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31日 星期三

汽车知识和生命模样

前几天,又一位台湾明星离开。我之前没有听说过她,听说是个有才华的美女。非常惋惜。事故是一场车祸,许多娱乐新闻指责他的汽车前方安全气囊没有打开,是导致死亡的原因。

 

 

其实,她所坐的MINI COOPER不算是报道中说的那样,是安全系数最高的车。在香港,它卖19万港币,POLO也要14万多港币。只是一个女孩子比较喜欢的可爱小车。但安全肯定不会有太大问题。撞击的部位是侧面和后面。所以,车子的侧面气囊和气帘全部打开了。这是第一次撞击护拦的时候打开的,第一次的撞击属于蹭护拦而已,人员本身受到的撞击力都非常小,而且有气帘的保护,所以肯定不会有大问题。

真正致命的撞击是第2下的卡车追尾。当时所有充气的气囊都已经泄气,没有保护作用,而且这下的力量是非常大的,如果车是歪着停着,那么,肯定有一侧人的脑袋会撞击到玻璃或者B柱。而另外一侧的人不会有太大问题。这是常识。就看谁倒霉了,是坐在汽车车头歪向的那一边。

前面的气囊不打开是完全对的,因为车头一点损坏都没有,所有的传感器都没有接受到撞击的信号。试想,这是后方的撞击,人是猛然往后退的,身体可以被座椅托住,但颈椎和大脑的受力是非常大的,在猛往后的时候,再被前面莫名其妙打开的气囊雪上加霜一下,本来不死都得死。所以,撞击在后面的,世界上所有的车的前气囊都不会开,换劳斯莱斯也一样。如果追尾时候前气囊开了,那才是质量问题。而且非常危险。

安全气囊的爆炸力是可以拍死人的。所以,婴儿是严禁坐在前坐的。

整个事故就是这样。事故调查科的结果也不会和这个有偏差。这样的事故,看一眼汽车残骸就可以断定了。汽车和汽车厂商是没有任何过错的,汽车所有的被动安全保护系统已经完全发挥了它的作用。所以,对于这样一个事故,对于汽车和厂家的指责和怀疑是非常滑稽和不科学的,尤其是关于前面的气囊怎么没打开的猜测是非常业余的。没打开才是对的,如果打开了,她的助手现在说不定也还躺在医院呢。

 

如果在高速公路上发生事故,如果能走动,请立即下车离开。很多高速事故就是因为人留在车里定定神回味回味的时候,被后面的车辆追撞导致死亡。

 

对于死,我一直是这么觉得,他们并没有离开世界,他们只是离开了人间。他们一定和我们分享着同一个世界,用不同的生命模样。

2007年1月26日 星期五

对三峡好人的赞美

首先说说有些脑子不开窍的人的一个狭隘认识,他们觉得,有些中国导演老获奖,是因为他们喜欢向外国人展示中国愚昧落后的地方,这是巴结外国人。我想问问他们,你觉得我们中国现在有什么可以去炫耀和展示的地方吗,除了房子贵。你以为如果片子里的景是东方明珠和浦东机场人家外国人就觉得你牛逼?你以为让片子里的主人公穿着PRADA开着宝马外国人就觉得你时尚?你想把自己觉得不落后的那些小儿科的电影拿出去给外国人看,这不也是巴结吗?

三峡好人是一部很不错的电影,中国,有情怀,最关键是这部电影还非常幽默。他比疯狂的石头要可笑多了。

2007年1月24日 星期三

太滑稽了

昨天是强制执行的最后一天,我的律师递上了申诉。我也再看了一下合同。我想说,如果有可能,我真想把北京市仲裁庭的仲裁员都告了。大家看看他们是如何明目张胆的颠倒是非:

