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7日 星期二

一些推荐

这两天比赛,我一个朋友马日拉拍了不少我的照片,地址http://blog.sina.com.cn/u/484643db010008r7
感谢他教我怎么在PHOTOSHOP里把照片加个框
另外我车队的今年新队友张邱鹏自己做了一个汽车网站,对汽车有兴趣的人可以去看看
http://www.babyracing.cn/. 虽然人还不多,但必须推荐,因为我欠他人情,在一次给他签名时候,我把他的名字写太大,结果纸上只够写下"张邱朋",他的鸟就给拉下在另外一行里.
再另外,最近爆胎爆疯了,赛车爆了两条,昨天自己的车又爆了两条.感谢车队的轮胎赞助商YOKOHAMA赠送的四条前255/40/19,后285/35/19的超高性能街道轮胎.终于可以结束用原装轮胎雨天加速的时候从1挡打滑到6挡的日子了.

2007年3月25日 星期日

今年第一场比赛

周六日是全国汽车拉力锦标赛的第一站上海,而且在家门口。第一天很不幸,在第三赛段发车几十米就爆胎了,而且一爆成双,左前左后都爆了,轮圈也变形了,可是我哪都没碰到过,真是非常见鬼,这个赛段很慢的开了出来,损失了大约4分多种,排到了第8。晚上还被莫名罚时十秒。原因是维修区重组的时候要车手领航和赛车一起报到,但我当时肚子非常疼,躺在救护车上走不动,就让领航先开车去了,我缓了缓过去,被别的车队投诉了,说我人和车不是一起到的。这其实就是一个和成绩完全无关的表面程序而已,但事关到赛员的身体。我很鄙视类似的投诉,尤其是知道是车手身体原因后还坚持继续投诉,并嫌罚时太少。有本事就用赛段时间说话。又不是违规改装违规维修和不准时交时间卡,瞎鸡巴投诉个鸟。
还好今天四个赛段追回了不少的时间,最后成绩是第三名。第一个赛段就差不多搞定了,但离开第2和第1有将近4分钟多,后面又追不上我,为了保护赛车和保证积分,所以开的很保守,有点昏昏沉沉,有两次差点睡着,不是很过瘾。最后车队是车队冠军,王睿是个人冠军。
希望下次开的过瘾一点。

2007年3月23日 星期五

图个开心

在博客中新加了一个链接,也是一个朋友,我最近这些书的出版商,原来笔名是李寻欢,现在结婚了,老婆不让寻欢,所以改回了老名,路金波。
  另外要感谢王朔先生的临时变卦,我自己是完全没有要去4月1日的发布会的意愿。为此路金波先生一直致力于说服我,还送我价值1800元的乒乓拍。因为最近杂文集的出版欠了路金波先生的一个人情,所以,为了偿还这个人情,我本来已经答应4月1日去露一下脸,。但是前提条件是如路金波一开始所说的,郭敬明也要去。因为我从没见过他,我觉得,和他留一下一张真人合影,也是天涯菊花教的终极梦想之一,免去他们多年PS照片之苦。这是多么好玩的一件事情。我愿成人之美,一照泯恩仇。
  当然,如果有人硬说这又是炒做,那他就太没有一点生活趣味了。绝大部分人的生活现实而功利,总怀着必须找到受益一方的的眼光去看事情,完全不能理解什么是纯粹就为了图个开心。
  当然,这么做的另外一个以前提过条件是发布会改期,因为我考虑到4月1日是我很喜欢的张国荣先生的忌日。但后来一想其实也无妨,因为在那天,他也只是图了一个开心。

2007年3月22日 星期四

三二二

从前天起我就接过新闻晨报电话采访.其实为不实.其实也不是什么事.人在江湖漂,哪能拍不到.金莎是我挺喜欢的一个小姑娘,所以拍就拍了.我也相信这不是任何况策划.只是不小心.不要怀有心机猜测.另告一些人,女孩子是不能乱恶言相向的,我最讨厌对女人不客气的人.就算我欣赏的黄健翔骂女记者的时候,我一样鄙视他.包括我的读者.你若说我朋友尤其是女的不好.就别喜欢我.

2007年3月21日 星期三

补丁

 我怕引起大家的误会,所以说明一下个人原因.杂文集再推半年的原因是因为我和汉图的案子昨天在上海市的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关于是否可以撤消仲裁的判决大概需要两个月左右时间和一些法庭程序,所以还涉及到出版的纠纷.而我又不想和对方调解.这是这本书不能上市的原因.

