淘汰的是你,我多么希望被淘汰的是自己啊。得了吧,你们的表情就告诉我你们在说谎。幸灾乐祸是人的本能,为什么要扭曲本能。
 
说到一些习气,想起昨天一个特伤心的事。我在闵行区银都路附近路边洗车的时候,发现等红灯的一辆银色的沪D拍照的帕萨特发动机盖子没扣紧。在车里的驾驶员是不能发现的,但非常危险,因为一旦车速提升,引擎盖就会被风掀起,打碎前挡风玻璃。几乎八成的驾驶员会因为眼前一片漆黑玻璃破碎而选择转向躲避,但此时的速度肯定很高(不高不可能掀起发动机盖)。那是相当相当危险的。于是我穿过两排车道和冬青树,但此时已经转绿灯,我冲到此人车前,用力敲他玻璃说,机器盖。里面的人看了我一眼,马上全油加速开走,差点把我兜倒。哥们,我并不是想等你下车然后开门抢你的包啊。
 
回来朋友说,傻逼了吧。我说,我没傻逼,当然,司机也没傻逼,对于驾驶者,他的处理非常安全(不过一会儿就会非常危险)。只是大家都太不信任,这才是傻逼的地方。我已经做到应该做的,但没能阻止事情发生,我已经心安,如果一会儿开几公里发现他撞了,我会毫不掩饰的告诉大家,我会幸灾乐祸的,但如果我是第一辆经过的车,我肯定会在现场救援,但不可否认,在救援的同时,我还是会幸灾乐祸的。个人觉得这才是健康自然不装不亢的社会。
 
作者按:这里的幸灾乐祸和路上看见车祸死了人还在那里手舞足蹈是不一样的。我从评论里发现这里有小部分人是智商偏低的。不得不照顾一下智障,进行愚蠢解释。

2006年6月19日 星期一

2006年6月18日 星期日

小小的声明

我宣布即日起废除原个人网站www.twocold.com。但是因为此网站的域名拥有者从来都是一个我不认识的人,所以我无权注销此域名。此域名拥有者即日起不可以我的个人名义以及官网名义制作网站内容,此域名现与我没有任何关系。请大家不要以该网站所说的购买服务器的原因盲目汇款。本人于去年出资委托他人注册和建设此网站,但不知为何,这个网站并不属于本人,而且网站管理者也并未顾及我不愿在自己网站上链接广告的请求,所以从今年开始,我几乎没有登陆过此网站,只是顾及众多网友的感受以及辛勤灌水而一直保留。但是我实在无暇处理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和关系,并且对于我个人而言并不需要带商业目的的个人网站。所以无奈废除。在此向那里的几万注册会员致歉,也向这个网站的义务工作人员表示感谢。对于数据的丢失,我觉得非常遗憾。

2006年6月17日 星期六

混世
 
 
  这是我的 你不要和我抢
  你只需在角落里想
  现实理想 中间隔着南墙
  墙下站着无数的姑娘
  随我方向 别比我更坚强
  我还在正邪中摇晃
  摇摇晃晃 拥抱着灰姑娘
  我的眼角忍不住嚣张
 
  我那遥远的理想
  世上世俗的姑娘
  休想 别想 让我和你一样
 
  我那崇高的理想
  有时卑鄙的幻想
  理想 幻想 迟早都是一样

   
   
  你已从良 我一直很善良
  我只是难免会手痒
  昼夜交替 就出现灰姑娘
 今天晚上啦啦啦啦啦
  我的失望 是世上太肮脏
  我早已在天堂
  我在快乐 万物却在迷茫
  我将要 走向...

2006年6月15日 星期四

《 混 世 》MV 首发

 首播 《混世》MV

(MV略)

这是整个故事的第三集,下周要拍的是第一集。网络的画面质量不好,大家将就看。感谢作曲编曲刘彤,副导演摄影廖拟,磊子和小白,唱片公司冯阿姨,丁夏,露西呀,小孔等等,MOTO,剪辑师张楠,女主演男主演男配角,借我汽车的路同志,借我自行车的某工厂,负责秩序的未登记的两管理人员等等,现场混乱,肯定遗漏。唱片出了以后所有的四到五部MV都会随盘附送。争取那个时候能把完整的故事拍下来了。所谓自己导,也只是在朋友的帮助下慢慢完成最初的想法,碰到有些自己不感兴趣的戏的时候甚至人都失踪。在拍东西这方面我并没有野心和太大想法,我只是不想被别人摆布而已。不要有自作聪明的人说其实怎么的都是被人摆布,什么被XX网摆布,被XX公司利用。我追求的是最表面的罢了。这样就够开心。你们都深刻。
 
http://moto.mop.com/artisthh.jsp

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刚才朋友成功了一下,然后服务器就瘫痪了。明天想办法放在一个更加大的服务器上。不知道怎么算……

