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7月29日 星期六

回家

今天回家,这两天剪东西每天回来都早上七点了,看见晨曦真好,只是即将睡去。号称凉都的贵州六盘水的天气热的不行,北京反而冷了,上海有热了,终于感冒了。包里还有上次吃剩下的药,就是那种一日三次,一次十二粒,但一包只有二十四颗的。接着还要试新赛车,有没有效率高点的好药?

2006年7月27日 星期四

观不动了

昨天又飞了外地去剪偶像的MV,晚上八点到,朋友的硬盘临阵崩溃,十点复生,开剪。搞到早上八点,瀑布写不动了。

2006年7月26日 星期三

观瀑布前传

回贵阳的路上发现一些非常狠的广告,先贴出
http://blog.kaila.com.cn/user1/45776/archives/2006/19212.shtml

2006年7月25日 星期二

观瀑布记

现在回上海了。路上雅兴大发,居然要去看黄果树瀑布,结果参观半天还参观错一个瀑布。改天再《观瀑布记》。

2006年7月22日 星期六

比赛第一天

已经四个月没有开拉力,虽然赛道危险,但今天相当过瘾,非常开心,明天还有一天比赛。

2006年7月21日 星期五

一个城市

开幕式完了,明天后天可是比赛。不少记者都问我,对这个城市有什么看法,在好几年前,我刚出书那会儿,做了一些活动,几乎所有的人都会这么问我,当时回答比较虚伪,就是城市好漂亮,人民好热情,我好喜欢这里,皆大欢喜。现在烦了,我想听众也应该都烦了。这次的回答一概是不知道,来的时间太短,没感觉。
  我想这是事实。之所以感到烦就是以前到第一次到一个城市去比赛,刚下飞机,没出机场,有记者问,对这个城市什么印象。这记者脑子也有问题,我已经说了我是第一次来,而且飞机降落的时候还是晚上,那记者一定要我说对这个城市的感觉,改天说都不行。从此以后,我变种了。

2006年7月19日 星期三

情况

试车两天。这地方恒温22。出租车终于都是起步5元了。去年比赛的时候,司机一看见外地来的就收15元,贵也算了,门还关不上,一转弯门就自动开了。去年住的招待所,今年终于住得刚装修完毕的一个四星酒店。酒店的硬件基本上是三星,服务差不多是一星,加起来四星。睡着睡着老有女服务员冲进来,一个灯关不上总机居然反问我,你不会看说明书啊。那你们也得有说明书才行啊,刚才进来一个说我使用了酒店的一个鞋垫,要付钱。可我一直穿的是拖鞋啊。边上一盒子,我就没见过鞋垫,只有印度神油,括号男用延时型和女用兴奋型。以及“跃跃欲动,活力无穷”的东方大力神药丸。还有一个“夫妻晚上好”胶囊,可是我来的时候就已经拆封了,可别说是我用的啊。网络是收费的,但不算太贵,一天20元,比起有些一晚上120元的要好很多,但是掉线了大概也有20次。原来收费标准是这么来的。稍晚点就没吃的了,只好每晚上跑到旁边的桑拿按摩(估计就是每晚要问,先生要不要按摩的那家)去吃东西。好在交通算方便,温度算适宜。打算一直窝酒店了。除比赛日,谢绝一切采访。

2006年7月18日 星期二

只留图,不留字

http://blog.kaila.com.cn/user1/45776/index.shtml
 
新的地方。以后这里只有我写的文字,那里只有我拍的照片。都纯粹点更好。
现在在贵州六盘水,这周比赛。一切都好。

2006年7月15日 星期六

2006年7月13日 星期四

就骂你粉丝

因为大家的踊跃投稿,加上对方粉丝在留言里踊跃主动献稿,很快就大功告成。但由于稿件过多,有数千条,而编辑人手过少,就一个,所以就看了前面的。我一直忍而不发,等待偶像降临,保护粉丝。现在时机出现,我将履行我的许诺。
 

 

 

就算抄又怎么样?天下文章本就是抄,你抄我来我抄他,不服呀!有本事你也去抄一本呀!看能不能买这么好!!!
再说,看看销量,大家都知道是怎么一会事了!!有必要多说吗???

