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8日 星期六

理解

前两天我发表了两篇文章,看了一些留言,关于十岁的网络小警察,没想到这么多读者居然对她抱有支持和敬佩的态度,并感谢我把这样光辉的事迹搜索出来让大家知道。关于复旦的五星酒店,不少人说是我生活物质到处给人做广告收人好处。鞠萍姐姐在吗?把他们都带走吧

相比之下,昨天和马日拉同学钓鱼就比较狠。我对鱼是完全白痴的,我只能分清楚鲨鱼鳄鱼和带鱼有什么区别,其他在我眼里都是饭店鱼。而我一直觉得,如果不是纯种的鱼,其他杂交的都叫草鱼,就像草狗一样。昨天我去的时候带过去了邪气,整个公园一天就上了一条鱼。我钓了很久,不见有鱼,我一怒之下收杆,结果不小心钩住了一条正路过的饭店鱼的尾巴,它就头冲下被我钓起来了。这是我在自然水域里见到过的最大的鱼了,我想象中比这个更大的级别应该就是鲸鱼了。娘不嫌儿丑。事实上,这条鱼只有一斤不到。

夏天到了,还是钓龙虾靠谱。

2007年4月23日 星期一

五星

 其实北大的五星酒店算不得什么创举或壮举了,我估计其实就是北大的领导去复旦交流的时候,看见了离开复旦一马路之隔的,跳下去就能死在复旦的“复旦皇冠假日”五星酒店,住了以后觉得很舒服,所以决定自己也要盖一个。

2007年4月22日 星期日

我们的祖国是花园,花园里花朵真鲜艳

十岁女孩举报黄色网站被人称作“网络小警察”

本报讯 (记者陈祺)“我第一次是好奇,进了一个黄色网站,后来每次发现黄色网站就报警。”10岁的女孩小玲(化名)虽然年纪小,但在短短三个月时间里,多次将上网时遇到的黄色网站网址提供给网络公安,她已经成为了福田梅林社区有名的“网络小警察”。
昨天,小玲的外婆张阿姨告诉记者,别的家长非常反对小孩上网,害怕他们玩游戏成瘾,也害怕伤害眼睛,但她很支持外孙女上网。她称小玲上网有一年多了,除了聊天、玩游戏,还查资料,而值得骄傲的是,小玲在网上开始“见义勇为”地举报黄色网站。
“大家都称你是网络小警察,你觉得这名字好吗?”面对记者的提问,小玲的回答格外老到:“这太过奖了,我做得还不够呢!”她告诉记者,她经常在和同学聊天时,弹出一个网址来,第一次出于好奇,她点击进入后发现是一个色情网站。第二次,和朋友的聊天对话框里不仅出现了一个网址,还有网址说明,称是激情四射的成人游戏,并且公然表示为了避免公安查处,只能3天免费注册,“我一看就知道肯定又是色情的东西,就在公安网的网络公安处报案了。”小玲表示,一定要号召同学们都参与到打击色情网站的活动中来。

在梅林社区工作站上班的朱女士对记者表示,早就听闻社区里有一个懂事的孩子经常网络报警,她也尝试让儿子上网抓“坏人”,培养他的正义精神,也能让其自觉学会明辨是非。

2007年4月21日 星期六

踊跃

 自从我提出要归还这500元后,认领者非常踊跃,如果每个认领者都给500的话,我估计要把新书分上下集出了,把现在写完的马上出版才够。所以这也不是个办法。这位朋友既然这样帮助我,想必也不希望被退回(如果什么时候您困难了我也愿帮助你),所以,这钱我留着,连同以后我打官司赢的钱或者其他不属于我劳动所得的钱财,交给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另外告诉大家,如果您要献爱心,请将钱亲手或者直接交给需要帮助的人(就像这位给我寄500元的朋友那样,但请不要放在信封里,汇款会比较安全)。不要参加任何机构组织的捐款,包括希望工程。更不要去相信傻逼慈善基金。尤其是后者。希望大家能认识到很多慈善基金的伪善面目。如果你觉得你可以帮助到遥远地方的人,那就错了,除非转交你的钱物的人是靠谱的。你的方圆十公里内肯定有需要你帮助的人。