再次推迟出版通知

  原定于本月底出版的杂文集,因个人原因,决定再次延期半年出版,书可能已经在印刷,某些图书网站也开始预售,再此表示抱歉。我心软,不经劝,所以此为单方面通知,但也不会引起合同的纠纷,请读者放心。在此,希望出版方贝塔斯曼集团以及路金波先生谅解以及支持。我亦愿承担印刷的损失,(其实销毁一下版权页就行了,很便宜),从我版税里扣就行了。
  小说光荣日也再次推迟两个月出版。但会在杂文集之前上市。原因是避免自己的书同时上市以及本身没有写完。

2007年3月18日 星期日

一个发现

今天回了老家,去修摩托车,在马路上看见一条狗被车撞了,暂时没死,狗的主人将狗抱了回去。因为老要开车去各个地方,难免亲眼目睹的车祸比较多。不算双车事故,我大概一共亲眼见过十次汽车撞到人或大狗,五五分成。我发现在我目睹的驾驶员中,所有人下车第一件事情就是看看自己车伤成什么样了。

2007年3月15日 星期四

王蒙的敏感和虚伪

 王蒙先生在全国政协十届五次会议第四次全体大会发言时,批评了我国运动员在奥运会赛场上的一些不文明表现。他说,切不可在赢了比赛后联系到种族、肤色、眼球颜色、洲籍等国际政治中极其敏感的内容。他不点名批评了一位田径运动员在赢得金牌后“证明黄种人是能跑得快的,亚洲人是能跑得快的”。他说,这样的说法在欧洲肯定会受到起诉。当他谈到雅典奥运会上我国一位运动员在外国运动员失误获得冠军后,回答记者“这次获胜是否有偶然因素?”提问时说“不,就应该我得金牌。”
  王蒙先生认为这虽然是一个回答方法,但有些粗糙。他替这位运动员设计了一个回答,“是的,某某的实力甚好,他本来有条件夺冠,我为他的失误感到惋惜,我们今后会有更多切磋交流的机会。至于夺冠,任何人仅凭运气和他人的失误是得不到金牌的。”他认为这样的回答会更好一些。

  我觉得,像发言这事情,有言则发,无言不要硬发,否则发得大家都无言。王蒙这发言实在是吃饱了撑的,也充分展现了中国作家的虚伪。首先,作家出现在政协会议上,已经是一件很搞笑的事情。当然,中国特色,也就算了。但他的发言实在不敢恭维。

  王蒙的不点名批评首先就是一件虚伪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是刘翔,记者马上就打电话给刘翔而不是贾平凹。还好刘翔知道王蒙是谁,要不肯定被大家一阵骂说刘翔没文化。这要是丁俊辉,估计要把王蒙和赞助他比赛的蒙牛给混淆了。但其实刘翔不知道又何妨。我真想问问王蒙知道不知道格恩霍姆是谁,如果他不知道我们可以不可以说王蒙没文化呢?凭什么作家就代表文化?作家还代表傻逼呢。运动就不是文化?这是题外话。

  作为运动员,中国运动员已经是非常谦虚的了,我看的体育赛事非常多,自己参加的也非常多,王蒙先生可能不知道,冠军一定是嚣张的。可能某些场合,大家会比较客气,但比赛还没开始嘴仗就可是打起来了也不在少数。我丝毫不觉得刘翔的话有什么问题,因为王蒙从政,敏感惯了,所以才觉得这是一个敏感说法。其实在国外谁在乎这个啊。我是乡下人,没去过欧洲,但我知道,刘翔这几句话在欧洲肯定没人起诉。我也没见得这几句话引起了什么国际社会的巨大不满了。相反,外电都是一片赞扬,外国人都为我们高兴,我们居然还自己吓自己。还是那句话,除了敏感的中国人,谁会这样上纲上线啊。

 

  在王蒙心里,刘翔应该这么说:奥运会,也叫奥林匹克,奥林匹克的精神,是团结(停顿三秒等鼓掌),是互相促进。今天很高兴,在这个赛场上,在各国运动员的帮助下,我侥幸获得了冠军。如果再比一次,冠军可能不是我,是他,是他,是他他他。获得这个冠军,充分说明了,我国的体育强国,全民健身的方针是正确的。最后,希望大家还是能够赛出风格,赛出精神。

  这样说话,赛出精神是够呛,赛出精神病肯定没问题。

  运动员在胜利后,比赛前,喜悦和压力不是现在的王蒙能体会到的。王蒙也说,不要把比赛提升到政治高度,那你怎么就把运动员的感言提升到政治高度了呢。一个运动员,连感言都跟官员开会做报告似的,欧洲是不会起诉了,估计嘲笑都来不及。

