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29日 星期日

求医 2006

今天比赛结束,最后第三。完了以后是庆功餐。正吃鱼,一朋友打电话来,说正赶去赌博的路上,说着说着自动挡的车都开熄火了。我一乐,吞了个鱼骨头。 
  顿时,车队成员全变成了江湖医生,有的说我要大口淹饭,有的说我得喝醋,还有说,我要用筷子敲碗,并朗诵,小猫小猫,快把我的鱼骨头吃掉。
  第三种巫婆办法是不可行的,因为我已经说不出话了。快生吞了一碗白饭,没有效果。得,还是自己用手取。饭店的服务员都以为是我是中戏表演系的,吃完还要催吐。
  真是英雄气短,只好被送医院。
  车队充满人性关怀的提议,把我扔在路边,让我打120就行了。但听闻附近1公里有个医院,车队就开车把我送了过去。找了半小时,问了无数人,终于摸到赛车场边上的医院。朋友大叫道,有医生吗,出人命了。叫了十分钟,不见一个医生。到门口用车灯一照,原来最近改成了神经病医院。医生肯定以为是哪个神经病在发病。幸亏没来医生,要不然我在病历卡上写自己名字的时候,医生肯定诊断这神经病病的不轻。你想,月黑风高夜,一个穿着花花衣服的人拎着奖杯两个号称韩寒去神经病医院取鱼骨头,绝对要控制起来。
  再到比较近的机场医院,到了被告之,没有五官科,要到城里的医院。机场镇上的工作人员难道吃鱼都不被卡吗。反正我已经说不出话,就转院吧。
  打了个车到了望京医院,望京医院的医生说,我们这也不治鱼刺被卡这样的疑难杂症,要转院。我问,我们的首都什么医院可以治这样的重病,医生说,中日友好医院。
  于是我又打车拎着一堆奖杯去中日友好医院。中日友好医院一看就能解决这样的国际难题。护士挂号的时候问,什么毛病啊。
  我忍痛大舌头说,被被被鱼翅卡住了。
  护士同情的看了我一眼,心想这命贱的,吃鱼翅都要卡喉咙。五块五,五官科。
  我摸索到了五官科,医生很利索,一下就取出了刺,大概两厘米长。医生诧异的看着,八成想这孩子真惨,这么年轻就瞎了。
  我谢过医生,回了酒店。还是首都好,只要三次转院,这样难的病都能解决。这要在国外,恐怕要拖半年并动手术吧。
 
  啊!真是令人难忘的一天啊!

2006年10月27日 星期五

我我我我又起晚了。不知道为什么,酒店的毛宁尻和我的手机闹钟一起没来,今天又不能试车了。

2006年10月25日 星期三

明年了

我的新发动机明天可以到了,我的赛车也做好了一切准备。但今天早上试车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队友王睿的发动机爆了。因为他的积分可以争夺年度的个人冠军,就把我那台发动机让给他了。冠军只好明年再说了。今年就让他早点过去吧。

2006年10月24日 星期二

美丽世界的孤儿

今天知道一个消息,年轻的子尤去世了。他是个九零年的孩子,聪明乐观有才华。我看过他的不少文章,很喜欢他。不在学校的求医生活反而给了他独立的思考和独特的精神。上天很不公平,老的老不死,年少的却先逝。无论如何,他在他的文字一直停留,当我们想念他,就可以见到,这是热爱文学的人所独享的。送给他一首我很喜欢的歌,汪峰的《美丽世界的孤儿》。任何真正的作者,都是独立与世的孤儿,既然一直在自己的世界里,死只是彻底的独立,安静的思考罢了。希望他开心。望他的家人节哀。
http://blog.sina.com.cn/m/ziyou#feeds_FEEDS_1214046081

2006年10月21日 星期六

试试

今年赛季结束后,我希望用这台车在天马山赛车场做出1分10以内的时间。老的发动机和变速箱和差速器加上旧光头轮最快做过1分13秒044。调校还不甚完美。在这个基础上可以找出1秒的余地。马力大了百分之30的发动机和直牙的变速箱不知道能不能再提高一秒半,然后天气好点看看能不能再快点?最终到1分10以内?估计挺难的。

终于

过两天又要去北京了全锦赛的最后一场.最后一场大家真得死嗑了.要不然就连续三年的场地赛车队亚军车手亚军,相比起我们五年的拉力冠军,真是倒霉。今年我的新发动机一直没到,本来上一场可以用,但在做装箱空运前最后的测试的时候爆了.今天还得知一个机密,就是我的新发动机终于到了.终于有希望可以得第一了.