根据仲裁,我输官司的一大原因是因为我交的稿子上没有我的签章,影响了作品的完整性。

你这不是存心找茬嘛。稍微有点智商都知道,如果你真想出版我的书,会因为我给你的书稿上没我的签字所以就不干了吗?你是出我的书还是出我的字帖啊,我没签字你告诉我我给你补签一个就是了,我韩寒从来没有章我现场把你们这帮道貌岸然的家伙皮鞋脱下来用鞋底给你们刻个章都行。我没在书稿上签字居然就判定这份稿子不是我写的书稿。况且现在交稿一般都是交光盘或者U盘或者电子邮件了,你不怕我在光盘上签个字你们家电脑读不出来吗。如果我盖个章在U盘上,你仲裁庭认定这不是盖章,这明明就是韩寒牌U盘,所以还是不算,那我怎么办.我如果稿子交的是电子邮件,我这章是要盖到硬盘里呢还是显示器上呢才能跟着信一起发出去?反正你们就是要千方百计帮着汉图找我茬,要不人家怎么就指定非得去你哪呢。你们合作愉快啊。"没作者签章影响了书稿的完整性",真是你们的一大发明吧。

而且仲裁庭上的证言已经很明显,事实就是我去交稿子,他们没钱支付版税,到最后,公司和我的助手约定,说等他们帐上有钱了再通知我让我交稿子。但是等了好久一直没消息。然后他们公司就搬了,没有通知我地址,我让人去老的地址看过,没人在那里。打电话也根本联系不上这家公司(和这家公司骗别的作者反映的情况一样,完全找不到人)。然后某天,他们的律师就打电话给我说,你不按时交稿子,你违约了。

后来的情况也是,这么多记者,没有一个能找到他们公司和公司的人了解到情况。外星生物都没那么难找啊。(神通广大的挖地三尺都能找出人来的记者朋友们,哪个联系到过他们公司可以告诉我,我也找他们呢)一个连找都找不到的公司,我怎么去交稿子啊。

这些都是来自对方公司员工证词啊。你们仲裁员是瞎了吗啊。难怪你们瞎发明的这么起劲,因为我的书稿上没有签章所以影响了作品的完整性,不视为合同的标的物。亏你们想的出来。

2007年1月22日 星期一

不问安全期,就是没文化

  昨天晚上我看了斯诺克大师赛的决赛,中央5也破天荒转播,唯一的遗憾就是解说如果换上上海电视台斯诺克基地的易男和那谁(我一时记不起来),比赛就会更加精彩。所以整场比赛我都是戴着耳机听音乐看的。

  丁俊晖和沙利文都是我灰常灰常灰常灰常灰常灰常灰常灰常灰常灰常喜欢和崇拜的球员。写书的我只有喜欢和欣赏的,完全没有崇拜可言。而他们都是天才,我热爱一切天才。如果让我发现写东西的天才,我会不遗自己微力将他托起,但话说回来,天才是不用别人托的,都他妈从天而降的,而蠢材怎么扶都是歪的。

丁最后输了,有个球迷一直在背后骂他,骂了几个小时。这要是彪悍点的球员,早拿杆抽人家了。这运动给你一根杆,不光是用来打球,还是用来打人的。如果丁在我的博客里多看看评论留言,看多了各种千奇百怪恶毒的辱骂,心情就肯定不受影响。对付这些骂人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只要我过得比你好。你越骂我还越好。施骂的肯定得崩溃。就比如哪天我拿了诺贝尔和平奖,估计要崩溃一大片。

  我真是相当喜欢丁和丁他爹。相比起朗和朗他爹是完全不一样的。丁成为世界冠军,没用国家一分钱。国内也有很多人骂丁,说丁没文化,这些人就是傻逼,你以为混个大学文凭就叫有文化,大学生坐个地铁没让座一样是没文化,博士开车晚上会车开远光灯就是没文化,大学教授搞个女生不戴避孕套不问安全期直接射里面就是没文化中的没文化。但如果一个文盲能下水救人,就是有文化。文化和文凭完全不搭界。每个人知识都有限度,我问你汽车倾角和前束对于车的操控有什么影响,清华大学汽车专业的都得瞎了,我问你发动机偏时点火涡轮迟滞英语怎么说,英语十级的人给你本词典你都翻不出来。这些都还是专业对口,我要问余秋雨,汽车马力和超级玛丽有什么区别,余秋雨下场就和那些青歌赛选手一样。就像我上次看到王三表写中青赛里一段,余秋雨问羊倌一问题,人家没回答出来,余说,这么基础的文化知识你不应该不知道啊。其实公平起见,放羊的应该也问余秋雨一个问题,母羊怀孕几个月生小羊。你不是有文化嘛,你回答吧你。