2006年6月14日 星期三

无题预告

下下周就要开始拍新的第三条MV,是第一集。上次说要放的一堆截图的第三集《混世》现在可以放了,这一两天我会提供免费下载的地址,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弄,也不知道怎么在这里开一个大窗口(实在不行小窗口也行)播放。待我和我的朋友研究研究。完全可能失败,但随时可能成功。下篇文章的前十个评论送东西,沙发送双份。
所以,MV的沙发和前十必须是注册过的登陆名。会有人在你们的博克中留言核对地址姓名。等若干月后唱片完了,会帮大家邮寄唱片和海豹过来。
另,工作人员和我不得参与此活动。

2006年6月13日 星期二

一个梦

做了史上最无聊的一个梦,车队的庆功晚会,在卡拉OK,大家点歌唱,我点了一首纤夫的爱,刚要唱,又来一帮人,在前面插了至少一百首歌,我坐在椅子上听,听了大概三十多首终于醒了。。。。。

2006年6月11日 星期日

2006年6月10日 星期六

今天

今天阳光大好,决定去钓点小龙虾。
昨天从北京赶回参加了上海大众新车发布的一个活动,作为车队的车手,这样的活动是必须的。就是要完成一个节目上一盘菜,为了防止饿死,我就早退了。我觉得自己依然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场合,到了自己车里就舒坦许多。虽然大家都气氛融洽,主持人们也亲切可爱。希望自己以后可以尽少参加任何活动尤其是所谓派对之类。

2006年6月8日 星期四

这年头,宁做树林一根草,不做草地一棵树

我最近发现,草根这个词很流行。什么样的人,都往上面靠。不管荣华富贵,不论精英高人,都宣称自己是草根。的确,滚倒在草地上,更惹人怜惜。看见不少伪草根,像冰川世纪2里面的母大象一样,成天面前举着一根草做掩护,四处移动,穿着挖煤工人的衣服,打着控制煤矿的主意。
我想,真正的草根恐怕八成都还不会上网在为生计奔波吧。真正草根的照片恐怕是不会有人给布光的吧。
 
比如狡猾虚伪的我,在前一阵子争论的时候,就老打着文学是草根的和我是一根草的名义,我承认我在拉选票来着。看来现在大家都参透此道了。其实,打着精英和权威旗帜的,以及一看这年头到处都是号称精英的,往高端反而走不容易混出来惹人讨厌,于是打着草根和反精英旗帜的,这两帮,八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一场迷你的选举罢了(这里“迷你”的意思是迷惑你)。
 
看来大家都学会用草根做跳板了。挤独木桥太难了,踩着老百姓的脑袋过河的确利索点。我希望,有朝一日,当这些“草根”不再是“草根”时候,可以真正的替草根做些事,说些话,帮些忙。
 
 
本人不允许新浪将此文章做任何推荐或者专题。

2006年6月7日 星期三

美国英雄也不能诋毁中国形象

昨天看完了二十四小时的第五辑,还是拍得精致而漏洞百出.这还是我挺喜欢的一部打发时间的弱智电视剧.但是在第四部里它已经有点贬低我国大使馆和国家形象的情节,让我看着有点不快.在第五部的结尾,杰克又被中国大使馆抓去了,船开在公海中,八成是往中国去了.我们等待第六辑,但如果里面虚构的内容对我们的国家形象和主权包括台湾问题有所损害的话,我还是建议我们要抵制这部片子.

2006年6月6日 星期二

放鸽子

看了一些评论看来联通也没好到哪去,看来最保险的还是常备一只信鸽。
一会儿又要飞机去外地。我不喜欢坐飞机。四百个座位在空中以F1的两倍速度飞,太不靠谱了。

2006年6月5日 星期一

必须得准备着联通和小灵通

今天开车回家,在高速公路上突然没有手机信号,还好有车载的电话,一看也没信号,去你的,车里还有三个备用的手机,停车下来卡换了一遍,还是全限制呼叫。我想可能卡坏了,还要车里有两个备用的号码,拿出三个号码轮换五个手机,居然没有一个能打电话。
 
回到家用固定电话打1860,查询得知,我在的区在做网络的升级,需要到明天早上六点才能恢复。
 
我觉得中国移动的行为是很不应该的,身为垄断性的网络服务商,平时垃圾短信和骗钱的彩信一堆一堆的,到了将近十个小时的网络升级不能全区域不能使用电话的时候,事先居然没有任何的短信通知。不打电话事小,但是作为消费者,尤其是晚上需要外出或者回家的人,带着一个信号满格但是不能打电话的手机是又傻又危险的。我如果是犯罪分子,我就选择今天晚上去街上抢劫。
 