2006年10月18日 星期三

近来温度适宜

最喜欢春秋,不喜欢战国

2006年10月15日 星期日

明年100个

今天有最后的南北对抗赛,还好比赛是下午三点,没起晚。
每个队8个选手,四个业余组的和四个专业组的,如果一个胜利了就可以挑选下一个。我强烈要求自己排在专业组的第一个。这样我后面三个连比赛衣服都不用穿了。我来了两天,总要玩玩吧。
结果我们业余组的第一个选手就比较厉害,对方来了五个都翘了。第六个是女车手,大家要求他让让女选手,于是他起步等了不少时间。故意输了。
我们队的第二个第三个和第四个都故意输了。我们南方队的业余组选手也太有风度了。不过这女车手开得还是不错的。
 
终于我上了。裁判过来发话了,说这是电视直播,观众已经投诉了。因为直播时间要结束,比赛必须尽快完结。我只好把后面三组全赢了。我们南方队就胜利了。我抽到的车窗还关不上,吃了不少土。
 
今年的全国汽车短道拉力赛车手水平不是很高,很多高手都没来,基本上我和王睿开得都挺放水的。基本属于在玩。最后我还想和最后一个对手曹闯一起冲线,结果我没算好,还是快了一点。
不过,我发现B组车手的水平已经不错,虽然是业余组。还有曹闯也不错,在POLO杯的时候我就很欣赏他彪焊的作风,虽然有时候稍微冲动。希望他们明年可以赢我。
 
今天在赛场上给大家解答了不少问题,还遇见以前两个学院。今年的学员培训基本是王睿在做,我计划明年我至少主教五期100个学员。30岁前培训1000个学员。他们真是非常可爱。拉力和场地的技术总是不断发展,希望把我自己学习和研究出来各个正道和歪道开法和大家分享。

这这这这这

昨天还盘算挺好,今天起晚了。。。。路上又迷路了。。。。到那比赛已经结束了。

2006年10月14日 星期六

要第8

又要去北京了。参加全国汽车短道拉力赛。是个年度锦标赛,水平要比全国拉力和场地锦标赛低,参加的车手水平也都一般。本来不是特别想去,因为是车队承办的比赛,所以要去捧个场。另外,居然还有人骂我们车队,说是全国末流的小车队。。。。。。我觉得,看我不顺眼是很正常的,但骂人是个严谨的工作,没做作业就跳出来,小心跳沟里。
车队是5年的全国冠军车队,5年车手冠军,中国最大最好的车队,还承办了中国仅有的两个新人赛,这两年全国几乎百分之90的场地赛新车手都是我们车队培训出来的。
 
A组是专业车手组,我今年只参加了上海的一场,得了亚军。王睿参加了两场,一个冠军一个第5,如果我要得年度冠军,必须明天第一,然后王睿5名以后。因为两车一起发车的PK,所以资格赛的时候,我决定慢慢跑,跑一个第八,不出意外,王睿的资格赛是第一,这样,第一轮是第一对第八,我就能直接碰上王睿,输了没办法,这是代价。赢了就有机会得年度第一,因为这样他就是第8。哈哈哈哈。
不知道能不能算准,跑个第8,万一跑个第9,被淘汰了就惨了。我上学时候语文考试,唯一的乐趣就是扣着60分做试卷,但基本都是不及格,明天别啊。
 
完了就回上海。我一天都不想在北京多留。

2006年10月10日 星期二

八一八我所见过的明星

这是翻的追梦人,罗大佑好歌太多(当然难听的也有不少),我相当喜欢。可惜从来没看见过他本人,倒是见过张艾嘉,她想把〈长安乱〉拍成电影,我就把版权给她了,原因是,罗大佑和李宗盛包括她的〈阿郎的故事〉和那张叫〈最爱〉的唱片我都挺喜欢的。
突然看到一些八卦论坛上经常有的“八一八我所见到的明星”,我也八一八
 