有必要多说吗???

 

郭敬明是我最崇敬的人,他的文章是我的精神粮食,每当我的灵感小泉快干枯时,他的书就是一股清流,灌溉着我的心灵。

挑选这条留言是因为,我扫一眼看见了“小泉快干枯”,以为日本首相终于有了报应。一场误会。

 

原来我们一直在抄袭:偶们都很透了某个不要脸的女人和无数个无聊的人……什么是抄袭???? 每个人都在袭!!!! 抄新华字典!!!!

是的。所以说,汉字是伟大的,从几万个汉字里面抄袭,英语是渺小的,抄袭者的素材只有26个。

 

 

法院判决就是真的吗?法院就能证明他抄了?

如果这些人的怀疑精神用在别处就好了。

 

 

小四这么好,法庭还要判他败诉。应该修改宪法

这样深情的呼吁,年轻的心声,大家有否看见?

 

天下文章一大抄,如果说郭敬明是抄袭,怎么销量那么好,如果原创没有他的销量好,又说明什么呢

说明你傻。

 

法律法律,法律在执行的过程中能代表多少人的真实利益呢?社会上那么多不公平的事法律为什么没能解决能?反省一下吧~~~~~~~~~~~~~~~~~~~~~~~

反省一下吧~~~~~~~~~~~~~~

 

如果要我们四四承认抄袭了庄羽的书,你们就必须承认是三毛抄了四四的书名《梦里花落知多少》!!!
三毛还抄了我们小四的书名呢!为什么不声讨她?哼!

我建议你们联名上诉,这件事情很严重,我之前也不知道,三毛一直是我挺欣赏的女作家,她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我听到了我的心碎裂的声音,成长太让人痛苦了!因为成长让我知道更多这个世界的险恶和无奈,三毛,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哼!

就是就是,三毛那个女人真不要脸,想靠我们四四出名
什么?三毛的书比四四早?你这是造谣,胡说!这个世界太黑暗了!!!!!

我看了倒没觉得世界一黑,就觉得眼前一黑

 

他们知道《一梦三四年》是三毛的作品?停停停,韩寒先生搞错了吧?你家三毛写过《一梦三四年》么?我知道的三毛只写过《梦里花落知多少》是真的。韩寒先生可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怎能连这也搞不清。难怪难怪,郭敬明和三毛的作品听听名也就行了,不值得一看,何况阁下语文还挂过红灯呢?

这种就是狗护主叫太猛咬着了自己舌头的那种。逼着我告诉他,这两本书的书名都是三毛的。

 

说四四抄袭,你们为什么不看看,《梦里花落知多少》这本书的书名?你们怎么不说,那个台湾的女作家三毛抄了我们四四的书名呢?

 

你们都是坏人!是坏人!!!

其实,我一直想做一个好人。

我是警察

谁知道呢

 

 

[匿名]su
又来一傻子

---------------------------
冤枉啊~~我是收集了转贴过来的~~~~~

在搜集的过程中,有些工作人员遭受了不白之冤

 

小四抄都能抄那么好,你能吗?”

我觉得这条有商业价值,它可以和中国联通合作,当郭的粉丝说完,马上就接上“我能”。

 

你们不要以为看到五棵树就算看到了森林。

这也是误会,我一眼以为北京五棵松那块被植树造林了。郭的粉丝想要运用一下文笔,但是我不能理解,这意思难道是说,还有更黑的事隐藏着?

 

“要是他一不小心画了白鸽和橄榄枝,是不是要告他抄袭了毕加索?你有没有脑子啊?”