2007年4月20日 星期五

寻好心人

上几期发了催债文章,见到了点成效,所以现在暂时有钱过日子了。但我的目的完全是为了通知一些尚且欠我钱的单位公司个人。前几天家里收到了500元的捐款,没有署名和地址,还有一些零钱,一看就知道是某位同学省吃俭用给我寄来的,我很感谢和感动,请你将你的地址留言在评论里或者重新邮寄过来,我确认以后帮你寄回去。大家千万别再给我寄钱了,我只能说,我有钱了,我发了。

2007年4月16日 星期一

再几个推荐

姐姐徐的电子杂志开张了,虽然我始终没有下载成功。地址是这个http://www.kaila.com.cn/laoxu.html
唱片公司的新人黄龄,很有风格,走又黄又灵的路线,新歌《痒》,很好听,歌词也不错,就是MV有点次。真人不是这样的。地址是这个 

http://v.blog.sina.com.cn/b/1993192-1281047653.html

徐浪是中国最好的拉力车手,在亚洲也是顶尖水平,但是骑自行车屁股被戳了个洞,需要寻求安慰,地址是这个http://blog.sina.com.cn/m/xulang

王睿是中国最全面的顶尖车手,喜欢参加自行车比赛,但冲了一个坡几次都失败后才知道原来自己走反了,那坡是应该骑上去的,地址是这个http://blog.sina.com.cn/m/wangrui1001

2007年4月13日 星期五

推荐一部电影

叫波拉特。

2007年4月12日 星期四

雅典娜和她的圣斗士——我的三个发现

有北京的报纸提出了他们细心观察的结果,就是我那篇《卡门》文章发表在郑钧的两篇文章之前许多个小时,难道我已经未仆先知对方要写什么,并质疑这是我和郑钧的联手炒作。

  其实是这样的——以前在笔仗上,我是看见你写我再写,但这样的缺点就是碍事,因为我经常在外面玩,也不能分分钟上网,容易贻误战机。随着游戏经验植的增长,我突然发现,和WINDOWS一样,我升级了,已经可以做到预判。那天半夜写完顺带提了郑钧一句的《最近的一些安排》后,正要睡觉,但我突然感觉郑钧会在当天按捺不住,说些类似高晓松当时的怪话。不过我白天有事,没空陪人玩,索性就先写好了文章,存在WORD里,起床后觉得似乎存在BOLG的草稿箱里比较方便,于是就放到了草稿箱里。此时郑钧还没反应,我就出门玩了。玩到半夜还在外面,用手机上网一看,应了,就打电话给朋友,告诉我的BOLG密码,修改几个字,发了。但新浪一直有个奇怪的设定,就是发表时间按照放在草稿箱里的时间为准。这就导致了细心朋友们的误会。

  至于修改了哪,就是我唯一没有预料到的地方,我草稿箱的原文里是一篇,不料他一下发了两篇。我就稍微加了点话。

  先预判准备好,再用手机上网,再电话远程发射,真是最新的技术。也是我的第一个发现。这样我才能觉得好玩一点。如果鲁迅梁实秋知道2007年的笔仗是这么打的,不知道什么感受。

  但是,这次是丝毫没有价值的笔仗。两个男的毫无观点在那里婆婆妈妈。其实郑钧足够聪明就不应该回应。这有什么可回的。你还说我骂人,我还真是一个脏字没说,你那边倒是不少不干净的话。我只有一句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这没办法,自古这话就是这么说的,但我又找不到同义词来这么精确的表达你的行为,好吧,那以后就叫做了嫂子还要立牌坊。

  但是,郑钧的理解显然有问题,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装不懂,我说的“立牌坊”是指他的那个关于为什么在骂完超女后还要去做评委的一个申明。太装了。他几个月前骂超女和多看不起这类节目的评委工作的言论历历在耳。其实你诚实诚恳一点大家都能理解的,新唱片要出了那节目收视也挺高的,那边的出场费也不错(当然你现在可以马上再发一类似的申明说你没拿钱,真是去挽救音乐的)。但你那申明太次了。居然道貌岸然的辩解说自己是去以正健康视听。不知道你们公司怎么想的。你还一再转移视线,说自己指责超女和阿牛是我所谓的立牌坊。我不知道你什么逻辑,那说的是你正在做嫂子。牌坊是你的申明。为了让你理解我觉得我自己罗嗦死了。

