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29日 星期六

太贵

前几天从北京开车回上海,路过了几个休息站。在高速公路的休息站消费是实在没有办法,但是,显然他们要比我们更加明白这一点。我在阳澄湖吃了一顿饭,25元,在新泰休息站吃了一顿饭,20元。阳澄湖那顿口味和服务态度就不说了,但可喜可贺的是,我见到肉了。新泰休息站是自助的形式,20元一位,一共将近20个菜,远远看,餐厅上面的照片都是大闸蟹和红烧肉,走近一看食物的实物,春意盎然,绿油油的。我一开始没在意,吃了半天觉得缺了点什么,仔细一想,原来是没有肉。
  这实在很难,20个素菜里看不见肉,而且那些素菜还不带重样的,那需要多么精心的准备啊。敢情这是招待少林的最高规格啊。当然,新泰的休息站的工作人员人品还是不错,因为我看见餐厅的大堂里挂着一幅锦旗,是山东省体育局的人表扬该餐厅员工捡到了他们的女儿后,没有像很多新闻里说的那样,强迫人家卖淫或者乘机揩油,而是选择了毅然归还——餐后不慎千金失,品德高尚物还原。
  除了吃饭,高速公路休息站里的商场也都很贵,快和机场有一拼。唯一比机场厚道的是吃完饭再出发的时候不用交休息站建设费。
  按照我的经验,再休息站的餐厅里吃的东西,外面也就卖5块钱,也就是说在休息站里贵了4倍。而且还难吃。我必须发扬我们民族的美德,扣帽子——现在的卡车司机事故率这么高,是不是因为没吃好造成的?
  当然,这些对我本人来说影响不大,我三年吃不了一顿,但对于那些常年跑京沪线的卡车司机来说的确挺辛苦的,又贵又难吃。以前看见他们吃泡面,觉得挺心酸,现在看来,还是吃泡面更强。

2007年9月25日 星期二

假装火车

 前几天的马六围悍马事件现在终于差不多过去了,上期的《南方周末》假装从公正的和与众不同的视角出发,描写了一下这个车友会的生活方式,当然,基本也真不到哪去,比如他们用来撑门面的那句--“我们车友会不少人家里也有法拉利这样的跑车,但是参加活动都是开马六去的”。 
  借我"不少法拉利"搂一眼。
  但是,事到如今,指责是应该的,事实的确是他们错,但也没必要到不可饶恕爹妈死绝的境界,世界上比这恶劣的事多的是,发生在你身边你敢怒不敢言的也一大堆,就算人家不道歉,那就让人家去好了,就像郭敬明抄袭这事一样,已经过去了,罪不至死,不能因为两人的距离是隔着电脑八杆子打不着,就说个没完来表现自己的伪正义感,你真有那么正义吗?
  但基本上大家都忽略了这个,就是他们说的“我们开的是每小时90公里,高速限速是每小时100公里,悍马冲进来,想超车”以及围攻的理由“悍马打乱了马六的队列”。几乎任何国家都有类似的规定,超过一定的数目车辆,在马路上列队行驶是违法的。大规模的列队行驶一般是政府行为。但我们国家一方面喜欢热闹,觉得团结,一方面其实大家都有那么点特权意识,所以很多车友会活动都喜欢列队行驶,而且一但自己那妖娆华丽的队型被打乱,就急了,什么警报器步话机等汽配城几十块钱装的假货都用出来了。就像你开着20万的车出门,感觉腰杆没那么硬,但50台车一起出来,就感觉自己开着一台1000万的车一样,大了。
  我个人不喜欢参加车友会活动的原因是不喜欢列队行驶,一排车这么开着,太无聊容易瞌睡。但我见过无数次车友会列队行驶的活动,的确非常的妨碍交通,国道和高速公路都是一样,因为他们的假团结产生的特权意识,导致他们就像贞女一样,不让别人插进来。公路上就一两条道,有的时候你们占满了所有车道,又开那么慢,对于插队车的处罚比国宾车队都狠,的确很讨厌,甚至连扔个雷进去的想法都有。有几次我没办法开到他们队里去了,音高和音准的不对的假警报叫成一片,我在会觉得特搞笑,敢情你们这是护送我呢。当然,碰到一个没我那么看的开的,到队伍前面去刹一脚车,后面就得追成一串,而且是同一牌子同一型号的车,也很壮观。
  我自己就看见过一次类似的,上次在北京比赛的时候,去往赛车场的路上,标致206的车友会活动,在离开收费口不远的地方,大水冲了龙王庙,七八辆206非常可爱的轻微追尾在一起。在各个论坛上,因为列队行驶,导致全队追尾的也不少,某中华车友会,也是列队行驶,使横,结果被人报复,到队伍前面去刹了一脚车,车友会追成一片,还都是自己全责。
  所以,以后的车友会活动,还是约定好,然后差不多时间大家各自开到目的地就行了。有什么好排队一起开的呢,借用组合的而形成力量都是件丢人的事,实在没什么威风的,要伟大,别伪大,没事好几十辆汽车开一起,意淫在执行公务,假装自己是个火车,我个人是实在觉得挺傻的。就像我的广东朋友说的,你有阿力,我有阿力,大家都有阿力,街上开车,不要再施加阿力了。