这是一句疑问句,作者其实没写完,原话应该是,是不是要告他抄袭毕加索?你有没有脑子啊,你有脑子的话就借我用一下,我的丢了。

 

 

先这些。沧海一粟。郭的文笔和性格,是这个时代必然会需要和出现的。不是他就是别人。但是,我没想到有部分所谓的粉丝会用如此冷艳的眼光,诡异的视角去看问题。粉丝是一个明星商业的保障,粉丝多是一个明星的福气。但上文列出的粉丝无疑是这个明星的灾难。我没有摘选很多个人崇拜的话语,再肉麻这也是正常的,我只是列举出了粉丝说观点。他们可能是一部分。

当然,需要鄙视的还有春风文艺出版社,他们在上诉的材料中写到,郭和庄都是单独创作,所以就算有相似或者相同,也不能成为抄袭。这个奇特的观点指出,原来两个人要在一张床上一起写文章,才有可能构成抄袭。这样是非不分的出版社,就算给我百分之三十的版税,也是我所不会考虑的。

有一天我做错事,当我自己觉得错时,那些依然继续盲目支持我并一本正经满口胡言的粉丝,将是我的羞愧。

2006年7月9日 星期日

今天去了演唱会

在石化海边的风夏音乐季,拍我三条MV的演员小混混们没看过演唱会,我带他们去了,顺便还能在拍点素材剪辑用,虽然我对台上唱歌的完全不感兴趣,拍完了就马上闪人,但有这么多的群众演员和歌手,关键都是免费的,机会难得。遗憾的是,尽管我已经尽量避免了上电视,而且留了胡子,离开看台很远,但还是被人认了出来,对于一个写作者来说,这真是罪孽。这意味着,你在一定程度不能自由生活,对于创作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情。一个不能安然上街的作者就等于死了一半了。一个大家都听说过的名字和一张大家都不认识的脸才好。因为之前的某些妥协和几年前的急功近利,我已经失去这个机会了。非常遗憾。下几个MV我就不露脸了。幸亏在《最差的时光》里已经埋下伏笔。

2006年7月8日 星期六

2006年7月6日 星期四

开始搜集郭敬明粉丝的经典言论

说说萌芽这事情。我是这样的,已经有不少年数了,我是从来不给任何杂志报纸写文章的,但是萌芽是除外的。我向编辑表示过,稿酬不用,但似乎他们都寄来过,我也都没留意过这些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则,或者大脑抽筋的方式。我这几年有一些原则,比如,不签售不参加研讨会,不应酬不写约稿,不参加电视谈话节目,不出席派对,不出席颁奖,不出任评委,不参加任何演出类活动的七不原则。当然,有些人可能是反的,我们也可以理解为原则。这只是个人兴趣。
  比如郭敬明不道歉这事,我也没什么意见,没人能强迫另外一个人道歉。比如我强奸了你,被抓住了,我就不道歉,十年之后,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但街头见到你再强奸一次,怎么样,最多再抓进去呗。一次进去十年,我这辈子也能强奸你五六次,你肯定跟我一样倒霉。道歉与否的确是个人的事情,至少在这件事情上,他终于表现的像个男的那样彪悍。这感觉就像小时候看圣斗士星矢,郭敬明就像里面的阿瞬,我一直以为是个女的,连小宇宙都是粉红色的。这怨不得我,你看人家紫龙动不动圣衣就全破了,他每次说完“我这盾世界上最坚固的盾”后,基本上这盾就碎了,然后赤膊,但你见过阿瞬赤膊吗。(虽然我老见郭敬明赤膊)
  当然,区别是有的,阿瞬的星云锁链肯定不是PRADA的。
 
无论是时代还是时代杂志,都是需要郭敬明的,人家至少还投石问路,不小心跌井里了,咱们没必要把他以前投的石头还给他。我最喜欢看逆境里生存的故事。写不写文章,也是他自己的事情,这年头,杀了爹或者被爹杀了都不算新闻。但是前两天,我看见一个新闻,据说什么十个少年作家(扎堆不算,居然还附简历)要求封杀郭敬明,这事太可笑了,首先,封杀这个词是不能乱用的,在爱国和不散布谣言的情况下,是不能看谁不顺眼就带着自己的目的假装联名要求封杀谁的。中国的文化逐渐开放,允许更多声音,对任何写东西拍影视的人都应该是件好事。这让我想起我的《混世》MV的评论中,有个人一个劲到处说,我这里面踹自行车了揪人家领子了,属于暴力,国家应该把它禁了,否则危害青少年。你以为现在的青年看见踹自行车就会走上犯罪道路,这么容易被带沟里啊?危害青少年就是一幌子。如果上天告诉他,可以把我封杀了,但条件是一千个青少年会染上毒瘾,恐怕这人也答应的很爽快。其实,那个散布妖言的卑鄙小人的行为,才是真正的暴力。幸好有关部门也不糊涂。但是如果有几万个像他那样脑子有问题的人联名说,踹了自行车一脚是极大的暴力呢?所以,我对联名要求封杀一个政治上没有任何问题的人的非常反感。
  跑题了。
当然,就像为什么不能幸灾乐祸一样,人,为什么不能落井下石。我从来不觉得落井下石是个贬义词,落井了本身就有问题,走路不看路怪谁去,但为什么有人落井,很多人相救,有人落井,被下石,自然值得商榷。大家又都不是采石场的。奥特曼就老从一堆石头里爬出来,多神气。如果有一天,我落井,该下石下石,该伸手伸手,我无话说。
 