  至于第二个例子,王蒙就更加胡闹了。虽然是奥运会,但人家拿了金牌喜悦一下你还管啊,什么叫“是的,某某的实力甚好,他本来有条件夺冠,我为他的失误感到惋惜,我们今后会有更多切磋交流的机会。至于夺冠,任何人仅凭运气和他人的失误是得不到金牌的”,这话太可笑了,在世界顶极的比赛里,大家水平都差不多。很多的冠军就是凭借发挥,运气和他人的失误得到的。运动员几乎从来不为对手的失误感到惋惜。这是大实话。你失误了我还求之不得了,我逼你那么紧,给你那么大压力,等的就是你失误,任何运动都是一样的。现在你终于失误了,而我没失误,我就赢了。开心还来不及,谁来惋惜你啊。

赛车或者别的运动,都有一个很重要的心理调整,运动员肯定知道,就是在别人失误以后,自己别太高兴了,导致心态波动,自己也失误。这辈子就没听说过看见对手失误了以后难过的不能自己的。除了对手的失误会涉及到对手人生安全以外。

既然都是大实话,为什么说那么虚伪。是不是非要刘翔对着王蒙的面说:“王老师,我跑的还不够快,哪有您快”,王蒙才高兴。

 

所以,王蒙不要以政客之心度运动员之腹,也别觉得他们粗糙。你其实就是觉得他们没文化,你觉得没文化没修养这词比较粗糙,不符合你这样身份的人使用,所以改用了粗糙。他们的手和嘴可能粗糙了点,但总比大部分伪君子的手和嘴是肮脏的好。一个没有性格,没有信心,没有杀气的运动员,基本是不可能成为冠军。可能他们说的话好听了,但连冠军都拿不到,光那几句鸟话说好听了有什么用。

况且,在中国人理解里,好听的话就等同于废话。

太奇怪了,一个著名作家居然出来教世界冠军怎么虚伪和扭曲的表达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要不然就给你上纲上线,说你的不文明行为引起了国际社会上的恶劣影响。

王蒙太敏感了。作家应有的敏感,你看看你都用到什么地方去了。

2007年3月11日 星期日

我这文章哪有非法字符了?

今天看到了一个叫吴敬琏的经济学家的研究成果,市场价格进行补偿是不合理的,因为城市化是全民的成果,其利益不应该完全给房主,应建立城市化基金,将这些收益按照一定的规定来分配。另外,可以对买进价和卖出价的差额开征资本利得税。

我翻译一下,大意就是被拆了房子的不应该按照市场价格来拿赔偿。要少点,因为你们占了便宜。

当然,经济学家的话一向是不能相信的,在我看来,大部分的经济学且成家的都是大户家养的走狗。

 

在万恶的民不聊生的充满着阶级剥削的资本主义社会,拆了你的房子然后按照市场价给你一个赔偿就完事了,是不可想象的。为此,高速公路都不得不拐个弯。为了盖一片小工厂拆掉一个村的农房更是不能想象的,你不是五百强你肯定陪不起。

吴敬琏的意思当然不可能是要高于市场价。我不能看出这些房子被强拆的人那里是“城市建设化”的既得利益者了,住的好好的,几代人,说拆就拆了。而且在当今中国,几乎很少有地方能够给到市场价这么高,我上海老家金山,在上海市均价超过10000元一平方米的前年,拆了你的农房只给打发叫花子的五百元以下一个平方。中国从来没有尊重过农民,当然,农民自己也很少尊重自己。这就是一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事。被拆房子的不只农民,基本上,除了市政项目。农村的房子被拆是要圈地做开发区,城市的房子被拆是要圈地给开发商。赔偿的越少,得到好处越多的只有开发商。吴敬琏似乎很高兴看到开发商多赚点。

很少看见自己房子被拆了的人欢天喜地,并觉得是赚了一票的人。但可以肯定的是,吴敬琏家的房子肯定没那么容易被拆。一个经济学家,这么说是很正常的,经济学家和文学批评家其实是一样的,唯一的不同就是文学批评家寒酸一点,200块钱就帮你说话了,经济学家要贵很多。但是听到吴敬琏的这个言论我还是很意外,我以为是自己听成了吴倩莲。我还一度不敢发表看法,仔细思考这里面的玄机,就好比有人指着自己的狗说,看我的马,我还真一时不敢反驳。

当然,也很有可能,吴敬琏话没说完,等过几天出来说,我的意思是,赔偿应该要高于市场价。然后大家傻眼。但这怎么看都像是我干的事,我不信混成了经济学家的人还能这样幽默。

过两天给大家看看我家那里的强制拆迁的照片,离过年还差几天一大早来上百个人就把人全家给拘了里面东西还没搬出来房子两小时就拆了。因为那片地被一工厂看中了。我真诚希望这样的好事能落到吴敬琏头上。