文化就是生殖器,人人都有,有用的时刻才掏出来的。但这年头有些人,往正宗的人中一看,嘿,还突起一块,于是就成天把生殖器露在外面,觉得所有人都在看他,很得意,然后还得上街问那些包着的人——哎,兄弟,你有吗?我怎么没看见。

就你那尺寸,得了吧,你走近看看,你以为我围在脖子上的是围巾吗。

运动有运动本身的文化,所以,一个运动的世界冠军就是这种文化的最大成者。你以为就你念的那点破教科书叫文化。别丢人现眼了。你若只有这点认识,别文化了,赶紧火化吧。

 

  上个大学算什么,再加上现在扩招了,如果我要去骗个文凭,按照我的不算丰厚经济能力,国内外的大学就已经像妓女一样,站一排随便我点。上一半发现不对胃口还能换。所以上个大学有什么可光荣的啊。别拿大学和文化说事了,这都什么年代了。做人要往飙悍了做,不要往谨小慎微了做。飙悍的人就不用骗文凭,文凭反过来就要去骗他了。丁最后还是去了交通大学。但还好我没能被什么大学给骗去。你大学给我多少钱啊我还得去大学。

 

  世界上逻辑分两种,一种是逻辑,一种是中国逻辑。一帮毫无成就的人居然还指责一个世界冠军的教育模式有问题,就是中国逻辑。昨天换个号称有文化的人上场,估计还一直以为后面的那个骂他的观众在给他加油呢。丁这次打了一杆147分满分,得了将近50万人民币的奖金。我看见网上居然还有人骂。你以为练147分钟就能打147分啊。谁都会心理不平衡,但这样变态的心理不平衡,难道真是中国教育的对人类的畸形培养的产物?人家为了打球,在丝毫没有看到希望的情况下,把老家都卖了,举家去广东。你没这魄力赚不到钱就闭嘴。中国人就是这样,恨不得所有运动员和写书的都穷死,穷的在街上要饭,靠政府补贴过日子,然后那些一个月拿个几千块钱的就可以假装同情同情安慰安慰。当个局长之类家产上千万倒是没人觉得希奇,都觉得是应该的。这是多么可怕的中国逻辑。人家拿个几十万奖金(还是国外的奖金,如果国内发的,肯定又要有傻逼叫唤,这钱干嘛不去支援希望工程啊)就叫声不断,说人家凭什么啊,凭什么,就凭你不能。你为什么不能,因为如果今天你死了,明天就有无数人可以顶替你。

  但是,昨天发现丁原来以前都是在装酷呢。他其实还只是一孩子。我看得“心都快碎了”。丁打球的风格我太喜欢了。沙利文也是老天才了,他那份上,荣誉已经无所谓了,纯粹玩了。而且昨天沙利文很有风度和魅力。我太喜欢这两个天才了。