李宗盛我在上海飞北京时见到过一次,在北京机场,他穿一件大花短袖体恤,哼着歌就进洗手间了,奇怪的是再没看见他出来。
基本就这些,其他各个小明星我看见过不少。我也不参加什么时尚活动,纯属碰上,当然,我发现越小的明星会把自己包的越结实,大鸭舌帽,大墨镜,大围巾,走路假装打电话。这些往往是刚刚演了一部电视剧的,你全摘了我都叫不出你名字啊。
对了,我还在虹桥机场见过一次高晓松。当时就他一个人头等舱,别人的行李都到了,头等舱的行李是单独放在机场中央的一个小铁笼子里的。高晓松焦急的围着笼子绕了一圈,大喊,我的行李呢。我们走了他还一个人在那。没想尊贵的头等舱的行李总是尊贵的最后一个出来。
在虹口的一个五星酒店门口差点撞上演〈温哥华什么的〉女主演,刚在楼上不小心看到这个台里放,出门就撞见了。真是见鬼。
王家卫见过一次,是在衡山路的富豪坏球,永远的墨镜。当时是他们的泽东公司有一个记录片,大意是张震和我从两个国家开始出发,最后汇集到一个地方,和佛教有关。后来好象是我觉得不是特别适合演东西(记录片其实更是一种演)还是片子本身没成型,就没成。上个月还买了王家卫的全集看。虽然某些风格我不是特别喜欢,但真的是个好导演。
还有一次是一个台湾明星,叫凌锋。但没见到他,是他的助手给我电话。我当时刚退学,在老家钓龙虾,他经济人大意是,凌锋很欣赏我,要提携我之类,让我速来上海某地,我的大意是我老家在乡下,很偏僻,打不到车,要来你们来。后来就谈僵了,他助手说了些大意是你真不识抬举,凌先生在台湾是多么牛,有多少人排队要。。。。你有这个机会多么不容易还不珍惜等等就挂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办法,我这人性格就是你温柔我就更温柔,你牛我就更牛。
赵薇见到一次,是好几年前北京后海还没火的时候,在一酒吧。我忘记了是两人正好都要去洗手间呢还是我要进洗手间,他正出洗手间,我差点又把她撞回洗手间。总之就在洗手间门口,他先我后。他本人基本不施粉黛,。当然我从不用化妆品,所以施了我也看不出来。
张柏芝是在松江的影视基地,演马伟豪一个片子的时候,当时也是在谈一个版权,后来事也没成。当时的一场戏是张佰芝吊着钢丝在河面上飞,但吊近了发现是一男的。他和谢霆锋都是我不讨厌的艺人,希望他们幸福。
 
纯属好玩。
除了没办法谈事以外,很多都是街上撞到。我个人是不大喜欢看,但这说明,喜欢看明星的孩子们多走动就行了。还要好运气,就像我书里写的一样,林志颖在3年前上海拉力赛的时候翻车翻进了老农家的院子里。你如果是林志颖的粉丝,床头贴满他的照片,但突然某天,你偶像连人带车一起翻在你家院子里,还要赔你家的大白菜和墙,这是什么样的人生如戏啊。
对于我,现在这样就挺好,上街基本没人认识,便于干坏事啊。少上电视还是正确的。我也不是什么明星,我就在乡下钓钓龙虾和老乡玩玩挺好,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明星见明星,两嘴唾沫星

2006年10月9日 星期一

等待真相

http://blog.sina.com.cn/m/liaozusheng 
看到一个文章,此人叫廖祖笙,是写文章的。在发链接前,我去网上搜索了一下此人的文章,发现都是些有社会责任感的杂文。根据他的搏克介绍,他在揭露了佛山市某学校乱收费后,儿子被骗去学校残忍杀死,佛山市对此事件不予处理,并且对新闻进行封锁。当然,这些是他的一家之辞,我们没有经过调查,无法判断是否属实,而且如果属实,这应当只属于地方的迫害行为。不过无论真假,法制社会,总是需要个答案,死了人不能市里说一句这是自杀就完结了的。在此给出链接,希望更多的人看到此事,也希望此事能有个合法正义的结果。

2006年10月7日 星期六

最好的事情

这是《十八禁》最后录的一首歌,叫《最好的事情》。开始听到曲子我挺不喜欢,因我不喜欢吵的歌。都没打算唱,去棚里的时候连歌词都没写,最后歌名都没好好起。现在听见的词是现场写的。在唱片里作曲也有我的名字,但其实我没有,无功不受碌。整个作曲都是制作人石头的。我只是不小心把他原来的曲子部分唱走调了而已。前半部分尤其是副歌前一句和整首歌最后一句以欠揍为目标。此奇怪的声音没有加效果器,是现场瞎唱罢了。我完全没有唱工可言,希望大家可以看到些别的东西。出张唱片赚的还没写本书的十分之一,也没有任何要商唱的计划,花了断断续续一年,纯粹好玩。除了做个诗人,我很多都想试下,归根结底我是个作者,一个写作的人总是经历丰富好。觉得我此刻还应该在家多看些书学习学习别人怎么写的人都是智障。我敢说我初三的时候看的书已经比现在大部分的博士看的多了。我和他们的区别在于,他们觉得多多益善,我明白了多看无益。多想多做才是最有益的。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习,但我绝不要一个老师。人需要不断学习,但决不是不断上学或者不断看书,后两者更多是假装自己在学习。希望大家觉得歌词不错(是歌词,千万别说是诗),我就很开心。因为时间问题,国庆期间只上市了小部分,国庆后差不多就都有了。
 