2007年3月8日 星期四

无题

最近在写<光荣日>,所以更新见少.最好的结果4月可以完成.关于不宣传,大家各自理解.我只是我不出面参加活动,如果出版方愿意出钱买全国报纸的头版整版广告连续一个月,所有的灯箱是我书封面,新闻联播前播我书的广告,我自然是没意见.了解我的人应该知道,从四年前作家出版社的<通稿2003>开始,我既是这个风格,这些年出版的5本书里,一共只办过一本书的小规模首发仪,签售为零,有心者也可以查查这三四年,任何书店都不会有我的签售纪录.书写好,随天命.况且
我一直觉得作者签名售书是一件掉价愚蠢而且没范儿的事.
在1999年我刚出书的时候,每次这么干,我心里都会无端难过恶心.有幸多年过去,居然书还一直卖得动.这可以让我越来越少参加活动,也能让我在每次签出版合同时候约定不参加宣传活动不签售.全中国写书的里估计只有我一人有这附加条件.还有记者写文章说,每次在网上争论完,我都立即有新书上市.你们是傻逼吗,你们哪只眼睛看见我出新书了?你们去问问和我合作的出版社,如果我有东西要出版,恰好最近自己热闹,我从来不让人赶紧,都是请求晚点出版,等过了这阵子再说,对于图书出版,反正我是有点精神洁癖.况且出我的书出版商肯定能赚到钱,赚多赚少的事情,所以我也没什么内疚的.大家爱怎么理解就怎么理解.我就是这么装逼且大牌.
希望我的读者只想看见我的文字而不是我签的字,如果大家都想看我签的字我可以以后出个字帖,反正我字也写的好看.

2007年3月4日 星期日

这样落后倒退的规定怎么没见人反对?

最近又出台一个可笑规定,就是据说名人和富人超生,引起了强烈的恶劣的社会反响,所以必须要禁止这一行为,加重罚款,取消社会名誉。这个倒退而肤浅的规则一出,居然有不少人拍手称好。

名人和富人超生,到底有多么恶劣的社会影响?我算不上富人和名人,日常的交往也不是这个圈子的人,但似乎很少听见有人抱怨这个,大家抱怨的更多的是生活压力,社会保障,房加医疗,贪官污吏。中国人的仇富心理是世界闻名的,诚然,因为法律和监督的落后,在中国发不义之财的人大把,但在中国,似乎已经变态到管你那里发财,看见开奔驰你就是王八蛋。政府更应该做的事情是去缩小贫富差距,惩治不法富人,而不是和盲目仇富的人一般见识,出台一个这样的规定,落个口彩先说。

名人和富人的超生,已经罚款完毕。管你罚多罚少,这是有关部门定的,本身作爱这事情,没有万无一失的,上吊还有没死成的何况上床呢。你怀了孩子,不能生下来了再掐死,交了罚款是无奈的合法化,这罚款有关部门还没告诉我们究竟用到地方去了。作为有钱人和富有,他们的孩子至少不会给社会带来负担,多生一个的罚款,可以切实到帮助好几十个山区孩子上学。当然,也可以切实到我们的领导一顿大餐而已。

没有带来社会负担和多大恶劣影响的事情被拿来当作靶子做文章,很多肤浅者了满足了一时之快。真正带来恶劣社会影响和负担的比如山区或者农村的超生,不交罚款,破罐破摔,为了生到一个男孩,纵然生了三四个女孩还要继续生的比比皆是,这些孩子得不到良好教育,家庭因此穷困潦倒,这才是真正应该去管的,这要比拿富人表面开刷一下现实多了。就好比因为社会影响恶劣,不少人眼红导致影响了视力,造成人身伤害,所以规定富人不准开奔驰宝马奥迪,大批穷人叫好,但这只不过是让这些人开捷豹沃尔沃甚至本特利而已。中国不让生,自有让生处。我国外生,偷偷生,换个女人生,都是办法。

有这个闲工夫还不如实际点,取消下户籍制度。国家不能带头把人分成三六九等吧。我相信,抱怨户籍制度的人要比抱怨这个有钱人生了两三个娃的人多很多吧。就像电影里说的,你搞不定人家,对人家的孩子下手,未免太低级了一点。

计划生育本来就是国情所迫,而不得不出台的一个本质上是反人类反人权反文明的规定,这只是权衡之计,哪天废除,说明这个国家哪天真正强大了。但看见那么多人沉溺在这权衡之计里,不时叫唤“让他们多生,罚死他们,罚一半家产,抓起来判刑,就要搞臭他们,让他们不能翻身,定在耻辱柱上”,真的让我觉得,我们距离强大富有,差的实在太远。富人多生一个孩子还要有一帮人恨不得你去坐牢的地方,真是恐怖而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