2007年9月24日 星期一

礼物

 因为脚伤的原因,这次的北京场地赛我星期六才开始试车,据说那天是中国的无车日。出门就堵车了。到了赛车场还差点错过了第一次试车。下午直接就排位赛了,赛车的情况还算不错,在世界无车日上得到了一个反动的赛车杆位。哪天我的右脚还是有问题,踩刹车没有感觉的回馈,练习还冲出去了一次。后来就一直不大能踩动刹车,估计就是因为刹不住,所以才比较快一点。今天比赛也很顺利,做出了全场最快单圈,最后也得了冠军。我琢磨着我应该下车假装脚疼并且晕倒,这样就是一部主旋律励志片。
队友王睿一开始给了我一些压力,在后面追的很紧,后来他有了一个失误,就拉开了距离,最后他换档机构又出了问题,只得了第四,不过车队终于提前一场获得了年度车队总冠军。感谢车队和维修技师的努力,以及今天来现场的一些朋友们,以及北京协和医院的外科急症医生帮我拆线。
  这让我想起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时候,想换药都很艰辛,首先,外科在三楼,伤胳膊断腿严重点的估计得死在路上,但最神奇的是,周六周日医院的医生都不上班,不营业。你见过周末没医生的某直辖市第一人民医院吗?周一白天有事,晚上走急症去换药,医生不让换,说急症没这个项目。我说我只要换个纱布就行了,医生死活说换药室已经关了,不能操作纱布和橡皮膏等项目。莫非急症来这里的外科病人都是消毒一下然后敞着伤口就回去了?最后还是去了药店买了一堆东西,后来都是自己换的药。看来还是不求人比较好。我本来想不求人自己拆线来着,但实在不知道怎么拆,哆哆嗦嗦去了上次缝合的协和医院,说我实在是门诊的时间过不来,明天就要坐飞机了,时间已经超过,医生考虑了一下还是帮忙拆了。本来去医院的人都挺不方便的,我已经算是最轻微的情况了,而且自己还有车,算是不便中的大便。所以有时候举手之劳,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紧急的情况要处理,医生应该人道主义一点。
  出协和医院的时候看见几百人人在排队挂专家门诊,有的据说已经排了几天,觉得非常心酸。里面有的是家属代排,有的是专业排队,有的是病人自己在排,至少还得等10个小时才能看上病。如果下雨,就得淋了,既然协和医院的专家像超女一样吃香,两次去都见排这么长的队,我觉得至少应该做个遮雨的。
  跑题了。过了今天就26了。我的观点还是和我爸一样,虽然今天的生日很开心,但如果生日不开心也别落寞,人的生日其实只有一次,就是你生下来的那一天。

2007年9月22日 星期六

标题

今天的首页新闻:
 
28日徐克林岭东杜琪峰独家做客 长得丑惹谁了
 
刘青云夫妇恩爱逛街 评:“红”灯下丧命,怨谁

美丽的唆罗河

我看电影基本上在郊区的新城区的一个新建五星电影院里,这个电影院有一点点超前,环境很好,但人很少。无论什么样的电影,去那里基本上都等于包场看。而且都是首映的当天。黄金甲几人,伤城包场,天堂口包场,太阳照常升起六人,最后看完变成了三人。在看天堂口的时候,我差点起立鼓掌,尤其是扮演苦难的乡下人但操着一口华侨口音的吴彦组拿着把小手枪,三发子弹杀了五个人的时候。 

在看太阳照常升起的时候,我前面坐了两个女的,让我一生难忘。姜文一直在追求HIGH的片子,但怎么追求都没有这两个观众HIGH,他们五秒种要笑一次,就像是美国情景喜剧片现场卖笑的观众逃出来的。片子的第一镜头,他们大笑,里面的人几乎每说一句话,他们都笑的快不成了,镜头里出现陈冲的口罩的大特写,就一大白屏,他们也笑,甚至开场看到了电影局放映许可的那条龙,他们居然也笑了。我在他们上面揣测她们是什么身份,什么路子啊,难不成笑气中毒了。 