2007年1月19日 星期五

推荐几个地方

今天在我的博客的左下角加了几个朋友的地址。排名分先后,以我认识的时间为准。这两年,我尽量避免认识人,但还是认识了点人。下面五个是第一批入团的。
王晓峰http://www.wangxiaofeng.net/是三联的人,三联我每次都要买两本,因为我的狗就是漏打一针六联,死了。他的博客我经常看,文笔很好。写文章最重要是文笔,其次是想法。文笔好了,一般什么都好。我就没见过光有想法但写不利索的。这人写文章很快,我感觉我每次刷新都能刷出新来。他写文章唯一的不好就是老带脏话,小朋友们排队去看的时候要注意了,我怕大家不习惯。我们大家看这个人的文章的时候要像看女人一样,看到正面,也要看到反面。取精华舍糟粕。如果发现有什么不符合文明办网的地方,操,赶紧举报。
廖拟http://www.blogcn.com/user28/liao4waliao4wa/index.html是我MV的摄影师,是我掉进粪坑的直接目击者和拍摄者。按理说应该灭口。我上周说请北京的朋友们唱歌,让他组织。订了个教堂那么大的房间,结果一开始加上我只来了四个人,而且很符合现代公寓的朝向要求,全男。怎么混的。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室内足球场,踢着踢着居然踢倒闭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方言交流妞,住着住着居然被抛弃了。凄凉。问世间情为何物,两岸猿声蹄不住。
梁朝辉http://blog.sina.com.cn/m/liangzhaohui也是认识的一个汽车杂志主编,每次请我吃饭都很精致,我以为才上了凉菜,结果已经要买单了。在我手机电话本里,稍微有名的人我都会用化名,因为我手机老丢,我怕被人捡到后给这些人造成麻烦。有一次朋友看到这个名字,说,嘿嘿,我知道,这是化名。你认识梁朝伟啊。
萨顶顶http://blog.sina.com.cn/m/sadingding是唱片公司很有性格的一个女歌手。枪毙了我自己觉得写的很好的一首歌词,怀疑是因为我枪毙过她写的一首曲子,枪毙的手法如出一辙,先夸作品好,然后说实在唱着觉得有点拗口。今年发片,走神秘路线,但看了央视某导演给她拍的MV,我说,怎么把你丫拍的像宋祖英啊。不过央视就是这么没有想象力和千人一面的一个地方,别说她了,宋祖德都能拍的像宋祖英。
金莎http://blog.sina.com.cn/m/jinsha认识因为当时说要让我和她一起参加湖南某电视台的某对唱节目。可是她没能说服我。后来就一直进行说服工作,如果他不唱歌了从事劝导犯人肯定不错。随便插播一句,朴树是我很喜欢的歌手,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性格的歌手会去参加一个需要评委待定的节目。我肯定接受不了有人告诉我待定或者淘汰,我才不会像好男儿那样音乐起眼泪下,我肯定扑上去纠住评委领子说,待你个头。为了节目和妇女儿童着想,我会推辞这样的活动。包括舞林大会也推辞了很多次,热心的编导还希望我参加它的一个后续节目,我推辞得自己都不好意思了。不得不再推辞一次。谢谢你们看得起我,但我实在不会参加一个要让别人来决定自己死活的节目。点解啊?因为我是大牌嘛。
完全跑题。金莎喜欢的歌和我喜欢的歌很相似。上次就是她救的场,在这个快使用双截棍的年代,抱病安安静静唱我喜欢的歌给我听,又好听,真是非常感动,很开心,于是,那个湖南卫视的对唱的节目,我终于……还是没答应。我常去她的博客听他链接的别人的歌。有一天你们会看见她的才华,和终于标准的普通话,四不四?
 
还有一些我欣赏的人。一些文章写很好的人,比如老罗等。他上次来上海,是秋天,发我一短信,但淹没在天气预报催文章做假证卖春药的信海里。我发现我手机里一直有一个未读信息的标号,但一直找不到在哪。有一天,有一个空暇的冬季午后,终于在几十页后发现了这条老罗发来的消息,大意是他来上海了碰个头吧。
所以没见过的人就等基本不大可能的见过面再说了。我这人,不喜欢神交。神经病才神交。

2007年1月17日 星期三

王朔

今天接到几家媒体的电话.大意都是三联生活周刊做了一期王朔的专题.然后企图拿王朔的一些观点来挑起事端.可惜王朔和三联生活周刊都是我所喜欢的.这怎么挑呢
记者还是比较嫩,他们说,王朔说,80后都是一帮啥啥啥啥.你觉得呢.
我说,我太赞同了.我也这么觉得.
 
 
在中国有一泼人,神经质,一点自嘲精神都没有.只要有人说到他的城市或者他的他的群体有什么不好,立马能疯.我上次说到上外的女生,马上疯了一批.是上外赞助了你们上学还是别的什么?不都是考那去了吗,一失足一失手不就去别的学校了吗.平时私下不知道说了自己学校自己城市多少坏话,但别人一说马上就要莫名而起捍卫自己那个小堆堆.那不是荣誉,是傻.
如果有人说中国赛车坏话,我太开心了.有外人来替自己说自己不方便说的,只要你清醒,就知道是幸运.
 