  郑钧的文笔我就不说了。

  不过我发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地方,郑钧发回应文章,都是一次成双,呈人格分裂状,第一篇先过了过嘴瘾发泄一下,第二篇就开始修正装逼了,这难道就是修正主义?我怎么觉得更像修正没主意。A1中,他意淫奚落我一下,A2里马上表示自己要专心做编曲做音乐,B1里大篇幅的再逞好了口舌之快,一分钟后的B2里马上表示自己太无聊了应该爱谁谁,不搭理我。这太好玩了,像极了电影里瘾君子吸完爽过后表示自己再不吸了。可你爽都爽了,有种就在犯毒瘾的能忍住,那就真成了。这也是他一惯的作风,做嫂子立牌坊,而且不用从他的语句里看出来,大家从他发表文章的模式里就能看出来。这堪称史上立的最快的牌坊,也是建筑史的奇迹。

  其实,如果我是他,我就把那篇B1删了,空留B2,这样显得好看和摇滚精神很多,也能突显出我的絮叨和不大方。论战就是这样,他写得长,你一定要回得短。当然,这短句一定要精辟,对方就会很难看。以你对文字的把握和如今的精神状态,我判断是写不出来的。所以我放心。其实到现在已经够无聊了,因为我们不是在谈论一个观点的,纯粹个人恩怨,这是我就你这事的最后一篇文章。你应该不回应,这样还能酷点,因为我才写了一篇加一句,你就四篇了,而且看得出来你有点急,强装嬉笑怒骂。这样不好,心平气和,别再理我,才能挽回车轱辘事件损失的形象,也免得你车轱辘话来回说。

  当然,我也是逞逞口舌之快而已,是男人,就约一个时间,约一个地方,约一个房间,选好武器,CS。还有,今天的文章我是现写的,如果能预判到这程度,我就成史搞飞了。

   

  我还有另外一个大发现,就是徐静蕾的博客链接里的男性朋友大多和我都已有过节。徐静蕾是我的好朋友,她是很义气的一个人,所以这点我有点过意不去,让她有点稍微难做。我不是故意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脑子里冒出来的情景是雅典娜和她的圣斗士们呢。

2007年4月10日 星期二

中年才子卡门

 既然我提了一句,郑钧就发了两篇说话阴阳怪气的文章,那我就给他一大点的,说说这个我以前还挺喜欢的歌手。

  我完全不认识郑钧,唯一的一次曲线接触是在去年,我的第一支单曲发的时候,突然听闻山的那边海的那边郑钧似乎有点微词,因为歌的名字叫《私奔》,但郑钧说,这歌是他在好几年前就决定要在好几年后的今天唱的,证据是他在一本叫《菜刀温暖》的书里预告过这事情。当然,他可能把自己的书当毛选了,人手一册,反复朗诵。我还是真不知道这事情,记者问我的时候我还犯糊涂,把名字给彻底听错了,想菜鸟怎么能三温暖呢。但人家毕竟是我一个好朋友的好朋友,我觉得不合适,怕真伤了别人的心,如果明天有人出版一本讲做爱最光荣的书叫《光荣日》,我也肯定挺郁闷的。

  在珠海比赛的时候我给徐静蕾打了个电话,让她帮忙传达下,我这是真不知道你已经预约私奔在我前面了(虽然陈升在好几年前就私奔过了,8年前的超载也早私奔过了),如果你的歌做好了,我可以说服唱片公司,我就晚发几个礼拜,让您杆位首发。因为我对此还真是无所谓。后来老徐回话说,他说,没事。

  再后来看见几个采访,大意就是郑钧说,音乐这事情,还是要看实力的,用作品说法,不是歌重个名就能成了的。语气就像昨天那两篇文章那样阴阳怪气。我当时有点懵,不是说了没事吗,何必背地里来这手呢。再后来看了他对MV的两个创意,一个要空间交叠一个要时间交叠,果然是影象爱好初学者最喜欢的模式,杨述算是不错的摄影师,拍过几部号称电影的高晓松也在现场指手画脚,这些人凑一起是在拍学生作业吗?到最后,看见郑钧说自己最满意的一个镜头是一个打太极的在路上逆光打太极,我就彻底被他在影象方面的独特品位所折服了,(http://www.6rooms.com/watch/321377.html,1分08秒处)原来他最喜欢的是城市宣传片的景啊。古代,现代,树林,酒吧,太极,乐队,真是太富有寓意了,太象征了,这是国际大导演张艺谋的必经之路啊,这不就是古今大战秦俑情嘛。

 