说正题。我对郭是真没意见。但是我对他的粉丝很有意见。我最多就是脚掉粪坑里了,而他的不少粉丝就像脑袋扎粪坑里了一样。他们傻,幼稚,没有是非观,心智就不齐全,发育就不完善,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纯真和善良,却成天拿这个说事。人能一叶知春,怎能一文知纯真。一个人的善良美好只能从这个人的生活中得知,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开好车的的不一定是好人,怎么就不能引申一下呢。无论是郭,还是郭的粉丝,或者含着奶嘴的著名草根们,包括我,出来混的,迟早都要暴露的,见了光的,迟早都会曝光的。
  关键是,那些粉丝还提出了各种奇异的著名的傻到无从反驳观点,而且,他们一概认为,只要有人说偶像的不是,那人就是要借着他的偶像出名。庄羽就不说了,甚至有不少留言说,《萌芽》是要借他们的偶像小郭出名。而我,我也相当想借你们偶像出名,这点,大家都看出来了吧。
 
从今天起,我建议大家搜集郭敬明粉丝的一些比如“抄怎么了,抄得畅销就是本事,谁不抄啊,三毛的《一梦三四年》是抄袭我们家小四的!”,之类的传世经典留言(说不定有埋伏在此文的评论中的),发表在我的评论或留言里,我过几天整理一下以后发表出来,供大家欣赏。
 

2006年7月4日 星期二

不要再来伤害我爷爷

我终于弄好了超大的可以摆台球桌的房间了。球房人多,不高兴去,现在终于有了可以一个人打球的地方。桌子还行,至少是平的。我有一个朋友,有一张诡异的桌子,基本上不管你怎么打,白球都会落在差不多的地方,基本上就是一个罗盘。狗也接回来了。寄养了三个月。今天还是爷爷生日,我爷爷身体硬朗,活泼好动,每年的秋天都要意外受伤住院一次,时间准的就和例假的似的。今年希望平安。突然想到一首歌,以前在街上听见的,我一直以为那歌的名字叫《不要伤害我爷爷》,因为歌手老在唱,不要再来伤害我,爷爷,自由自在多快乐……

2006年7月2日 星期日

新词

过几天去北京要录的歌,曲不错,觉得词也还行,贴上.
 
 
偶像
 

安静舒缓不见 人类动荡妖艳

欠揍的出现 开始放电 他怎么不触电

 

偶像露出嘴脸 英雄开始下贱 

所谓的尊严 不值一钱 你竟以此共勉

 

上帝派出和平鸽 却被人类做汤喝 别啦 投胎快乐

 

没有偶像的年代 万物一年被淘汰 人们礼尚往来 内心却很坏  

这是最好的年代 充斥最烂的情怀 孩子难免受害 再给下一代

 

 

我最怀念某年 空气自由新鲜

远山和炊烟 狗和田野 我沉睡一夏天  

 

突然满眼的工业 麻木代替热血

永别 把我消灭

 

我最心底的姑娘 她已模糊不成样 于是从此遗忘 随年月安详

没有信仰的年代 我们等着被变卖 我们只会发呆 发成了痴呆 

 

 

这是最好的年代 充斥最假的情爱 噪音变成天籁 金钱换的爱 

这是最好的年代 这是完美的年代 拉拉拉拉拉拉 最后变成了 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