王朔是我很欣赏的作家.是中国少有写出作品来的作家。他说自己没文化,那是先把自己降到一楼,方便往楼上骂,一有情况,大家一起跳,肯定他伤的轻点.关键是有些人不明白,真以为他没文化.就单人而言,王朔对中国电视剧和中国电影的推动和贡献是最大的.<阳光灿烂的日子>是到现在为止中国最好的电影,不之一。电视剧就不用说了.中国人不讲究谦虚吗,谦虚大发了难道就都认不出来了.
王朔在跟人争论的时候,几乎不提自己的作品,用观点说事不用作品压人。但好多傻逼却把自己混口饭骗个果的头衔都奠出来了。事实是,王朔是一直很谦虚的发表看法,而很多人却狂妄的说三道四。王朔说自己没文化,其实已经是在骂人了,藏的深点而已,就像刘翔说自己跑不快一样,那是在骂你们乌龟呢.他是有经典作品的人,而且很多。在中国,有牛的作品但没人叫他大师的人,一定好.无论他以后的作品如何,他留下的就已经足够了.但甚至有所谓八十后“作家”觉得王朔应该“树立文学表率,不应该率性而为”。这他妈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写东西的人应该说的话吗,不知道还以为开政府工作会议呢。作为一个真正的作家,率性是特别重要的一点。你们小小年纪,本应该有血性,这个社会暂时没有动荡和苦难逼迫你们,你们却只学会跪着写些腻腻歪歪的文章。风再起时,你们就已经站不直,风继续吹,你们还不都成了炮灰。看了你们的言论,我假装不认识还来不及,为什么要帮你们说话,就因为我跟你们差不多年岁生的所以就要抱个团?我只听说过志趣相投要结个党的,从没听说过年纪相仿还要成个帮的。我要是只有这点认识,早堕落到上大学去了。
 
所以,奉劝一些有心的媒体,除非哪天王朔伤我家人抢我女人,要不然你们希望看到的那幕,是不可能发生的.况且到了那时刻,傻逼才顾得上写文章。

2007年1月15日 星期一

帮这两位一起

http://blog.sina.com.cn/u/4bee5676010007jf#comment
 
http://blog.sina.com.cn/u/44bcecb2010008qn#comment
 
如果在上海我输了,我希望“汉图(汉风)文化”这家黑店和董事长陈恒六可以用我赔的钱还上蒙你们的钱。如最近没什么突发意外,这事就不说了。

2007年1月14日 星期日

谢谢

在此谢谢大家的很多支持和对我一面之词的相信。我还知道了有其他和这家公司合作过的作者有比我更惨的遭遇,就是给了稿子出了书没拿到钱的。希望你们可以拿到自己的版税。也感谢以前这家公司员工对我的声援。其实我心情一点也不坏。在北京的三天,都很开心,想见的朋友也都见到了,下午3点的飞机,12点50竟然还和一个早上7点才送回去的朋友吃中饭谈点事,吃到1点45分下楼,机场高速在眼前还开错路,把在北京用的S8还给了奥迪中国,此时已经2点15分。奥迪的好心人怕我打不到车,送我去机场,我一路始终没说我的飞机2点30分就截止办票了。人家愿送就很好了,还催人家快就不好了。他开的很优哉,有说有笑到了机场,到办票的地方正好2点29分。连赶飞机都赶得那么帅,我心满意足。
最意外的是,中国民航的飞机居然准时起飞了!(我写文章几乎从来不用感叹号)
 
说回官司。我不是特别明白,虽然合同中签定了“不符合要求可以不出版”,但对方连书稿都没收,文章都没看,就先知了,认定为“不符合要求”,这在法律里算什么。
事实上,这事我是有错的。我按照口头的约定,在签合同的时候直接翻到最后一页就签了。我总觉得,口头约定好了的,再要一遍一遍仔细反复翻看合同或者请律师去纠些细节是对合作者的不尊重。所以我几乎对待所有的合同都是这样的。而且我的超过一半的合同都找不到了。因为首先我自己不会故意违约,我也相信合作者不会。那合同有何用。这个态度从我出第一本书的时候就保留(昨天我还发现《三重门》的合同我也找不到了)。可能不符合时宜,或者是傻逼了点,但我以后还会如此行事。我的车队,我的唱片公司,我的做出版的朋友,如果在做帐或者交税上没有问题,你们又可以做主,我诚心希望以后和我所有的合作,无论多少金额,大家可以不用合同。一切凭良心做事。如果这样,我会很愿意和你们长期合作。就算某天,我再没有商业上的价值而不再合作,我也记得你们帮我提前实现了鸟毛的鸟托邦一样的理想中的合作应该有的样子。
 