后来我想,可能是姜文七年拍一部电影,这两个女的是姜文的忠实粉丝,姜丝,所以憋坏了。我正想着,在看到第二个黄秋生的故事的时候,他们突然站了起来,走了,从此以后再没回来过。这比电影难懂多了吧。 

最近姜文的创作和王朔的都有一个趋势,就是宣传的时候说,这很难懂,然后一大帮笨蛋在那里喊,我看了,真的不懂。但最笨的那几个就在那喊,我懂了。很多时候其实是人家在逗你玩,但问题是这样的逗你玩是不是有必要。这些作品里其实没有什么在我们国内来说敏感到要玩点智商的程度。对于姜文的这部电影,有人感叹于他的想象力,感叹于周韵踩着一片泥巴就漂走了。如果觉得这样很HIGH的话,大家可以去看看国外一个叫《地下》的片子结尾,看看人家是怎么脱离共产主义社会的而漂向共产主义的。但我们不能这样拍。 

至于我们喜欢的所谓HIGH,手法HIGH和想法HIGH是不一样的。这部电影里,对于看电影比较少的人来说,我们的确可以看见了一些比较HIGH的手法,但没有HIGH的想法。火车旁边的歌舞虽然HIGH,但歌舞本身其实就是个HIGH的东西。如果湖水和草,蓝天白云都能很HIGH,那就真的很HIGH。 

至于国内很多观众喜欢看的所谓故事,我一直觉得这不重要。电影和小说一样,情绪气氛感觉是重要的就是——情怀。重要的,而最最你要去看曲折离奇的假故事,那就去看《故事会》吧,你要看感人肺腑的假故事,就去看《知音》吧。或者你去看电视剧吧。里面什么故事都有了。《太阳照常升起》也没讲个什么复杂的事,说到底,它其实就讲了大水冲了龙王庙的故事,告诉我们,其实什么事情,都是过不去的。虽然姜文说,这片子告诉我们,没有什么时候是过不去的,明天的太阳照常升起。 

但这依然是国产电影中很好的电影,他在一些气氛的营造上很好。音乐和景的配合都让人觉得舒服。而且导演本身也有追求和品位。影片也有了他的情怀。这是国内的少有的拥有情怀的电影。我个人不是特别喜欢第一段,但比较喜欢第二段。尤其是黄秋生唱歌那段。至于黄秋生为什么莫名其妙死了,废话,不死的话你们能讨论吗。
和朋友何东的意见不同,虽然大家都赞叹于片子的想象力,但我觉得这部片子缺少的,就是真正的想象力。但这不是片子主创的责任。


(原来发布时间已经找不到 是我根据电影上映时间自己写的)

2007年9月19日 星期三

这不是国际濒危的保护动物吗,杀了两都敢上新闻?

 昨日凌晨,连江北茭村渔民又在附近海域捕到一条8吨重的大鲸鲨,而这一次是一条雄鲸鲨。3天来,北茭村渔民已连续两次捕到大鲸鲨,前后一雌一雄。当地渔民纷纷猜测,痴情雄鲸鲨是为了寻找雌鲸鲨被捕的。 

  与13日捕获雌鲸鲨时一样,捕获雄鲸鲨的过程惊心动魄。先是鲸鲨撞网、垂死挣扎,后是渔民收网、艰难回航上岸……

  这条鲸鲨约有8米长、8吨重,上岸后即被鱼贩高价购买。昨日凌晨4时许,鱼贩动用20几吨吨位的大吊车,才把鲸鲨吊上岸,装上20吨吨位的大货车,于昨日清晨6时许送抵福州市水产批发市场,10几名工人4个多小时才将它宰杀完毕。

  相比几天前捕获雌鲸鲨的刺激兴奋,此次雄鲸鲨的撞网被当地渔民赋予了一些悲情的色彩。

  有着30几年打渔经验的林老伯告诉记者,北茭村每年都会捕获几条鲨鱼,他们对鲨鱼也有了许多了解,鲸鲨是很痴情的哺乳动物,通常会一雌一雄成双成对出现,一旦两鱼游散,就会四处游荡寻找对方,不愿意单独离去。

  林老伯说,3天内两次捕获的鲸鲨重量差不多,被捕时都落了单,且捕获地点相近,都在北茭村20几公里外的海域,他猜测这两条雌雄鲸鲨本来是一起来到该海域的,期间两鱼不小心游散,或是雌鲸鲨不慎被捕,雄鲸鲨随即在周围水域寻找雌鲸鲨,才落入渔民撒下的渔网。