最好的事情 
 
要一次一次的战斗
再一个一个的割喉
用一坨一坨的血肉
换一寸一寸的自由
因一次一次的颤抖
这战场再不能久留 
 
要一个一个的割喉
再一次一次的战斗
用一寸一寸的自由
换一坨一坨的血肉
因一次一次的颤抖
这战场再不能久留 

要自由 鲜奶换来的自由
雅典娜偶然展露了歌喉
有情人终于床上在怒吼
走在新时代 
向右看向左走 

来起来起来来起来
来起不来 来不起 都起来 起来
那一堆一堆残骸 你的你的明白
明白明白 我的明白 
起来起来来起来
不愿不愿做奴隶 
那就做个做个奴才
从哪儿来 问你的奶奶
奶奶奶奶 我从哪里来

2006年10月5日 星期四

孔子的标准

有个滑稽的孔子基金会今日推出了一个孔子标准像,据说以后要说到孔子就要用这个标准像,用了就要给钱。他们有没有给孔子他妈钱?他们的孔子肯定不是凭空漫 画出来的,他们有没有给被借鉴的人钱?他们怎么断定自己画的2557(此有争议)年的东西是标准的?你们是有孔子的独家失传底片吗?文化部和版权局会不会 受到启发?我可不可以也受到启发,创造一个上帝基金会,来个上帝标准像,发全世界的财?孔子不是有后人吗,他们同意了没?如果他们同意了,那他们就不配做 孔子的后人,孔子不是觉得学术是没个标准的吗?我可不可以把所有小说里的虚构人物都画个标准像然后收钱?他们说这是在推广孔子没有商业动机,你信不信?我 信,因为在你们的像没赚着钱的时候,大家又讨论了一次孔子,设计者是这个想法吗?各个地方有孔子已经有孔子像的地方要不要铲除重弄?现在大家的孔子像都是 参照唐代画家吴道子的孔子行教图的,吴道子发了没有?中国的学术或者文化圈每年都要出类似九个教授联名上书限制乱养狗之类的滑稽事?

2006年10月4日 星期三

我笑你们跳,我吹口哨你们叫

今天天气大好,和往日一样要出去玩。然后看了看诗人那边的反应,觉得我太残忍了。不能再玩他们了。诗人本身就有点神经质,再玩下去就要变成神经病了。看他 们写诗本身就够受罪了,还为难大家要看他们写非诗类的文体。我还真没见过这样一个群体,对社会没有贡献,阴暗猥琐,爱跳墙,喜结团却不团结,无能,无功, 无德,尚不能形成逻辑的思维,心理脆弱,逼着别人认可他们,发现别人不能认可后就骂别人太低等,最要命的是他们没有才华。

你们的可怜就在于,只要我哪天兴趣过了,不玩你们了,你们就再次退出人们的视线。本身退出人们的视线不是坏事,写文章的人就应该退出人们的视线。关键是我 看见你们有多么踊跃想跳上舞台唱两句,舞台稍微高了点,你们诗人就自己人踩着自己人往上蹬。我笑你们跳,我吹口哨你们叫。

但是当我走了,聚光灯和观众就都没了。你们爬上来后,就用手机的光照着自己互相表演吧。

2006年10月3日 星期二

国庆长假,现代诗人也组团

诗人们果然抱团了。据说,还组织了诗歌朗诵会来说这事情。我还以为诗人都独来独往呢,原来也喜欢组团啊。通过对组团诗人们的言论分析,发现诗人们都有以下的特点 

1 :觉得诗歌是只有他们可以谈论的,普通人,你只能说诗歌好,这样可以给你一个趴地膜拜的位置,你要是说他不好,那你完了,无论你是各行各业里的什么顶尖人物,你的人品智商和素质都是有问题的。 

2 :诗人觉得,他们是高人一等的。他们站在高高的山头,俯视地上我们这些愚昧人群。当然,如果你崇拜他们又是一女青年,你是站在半山腰的。 

3 :诗人觉得,读诗和做诗一定要有很高的思想的。基本上只有诗人自己能做到这点。所以只好内部流通。 

大意就是这些。我怎么感觉一旦进了诗人帮,就像进了邪教组织一样,个个走火入魔了。当然,诗人是高我们一等的,我们只要脚踏在地上就行了,上吊的比我高,我也没办法。居然真有部分诗人觉得我“素质和认识”出了问题的原因是没上过大学。难道诗人就这点认识?这就是他们“开放”的思想?现代诗这个表面上看似自由的文体,怎么让诗人都变的如此狭隘不堪。真是越自由,越禁锢。 