 
之所以加了最后一句有诱导性的话,是因为在瘫痪了数小时后,一分钟前又好了。别告诉我是网络升级提前完成,看来刚才的确是瘫痪了。明天就去办个联通的。突然又想到两个汽车大厂商。大众了才能通用,移动了还要联通。

2006年6月4日 星期日

今年烟花特别多

我承认自己是比较喜欢放烟火的,每年都放,包括朋友买的,看哪个顺眼了就去点了。但我自己不是烟火,不能一点就着。最近有些记者问我,说陈凯歌的前妻骂我了,我如何看待。我看过文章,我觉得大家的理解能力有待商榷,这文章明明是在夸我。

无数的例子告诉我们,和女性争辩是不明智的。无论这个女性是不是明智。我们必须顺着女同志,至少在言语上。所以,至于人生,我觉得就是认准一个造型不断的去拗的过程。有人拗成,发现这个造型已经在拗的漫漫过程里过时了,有人拗走型了,还歪打正着。这点从人类有文明开始就是如此。关键是,无论自己的造型如何,这都是自己的设计,连不慎走型都走得非常有型,不同与一些老一辈艺术家,还有造型师。

 

也有人希望世界和平,万物安详。世界不是生来就能和平,这过程中包含了无数的争斗。哪天世界完全和平了,离开人类的毁灭也不远了。用无间道里一句话(没文化就是不行,看人家又TrumanCapote,又海明威的,我这只能梁朝伟chaoweiliang和刘德华dehualiu.为了上点台面,我这也得出现点鸟语),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不幸的是,每代都如此。在乱世里内心平和却不断杀人卫国的男人永远比在教堂里祈祷在广场上放鸽子的男人有价值。我理解在这和平年代有如此多的奶油,但和平是用鲜血而不是鲜奶换来的。

 

对于她前夫在内的三位大师,如果有人真觉得我只是对他们的形状有意见,那这些人的理解能力也一样有待商榷。至于我为什么没憋住呢,包括今天还写了几句呢,引用一篇著名的调侃陈大师文章《前夫和馒头》里几句话:

我一直想装个正人君子,高姿态一点,沉默一点。但这事实在太好玩了,我都快给憋坏了,我再憋着会得癌的。

 

   

2006年6月3日 星期六

转发:困窘老母乘车捡28只空瓶被拘五天

转发一个帖子。我没有查证过当事人言语的真伪,很多时候写作者的用语也往往可能过于倾向化和夸张,所以不好多下定论。
但是很多事情,很多情况是如此的。我们的很多措施对一些对社会并没有造成不良影响的弱势群体非但保护不够,而且因为处理这些草根中的草根没有后患没又不麻烦又出政绩,所以很多地方都竭尽所能的欺负。反之。
我们不能借着管理的名义欺负压榨一些穷苦百姓,也不能借着无法管理的名义放纵一些贪官贵人。如果像城管抓小商贩一样抓中国的大小腐败,那社会肯定更加和谐。国家肯定更加强大。
 
  我的六旬老母乘坐火车,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只因28只空塑料瓶,被铁道部的“特派员”扣人,并交给地方公安局处以5天拘留。

今年3月底,母亲照顾3岁孙女在长沙湘雅医院儿科血液组住院医治白血病。26日中午,孩子住院缺钱,我母亲买N702次长沙→石门的火车票回家凑钱。或因年迈、或因饥饿,加之检票人员和列车乘务员的两次疏忽,母亲上错了火车。本应该4个小时到达,却辗转了近20个小时。

因为给3岁小孩治病,全家陷入极度贫困。我的六旬老母在近20小时旅途中,一路上把同桌的、别人赠与的、还有自己的共计28个空瓶子收了起来。谁知,对于我们家人及老母亲来说,一场本不该发生的恶梦就这样开始了……

27日下午1点老母终于到达目的地石门,在出站检票口被一自称是铁道部“特派员”的张姓男子拦住。此人告知我母亲:尽管你有车票,但是铁道部有内部通知,从3月1日起,火车上不准捡废品。在长达五个多小时的笔录、取证、检讨期间,我母亲一再哀求:孙女才3岁,两岁时做了心脏病手术,债务尚未还清,现在又患上了白血病,顺路收几个瓶子也是没有办法。因为在车站和火车上都没看见这个铁道部的通知,车上广播也没播出过,车上乘警、乘务员也没告诉、制止这一行为,自己确实不知情,希望能减轻处罚,孙女在医院等着钱救命!不信可电话查证。