 

  据我所知,这是一种能活到60岁左右的大鱼,虽然又鲨又鲸的,但不属于哺乳类动物,完全没有攻击性,靠吃海里的浮游生物为生,这么大个鱼不吃鱼,所以长的比较慢,好几十年才能成年交配,喜欢雌雄两条一起结伴活动,也很少早恋,长的实在太慢,所以很多没能长到可以交配的岁数就被人类吃了,导致数目越来越少,在很多国家已经是濒危保护动物,甚至是特级,这大鱼已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中国是该国际公约的缔约国。因此,抓这个大鱼也算违法吧。看这新闻的意思,好像是很鼓励这事,渔民也兴致勃勃的传授经验。看着新闻的感觉就像是一卖白粉的在百家讲坛上教授怎么提炼纯度更高的海洛因。莫非是因为咱们的国宝是熊猫,熊和猫又都爱吃鱼,所以鱼就活该倒霉?

  而且,一般这大鱼经常夫妻一起活动,抓一个以后,另外一个会老在那片水域找自己的伴侣,所以很多渔民会继续等待捕捞第二个。这事干的也太人类了,咱不能把人性藏一点吗。

2007年9月16日 星期日

悼念

世界拉力锦标赛前世界冠军科林麦克雷。去年去世的伯恩斯也可有对手了。

2007年9月14日 星期五

咨询

1:我的电脑现在老显示VALUE CREATION FAILED"AT LINE 903,今天有了进展,变成了VALUE CREATION FAILED"AT LINE 422。这是怎么回事。谢谢
2:我如何才能把的(新浪)博克的左上角的“我的2002”和“我记录”以及“我突破”这三个膏药给删除了呢?实在太像电线杆上性病广告了。 

2007年9月12日 星期三

2007年9月11日 星期二

最近几天

排位赛前更换了发动机,退后十位发车,从第12出发,最后是第2名。回去以后就把脚给弄伤了,就打个车去协和医院,发现半夜3点多都是排队的人。我以为是快男的协和医院巡演。走近一看,都病歪歪的,想北京大半夜看急诊怎么这么多啊,眼看着自己包扎了一下的毛巾都快被血透了,想要不还是去上次给我拔鱼刺手术成功的中日友好医院吧。这时候出租车司机说了,没关系,这些都是挂专家的号的。 
  下车以后去挂号,顺着地上的血迹就到了外科。之前的一个小伙子手弄伤了,进了手术室。我的伤口得缝针。医生的手艺和态度都不错,缝了大概近十针。最后打了破伤风就回酒店了。其实这点小伤着实无所谓,但我最担心的是两个星期以后的比赛,也就是9天以后就要开始试车,不知道右脚能不能正常用。伤口在脚底和脚侧,正是踩油门和刹车要发力的地方。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愈合的快点。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医生读者提供快速愈合的歪门邪道。有疤或者有后遗症都没什么关系,关键是一定要快。最好在我们第一节试车的9月19日的上午9点25分可以愈合。
  值得赞扬的是北京正在迎接特奥会,所以社会上对待残疾人的风气还是不错的,我又穿着车队的衣服,又瘸着脚,又黑,人一看都以为是非洲来的运动员,对我都很客气。酒店的转门也为我开启了轮椅模式。昨天下午去看望王小峰和梁朝辉两位朋友时候,他们也都是标准的接待残奥运动员的架势。坐的东航的飞机,空姐也很体贴,问我需要不需要机场地面进行一些特殊服务。这要是我一喜欢洗桑拿的朋友在,当时就得问,你们这都有些什么特殊服务?全套多少钱?
  后来我拒绝了空姐的好意,说我自立更生,就是走的慢点。
  下了飞机我就后悔了,因为拖着行李,速度实在快不了。我尽量往旁边靠,眼看着旁边的人嗖嗖就超过了我,让我想起了以前场地赛我车坏了以后的场景。
  到了机场得接近半夜十二点了,因为太晚,所以没好意思让人接,就自己打车走,上海虹桥机场有一个服务,就是专门为像我这样的行动不便人士准备的,可以不排队优先上车,但我犹豫了一下,觉得还不至于要去要特殊待遇,一方面我还能走,另一方面实在害怕到时候《上海青年报》的眼线再写一个我在机场高喊“我是韩寒,我不用排队”以及“论名人的残了都想搞特殊的优越性”。
  但是我又后悔了,出租车排队的栏杆为了容纳更多人排队,所以设计的路线都是在来回曲折,不过我想这里走的慢点总无所谓了吧,反正前面还有好几百人在排队。可能特奥运没能在上海举行的原因,这里的气氛不是特别浓厚。我在推着行李怕影响队伍速度,所以一直全力在走,但也只能是正常人的速度,正就好比赛车引擎马力全开,但爆了条轮胎也快不了。过一个回头弯的时候,一个包倒了,我就绕到旁边去捡,这通道只能容纳一个人,所以在我身后一个有更年期焦虑症的中年男人就一直在后面语气强硬催我快点。我说,哥们,你心态不好,首先我的确走不快,你也看看我裹这么多纱布,我脚底刚缝了十针,其次,前面还有好几百人排队呢,你走再快不还一样得在前面排队等半个多小时吗。你人品差没问题,但关键是你怎么就想不明白事呢。
  走到了队伍尾,排了半小时,我一直在观察着队伍。行李塌了的事情经常有,虽然没有像那中年男一样急着投胎,但中国人在遇见前面的人行李倒了的时候表现的确要比外国人躁动很多。咱们多是东张西望抓耳挠鳃倒吸冷气啧啧做声。不过这属于抽样随机调查,所以不尽准确,我也见过不少外国傻逼,但的确,咱们要比别人焦虑很多。咱们在焦虑什么呢,况且还是在没有后果,走快了还得排半个小时以及股市一片大好的前提下。估计大部分中年焦虑的,家里都是儿子。我喜欢姑娘,我决定以后一定要个女儿。
  回了上海,发现车太脏去洗了一下,在24小时的洗车店,有一个不认识的年轻漂亮的姑娘也在洗红色MINI,这告诉我,我的确回上海了。于是,我将车停到她旁边,熄了火,订好酒店,取下安全套——不好意思,取下安全带,整理了一下衣服,把纱布打上蝴蝶结,慢慢推开了车门……  
  如果打开一个网页老显示不全,速度越来越慢关机时候提示VALUE CREATION FAILED"AT LINE 903。这是为什么?