  HIGH和傻,只在一线之间,郑钧让我相信,才华这东西,真的是会随时间变化的,霸王硬上弓不一定就能射出去。关键是这人今年的言行让我越来越讨厌,他再次映入我眼帘是一个娱乐节目,他的越野车在自己公司门前乱停,给保安锁了,结果他下来发现自己的轮圈刮伤了(摇滚歌手真细心啊,这要是我,估计一年后还发现不了),就起了纠纷,他一定要保安赔自己的轮圈,说要好几千一个呢,保安说你乱停而且不是我干的,后来人来多了,保安头子答应陪一半,郑钧不干,说自己一下午什么事都没干,都耗这了,你怎么都得赔齐了。就这么着,轮圈的小刮花搞了一个下午没出结果,后来说,解决不了就起诉上法院。

  当时我就在电视机前直感叹,这多大的事啊,还要上法院。你觉得人家横,他的错,看不顺眼,还嘴硬,你直接揍人家一顿完事。如果自己的错,把车开走就行,为这一个轮圈鸡鸡歪歪几个钟头,这行为真是太本性毕露了,你在台上假疯假摇滚十年都摧毁在你弯腰爱抚观察自己的轮圈的一秒。反正换我,我几次停着别人骑车划了我的车,还有一次一工人搬东西划了我车,还有人走路嬉闹把我反光镜都撞飞了,我连车都没下过一次,直接摆摆手让人走了得了,自认倒霉吧,我赚的钱没郑钧多,但我还真比你大方,就算人保安学生工人掏出三四千块钱,我还收不下手。虽然有些人的确可气。我大前年宝马方程式比赛前开宝马中国提供使用的325,在上海南北高架下被上海大众的一辆出租车追尾,保险杠都快掉下来了,我对司机说,我自己的车就算了,但这是宝马提供我用一个礼拜的,你得想个办法让你保险公司或者交警提供一个证明,宝马那里好走保险,司机下车就说,我的车扣进去就不能做生意了,然后掏出几张钱,说,咱们私了,我赔你钱,三十差不多。塞我手里跳上车就跑。这是我开车生涯十几次自己无过错收事故的唯一一笔赔款,宝马的后保险杠,三十人民币。这要是郑钧,那人得要被追杀吧。我觉得我的行为倒是挺摇滚歌手的。我不得不自我标榜一下,我有的是品行不好的地方,但这样鸡歪的事,我可干不出来。

  有些青年才俊,到中年后更有魅力,有些反之。对吧,为一轮圈人家保安只肯赔一半而要上法庭的摇滚歌手?

 

  第二次进我眼帘是一次电视台的节目,不知道颁奖还是什么,最后支持人要求一起合唱阿牛的《桃花阿朵开》,郑钧就很不乐意,说这不是音乐,特别掉份之类的话。我真不明白,那你去干嘛了。你不去不就成了,既然拿了钱一定要去,你不跟着一朵朵不就行了,犯得着这么说吗。阿牛那怎么就及不上你的歌了,既然你看不上眼,那你和他站在同一个台上干嘛?经过研究,我发现郑钧最喜欢说,某某某那不是音乐,什么阿牛那不是音乐,超女那不是音乐,全世界就他郑钧的山歌是音乐。

音乐就是一消遣,往大了说,人保安锁你轮圈的时候发出的嘎吱嘎吱,那也叫音乐,鸡在田间能叫出音乐,鸡在床上也能叫出音乐。往小了说,你说人家超女的那不叫音乐,人家不也是翻唱着别人的歌吗,如果超女翻唱了你的歌,这叫不叫音乐?是你的歌本来就不是音乐呢还是他们唱的不够音乐?你把自己的东西当高级的音乐,人窦唯的歌索性连词都没了,那不彻底音乐了?你这行为倒是跟白烨有点接近,我说是,就是,我说不是,就不是。

  本人比较笨,觉得这些都是消遣的东西,只分幼稚不幼稚,没有高深不高深,所以,大家都是。

 

  但今年他居然去做了快男的评委。但考虑到自己以前大嘴,所以公司还发了一个申明:郑钧先生一直认为选秀节目本身并不存在问题,所以郑钧此次决定担任《快乐男声》的评委,并希望能本着独立、专业、公正的原则,帮助大家选出最悦耳的‘男声’,以正健康视听。”

 