这家黑店做的书不多,但据我说知,得到了稿子出版了但不给或者少给作者钱的还不止一两个,另外还有做影视的一个子公司。公司的后台是顺驰房地产。反正我以后是不会买他们家的房子了。哪天住着住着自己房子塌了弄不好还得赔房地产商钱。请行内行外的人和汉风(汉图)文化公司合作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如果律师费用不超过合同收益,建议多请几个。另外,发生纠纷一定不能在这家公司约定的北京市仲裁庭处理。天知道他们的子公司里包括不包括北京市仲裁有限公司。
就算上海的法院不能支持,这次栽了就栽了。虽然得到教训,但我会依然保留我的陋习和偏激的关于不请律师来看或者拟订合同的原因。我坚信一个让人越来越现实和不信任的社会不是一个好社会。其实我得到的真正教训是,争取以后办事不用合同。看看这样能不能行通。大不了我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呗。栽了然后树立一个反面例子也算栽树了,乘机说风凉话也算是乘凉吧。语文老师们我这算不算又玷污了中国的汉字和语法?

2007年1月11日 星期四

我憋了一年的一个申明,也希望法院早日对我进行强制执行

今天有记者采访,明天应该会可以见报。事情大家都还不知道。我第一次也终于输了官司。而且我终于知道还是北京汉图文化公司先走一步,通知了媒体。不过恶人总是先走一步,所以无妨。下面我就把事实和在仲裁庭上的证据罗列给大家。希望读者和媒体的朋友可以广泛求证和调查。

 

1:汉图文化公司告我违约,还说我写的东西不符合要求,因为都是博克里的文章,而且字数不够。现在我手里有他们的企宣案,大意就是如何把这本博克书做的很漂亮。当时和汉图公司也是这么谈的,要不然我的出版加码和条件也不会这么低。合同是6月29日签定的,要求7月7日交稿子。大家想一想,我可能在一个礼拜里写出一本书吗。所以,当时我们谈的就是博克文章为主的一本书。我还给他们加了将近一万字的新写杂文。总计文字将近10万,这还是我个人的删选以后。比合同规定的8万也多了很多,况且,如果一个出版社真有心出书,不会因为我的字数少了几千个而马上断然要告我违约吧。关于字数的证据都有保留。这样明显的事实居然都想翻案。大家一看都知道,这些都是他们在为自己找借口。

公司运转困难出不起书就直说,想要要回预付款或者部分预付款也直说(虽然按照合同要求都还没有付齐,行业规则也都是不退还的),但居然反咬一口说我交的文章都是博克摘选内容,还告我违约,难道忘记我们当时是怎么约定的了?卑鄙。

 

2:我按照合同准时去交稿件。因为我有比赛不在北京,但我还是让助手帮我去交的稿子。虽然他们连预付款都还没付清。汉图文化公司的责任编辑和总经理都接受和审核了稿子,也感谢他们在仲裁庭上帮我作证。在我助手要求按照合同支付余下版税的时候,遭到了他们董事长的拒绝和辱骂,我助手拨通了我的电话。我在电话里听的都吃惊。居然有这样的公司。董事长直接就对我助手说,没钱,不做了,你给我滚蛋,我不管这是谁的书,我根本不认识这人,你给我拿回去,快滚蛋。我的助手是一个女孩子,他们居然还叫了不少保安。但感谢那些保安还有良知,没有动手。在场的职工也都可以证明我的助手始终非常克制,连一句脏话都没有说。这要是我在现场,肯定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了。我对这种莫名其妙的发怒表示非常不理解。更年期也没更的那么厉害的,这么快的翻脸我真是第一次听闻。他们实在不肯履行合同和支付欠款,稿子也不收,我的助手自然把稿子带回。现在他们居然告我不按时交稿子,仲裁庭居然还认定了。原来我去交稿子,你后悔了死活不肯要,这算我违约啊。

 