 

他们居然为抱团而光荣,还有不少人互相链接,以显示支持他们的人有多么多,这真的很可笑,因为他们全是诗人。作为一个应该独来独往的文人,或者闲云野貉的现代诗人,把抱团当成团结,还在国庆间光荣组团,不知廉耻让大家看他们组的团有很多亲戚,我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因为文明办网,所以我要除去诗人抱团骂跌骂娘骂祖宗的词句(这工作量很大),剥理其混乱的逻辑和毫无幽默感的乏味的文笔,摘了一些诗人观点: 

 

这君临天下的孤独,岂是尔等鼠辈能知 

 

怎么和一个司机谈诗歌 

 

全民皆诗,我们的社会就毁了 

 

你出圈了,越界了 

 

现代诗不但大大超越了郭沫若、艾青、徐志摩、戴望舒、穆旦,而且也超越了被认为不可一世的当代小说,在看似大萧条的混乱局面里,已经创造出了令中国当代文学自立于世界文学之林而无愧色的辉煌实绩 

 

韩寒,他的狡黠、他的横蛮、他的幼稚、他的无礼,让我一下子跳出一个词,“乡下人”。 

 

他本人对诗会有这样的想法,也正是因为他的思想限度不能读懂诗,更别说是作诗了 

 

就写诗,就把酒谈理想……让土鳖们说去吧…… 

 

诗怎么可能跟诗歌之外的人讨论?要么喜欢要么讨厌,讨论是不存在的。就像天空上的事情,很难跟你们这些不搞天文学的专业之外的人解释的。你们闭嘴,享受天文工作者的工作成果就可以了。地上的事情也一样。 

 

诗人是另一种材料制成的人,以韩寒的知识积累和智力水平,永远也别想弄懂。 

 

其实,从当代诗歌里随便弄出一个诗人,哪怕是一个三流的诗人,让韩寒这样的人去琢磨,一辈子也未必能琢磨得透 

 

韩寒完全不懂,诗人们的争论固然无聊,大多数争论最后也都不了了之,但却都有一个很高的高度,这样的高度,以韩寒的智力肯定够不上。 

 

以上是著名诗人们的名言。这年头,诗人写的诗只能给诗人看,这是不争事实。他们从来没有检讨是自己出了问题,只是觉得会断行了以后越升越高,走路都是踩着世人脑袋的。这不是邪教组织是什么。真正好的写作的人,应该是孤独的,单独的,没有协会的,没有帮派的。归根结底是一个人的,而诗人是一群一群的。也是,本身就很不起眼,再不抱团,还有人能看见他们吗? 

 

在我的帮助和扶持下,诗人终于重新回到人们的视线。不过这次形象真的不太美,和以前大不一样。现代诗人很讲究帮派,去北京的一定要跟定自己的帮,要不然写给谁看去?好几个帮派一直在那里吵究竟下半身还是废话是最牛的,时常西单诗朗诵,斗嘴打架,再幼稚不过。 

我不明白这些没有任何作品被人记住(当然,他们会说是我们傻,他们的作品都在内部交流的时候流芳百世了)的人的自信心是从哪里来的。邪教他邪就邪在这里。我看着他们诗人成群成群疯了,真的很开心,你们可以骂我爸爸妈妈祖坟和各种动物,这是你们真性情的体现,环境已经对你们太残酷,你们必须发泄,要不真难想象这史上最没势力和教徒之邪教组织,要憋成什么样。通过这次,相信大家也对诗人的素质和文采有了比以前更深刻的了解,毕竟,罕见这么多文笔这么差的文学爱好者集体写大白话。我也觉得,现代诗歌,不是文学艺术,而是行为艺术的一种,用看似自由的东西,做禁锢自己的事情。 

 

以后写点小诗可以,千万别成为拉帮结派的诗人,都成年人了,还不能独立,没事就内讧,遇事就抱团,这说着多害臊啊。

应车队要求

http://auto.sina.com.cn/news/2006-08-15/1600208038.shtml 
车队的主赞助商举办的活动。应车队的要求给出链接。在总决赛的时候,我和王睿都会去现场,最后的冠军是我们评定的,还好开车分个好坏,还能评出个一二,要是像诗人一样全都是没本事的还都以为自己特牛逼,那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