  连去做评委的目的都是那么的伟大和艺术家——以正健康视听,我一开始还以为这是广电总局发的一个声明呢。我愉悦的告诉大家,今年的《快乐男生》成功了,可以预见的是,只有《快乐男生》里的快男们的歌,那叫音乐,其他各个选秀节目里的选手,你们那些东西,能叫音乐嘛。别跟我说你们和快男翻唱的是同一首歌,哪怕你们翻唱《同一首歌》,我郑钧说不是音乐就不是了。想起湖南卫视《快乐男生》前几天很热情请我唱他们的主题歌来着,我推辞了,还觉得挺不好意思,因为人家也很诚恳,一开始还庆幸来着,因为听说歌词是郭敬明写的,我再去唱,夫唱妇随,娱乐到死。现在真是非常后悔,因为我失去了一个让郑大师开光,把自己的鸟语变成音乐的机会。

  恭喜湖南卫视终于有音乐了!

 

  另外我琢磨着郑钧文章的语气,觉得似曾相识,就是不好好说话,把对象意淫成他所要意淫的东西,比如江南女人,该参加比赛的选手等,然后自己还倍儿开心,觉得文笔特好,我怎么这么会比喻啊——高晓松就是这么说话的。看来物还真是类聚的。这两人都是我以前挺欣赏的歌手,现在只留下许巍一个了。其实你我都一样,人人都在装,关键是要装像了,装圆了,有一个门槛,装成了就迈进去,成为传说中的性情中人,没装好,就卡在那里了。郑钧就是卡门。

最近的一些安排

前前几天做了一个电视节目,其实我说被骗去只是开个玩笑,我若那么傻早被拐卖了,所以大家也不用说主持人或者节目使诈,错是在我,是我一开始答应去捧场,后来临时变卦反悔。因我觉得我不大能聊天,只能一问一答,不问就不答。怕会冷场。要感谢陈辰和他父母精心准备的饭菜。只是关于那只流浪猫,节目里的只是我说的过程的三分之一,后面还坎坷的很,但被剪了。另外要批评现场的摄制人员不是非常的礼貌。我很好脾气的别人就不一定那么好脸色了。我错一次你们错一次,扯平了,日后谁也不欠谁的。
 
最近也依然不会参加任何电视节目,出席任何活动嘉宾之类活动,之前两次上镜,纯粹捧场还人情。我从来没接到过加油傻男儿节目的任何邀请,也不会做嘉宾。我不反感这些节目,有时也看觉得挺好玩,但请不动我做评委的,我博克里申明也挂了很久了。给多少钱都没用,所以各大节目就放弃了我吧。我可不像郑钧那么傻装,前脚刚骂完这些选秀节目和超女的歌那不叫音乐,后脚就去做评委了,还做婊子立牌坊发了一申明说这是为人民的娱乐负责把关,以正健康视。另外韩国双龙汽车发的一些广告,大意是参加上海车展双龙汽车的一个节目,就可以与我亲密接触。我也根本不知道这事情。可能上汽集团和我的车队有些关系,但出于礼貌,这样的亲密接触最好能事先征求我的意见,万一真来几个要和我接触并亲密的,我不在上海,人以为我收了你们好处还要放人鸽子呢。

2007年4月4日 星期三

开发新用途

最近做了些不太高兴的事情,不过无所。另外自己的一台最老的很有感情的EVO V RS赛车还没有修复,这是我第一台属于自己的快车,后来用于训练比赛,再后来发动机也爆了,放在车队两年一直没修,缺很多配件,刚下决心去修了,结果突然有两个朋友急用,借走了两笔钱。加上新书也推迟了很久,卡里快没钱了,所以今天开发一下博克的新用途,就是催款,尚欠我钱的出版社或者公司,请和我结帐;向我借过钱的朋友,如果你最近手头宽裕,请还款;冻结我卡里几十万的朋友,也请适当放点。谢谢你们。因为对象众多,而且有些我都找不到你们了,所以只好这样,我的手机号码没变,八年一直用的是这个。

2007年4月1日 星期日

人生乐趣

这也是一个无聊的日子,不知那些活的特严肃的人想出的节日。很多人既不会玩,也不会笑,开什么玩笑。
我这一生致力于对各种事物开玩笑,觉得到现在的经历就是一个大玩笑,对我而言不需要专门一个日子。
但今天要换首歌,张国荣死的时候我正开车从北京回上海,在河北和山东的交界。说实话,四年前的当时,我只知道此人唱过倩女幽魂。
好风光似幻似虚,谁明人生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