3:在合同纠纷半年前,我的一本书稿《不死的木木》也签给了这家公司(真倒霉,刚签完木木就死了,这书我也不想出了),他们连合同约定的区区百分之五的定金都一直没有给。我已经创作了一部分,但后来他们表示没钱,不想出版了,合同就这么撕毁了。我怕麻烦,又觉得人家是新公司,告了人家他们以后怎么在出版业混啊,于是没有起诉他们。他们也没有给我一分钱的违约金。事情就算了。再后来他们托人向我道歉,并表示当时公司很困难之类,现在好了,内部也调整了,希望我继续给他们书稿,并托了我的朋友向我说情。我一心软,发了神经,又给了他们一本书,就是这次又纠纷的这本博克杂文集。结果证明,不光是人,连公司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这样辜负我的好心,所以老帐我也会和你们一起算的。恳请各位文学青年也认准了这家公司的名字。他们就是这样玩弄合同和作者,我都如此,何况其他新作者。

 

4:这是我的错,没有看合同就签了。是我太信任朋友。这合同根本也是不公平合同,很多条款我连见都没见过。而且合同规定,如果有纠纷,只能在北京的仲裁庭解决。所以我无法在上海起诉。他们既然这样下套,肯定有原因,我也不用说了,相信大家都明白。事实上也是这样,在证据确凿,连对方公司的员工都出庭为我作证的情况下,官司还是输了。因为是一裁制,所以我还不能上诉。这点是我粗心,希望大家以后签合同一定要给律师看过。

 

5:我现在就在等上海法院的强制执行。这也是我不履行北京仲裁庭判定我违约的原因。我相信上海的法院会公正的面对这个滑稽的仲裁,也相信我的两位律师——陶律师和傅律师。按照这份不平等合同的约定和有关法律规定,我是不能向仲裁庭和地方法院上诉的,所以,虽然强制执行难听了点,但是在强制执行的时候请求上海的相关法院依法重新审判是我唯一的办法。

 

6:奉劝这些文化公司,不要老想着空手套白狼,我这样傻的白狼也是少见的。曾经有一份真正的违约摆在我面前,我没有懂得去珍惜,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说,我告你。我是白狼,你是白眼狼,本质上是有区别的。我对待任何合同和履行的态度,和我合作过的人都知道,任何记者也都可以去调查。只要我信任你,你都可以用嘴和我签合同。我以前在北京极速车队,没有签定任何车手合同,因为是朋友,所以在一次聊天中,我头口上答应了,说我明年免费给你们开场地赛车。后来因为想要更好的成绩参加更多的比赛,我去了国内最强的上海大众333车队,但为了当初的一句没有任何合同的口头承诺,我赔了北京极速车队40万。赔的我好一阵子几乎靠把相机什么的拿去当掉过日子。这就是我他妈的履行承诺的态度。你们做不了书也罢,和我说你们没能力就可以,我也不会告你们违约。都被强奸过一次了,第二次就不叫强奸了。但是你们却反打我一耙。

因为怕对你们这家永远只会签合同但是没资金的公司影响不好,所以我始终没有对媒体说过关于这两次合同纠纷一句话,现在既然你们自己通知了媒体,那就玩到底吧。你们这样的黑店,看能开到多久。最后,让我新潮一把,来句洋文,COME ON BABY。

2007年1月9日 星期二

公布答案

现在公布正确答案。
昨天我的车挂不上两档,今天维修后,问题还是存在,所以基本上一直用1档和3,4档在跑。但还好车速还是比较快,加上退出比赛的朋友帮我把车调的操控比昨天好了很多,所以名次还排在第3,领先了第4名一分钟。
(挑四个错,每个一分)
答案
1:车挂不上两档——应该为二档(够二吧)
2:一直用1档和3,4档在跑(标点应该是顿号,还好老师没觉得车是只能开不能跑的)
3:退出比赛的朋友帮我把车调的操控比昨天好了很多(此处应该把“操控”去掉,可能是老师没见过什么叫操控,或者老师不知道“操控”在汽车用语中属于绝对的名词。还有一说是应该改为操控性,我支持改为操控性。本来操和性是必须联系在一起的。)
4:但还好车速还是比较快——此处“但还好”后面要加逗号。是啊,不加谁能看得懂,还以为是“好车”呢。
 