面对老母哀求,但这位特派员先生最后仍毫不所动:“就是不能让你们看见到通知,不然怎么能抓到你们?”,哀求的结果是最后处罚决定——从重处罚,拘留5天!,特派员同时忙得无暇及时书面作出治安管理处罚决定。在笔录完后已经到了27日下午6点左右,先将我的母亲送至当地公安拘留所。第二天,广铁“铁鹰行动小组”委托怀化铁路公安处,怀化铁路公安处再委托地方公安作出处理。上午9点左右,“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才送进拘留所,工作人员要求我母亲签名并强迫要求写上“3月27日”。行政处罚决定书上写道:“在1474次列车上……被乘警当场查获。”而其实,母亲是在检票口被拦截的,那个特派员当时是在石门车站,根本没在车上。
老母亲因28只空瓶身陷囹圄,我们却一无所知,没有任何单位和个人通知我们。我们全家遍打电话寻人无果。28日,百般无奈之下,孩子的父亲——一位正在带领学生们备战高考而不能照顾自己生病女儿的高三教师,只好请假前往长沙,将免疫力几乎为零的孩子心惊胆颤地坐5个小时的长途汽车接回老家。回家后不久,医生担心的事出现了:孩子高烧、出血、大口大口地喷血。在医院救治的几个小时内,她的血色素由9.1克降到3.9克,而白细胞仅仅只有300个/立方毫米。医生联系血站寻找血源,但因孩子血型特殊,没有血源。我的孩子很快陷入休克。更心急如焚的还有:本应照顾孙女的母亲却无端被拘留饱受精神摧残与折磨而卧病在床,无人照料……

我的母亲是中专生农民。她六十年代毕业于农业专业学校农学专业,当年响应党的号召回到农村侍弄了40年田地,没给我们的党我们的政府提任何要求。为了节约,她侯车、乘车20多个小时,随身带两个冷馒头熬到了目的地。为了节约,她在拘留所的前3天粒米未进。她天真地认为不吃东西可少交伙食费!但最后仍交给拘留所175元伙食费和400元保证金才获得自由。在受到如此折磨后回家后卧床不起,更别说照顾重病的孙女。



此事过去2个个月,我们曾向多家媒体投诉、寻求帮助,但是在有关部门及部分政府领导的的“特殊照顾”下,最后终于没有被报道。

当一个平民家庭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时,“特派员”先生可否有一点点人性化?

一位合法的旅客,毫不知情地在行李中带的28个“危险”的空瓶出站,这种行为就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需要拘留5日吗?

地方公安在拘留以后所收那400元的保证金,究竟是保证什么?保证以后不再拾荒?

尊贵的铁道部,你们暗地操作的“部门规章”能否公开?

 

原帖和照片http://main.tianya.cn/cache?url=/www.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free&idarticle=708395&flag=1&hotid=609

2006年6月1日 星期四

昨天我的首次室外演唱会和新MV的试播

昨天开车经过一个地方,晚上十点种,露天九张台球桌。打。突然发现有三个男的不断唱SHE的歌,走过去一看,画面里全是三点女,无论什么歌,永远那两个。还有一个点唱的机器,从没见过,点。一块钱一首。才唱了两个,老板就过来说,我没看见你投硬币,我说,我投了,要不怎么唱啊,老板说,机器坏了,不投也能唱。我说我真投了三个,老板硬说没看见。演唱会就以被哄走而结束。太尽兴了。真是相当情怀。

再做个预告,明天要上一次电视,一个体育节目的直播。我不爱上电视但很爱直播,凡是有勇气让我上直播的,我都敬重他们。主持人也是朋友,热爱赛车,周五晚上九点。上海有线体育台。我的新拍完的前几天贴图的MV,也会在上面首播一次,歌叫《混世》,很好的歌。(体育谈话节目,还是直播,还要放MV,听着太不挨调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当然前提是你在上海,因为外地收不到这个台

再次惋拒其他的电视的采访节目。我实在不喜欢上电视。比赛时候的体育新闻是没办法。电视在农村和城郊结合部的影响还是很大的,而我就经常在农村和城郊结合部混,有一次上了电视,以前一直去买糖吃的小卖部服务员认出了我,乡亲们都知道你的嘴脸了,多么不自在,就很难有如同昨天一样有情怀的晚上了。我不是什么明星,大家可以记住这个名字,最好忘掉这张脸。要不让我怎么混在人群里干坏事呢。所以这次的照片给大家一个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