据说还有一个错,就是“领先了第4名一分钟”的“了”字应该去掉。真是一了百了。
 
虽然这只是随手写的一个混乱的没有文采可言的记叙,但我个人觉得是没有错的。甚至那个标点符号。只要一个作者高兴,大家看得明白,文章又不是新华社通稿, 所有的标点都可以是句号。但不料这个方法被小资们先用了去。随便看看这张试卷,还有一些题目,比如别的作者写的一篇文章的分析:
文章最后,作者为什么说“我开始解了‘落尽繁华见真纯’的真义。
中国的语文很喜欢由出题人来大肆揣摩作者的含义,并且以出题人的揣摩为正确,所有学生,包括作者本人,如果揣摩有异,就错了。这要是我,我的回答就是,因为作者想找句装孙子的话来结尾。
还有——下面两条标语不够得体,请依循其表达的意图,重新拟写
1:计划生育宣传标语:农民要想富得快,少生孩子多养猪。
我就觉得非常得体,唯一的遗憾就是,可以改的压韵一点,比如,农民要想快致富,少生孩子多养猪。养猪要养老母猪,读书不读语文书。
但这个答案肯定是错的。
 
如果你觉得有问题,是不能上诉的。虽然连法律都有很多解释,但语文只有一种答案。
当然,最可笑的一次是我的文章作为正面教材被分析。我错了大部分的题目,其中包括,划线句作者想表达的意思是什么。

2007年1月7日 星期日

大家考试了

今天收到一位读者寄过来的东西,谢谢。东西是试卷,是湖北省鄂南中学,黄冈中学等八校联考试卷。里面有一道题目是这样的:
第20题,下面的文字摘自新浪网某人的“博客”(不知道这里这个双引号加着是一种什么用法),语言(包括用词,标点,断句)有四处毛病,请找出并改正。(四分)
 
昨天我的车挂不上两档,今天维修后,问题还是存在,所以基本上一直用1档和3,4档在跑。但还好车速还是比较快,加上退出比赛的朋友帮我把车调的操控比昨天好了很多,所以名次还排在第3,领先了第4名一分钟。
 
文章是我写的,我很荣幸可以被语文试卷做为反面的教材。虽然这只是我很普通的流水帐,但事实告诉我们,在活着的作家中,只有你的文章写的够差,够奴才,够 没想象力和情怀,才可以被语文书和试卷作为正面文章来分析欣赏。所以,一个好的作者都应该以自己的文章不慎被中国语文教学看中为耻。我上面的这段文字里有 四个错,大家能挑出来吗。反正我是挑不出来。等明天我公布正确答案。这个所谓的正确答案也揭示了为什么中国的语文教学是这样的失败,在识字以后,跟着语文 书学,是永远不能写出好文章的,是永远没有想象力的,比喻句永远是心里像揣着一只小鹿的。这倒也算,就怕学多了,甚至连好文章都看不懂了。

2007年1月6日 星期六

星期一

下周要去北京,应该是今年最后一次去北京。因为喜欢雪地里开车,所以一直在等待北京下雪,但似乎没什么机会。想去年去北京一次下一次,转眼转眼真的转眼间 就一年过去了。对我来说今年没发生什么事情,是平静舒缓的一年,表面的纷争不能打扰我内心的安宁。一些对我而言重要的事情依然没有什么变故,这就可以。去 北京把该谈的事都谈了,该见的人都见了,就回上海了。不能超过三天。

2007年1月2日 星期二

英雄本色

前几天看了英雄本色。
真老的片子,当时叶锦添还是美术助理。
抢战拍的真香港啊,好人一扫,坏人噼里啪啦从各个地方往下掉。但更加准的是坏人,专门瞄着好人的脚四周打。打着打着,小马哥突然站了起来,说了几句话,中弹了。
周润发演的真好,就是有点浪费子弹。
朋友说英雄本色2更加牛,这三个人几乎干掉了一个团。
找2去。
我都能想象,在那年,我家旁边的录象厅里放完这个片子,那些连枪都没见过的小混混的内心躁动。那个时候我八岁来着,似乎看过这个电影,但太深刻了,没看明白。
那年代真有意思。每个年代在事后看来都真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