2007年9月5日 星期三

还申明

近日,又出现假新闻,意思是我听说于丹表示欣赏和喜欢周杰伦,就骂道“她简直变态”。这假新闻编的太莫名了,把我写的像周杰伦的老婆似的。本人从来没有发表任何类似言论,接受过类似采访。以后请个别喜欢编对话的记者谨慎使用冒号和引号,不要编造。否则后果自负。反正法律不管用,我也有新办法,以后再有记者编造我干的事和说的话,我就不申明了,我记住你的名字,直接在博客上给你编故事,男盗女娼编几个还不容易,你们要告我,我就说是网友爆料。然后你自己去申明和解释吧。我相信我会写的比你写的更像真的一样,保证给你的生活造成麻烦。
  最近两个星期发了六个申明了。地球真是太危险了。

2007年9月3日 星期一

我酷毙了,他帅呆了

  因为我每年都有几十本假书上市,所以我最近又整理了一下我的假书,分成了几个系列。看清楚了,这可不是盗版书,盗版书再怎么盗至少还是我写的。但这次我要向大家介绍的致富行业是中国的图书盗版业所特有的,音乐盗版业和影视盗版业就只有眼红的份了。先介绍一下我的产品: 
  贱系列——《贱人贱事》《剑》。
  酷系列——这个就多了。有《酷》《我酷毙了》《谁比我酷》《再酷一点》《酷了一个世纪》。就差一本《酷到不行》了。看来在盗版商的眼里,我真的很酷。
  狂系列——有《狂》《狂荡》《我为我狂》《年少轻狂》和《我是我疯狂》。这个狂荡是什么意思呢?狂淫荡?其实这个系列应该和酷系列对应起来,比如《我狂毙了》等。
  帅系列——《帅》《他帅呆了》。其中,《他帅呆了》和《我酷毙了》这两本,是我的偏爱,一般一亮出来,你吓死了。
  幼齿系列——包括了《七色窗》《生命力》《邂逅十七岁》,《不由分说》《天使迷梦》《闯入乱世不了情》《烟花乱》等等。其中,我本人最想看的是《闯入乱世不了情》。
  色情多P系列——《春心荡漾》《流氓的歌舞》《六个宝贝》《青春梦》《痛》。
  刘翔系列——《青春跨栏》和相对应的姐妹书《青春无罪》。
  三重门附近系列——《三重门内》《三重门外》《三重门后》《三重门前》《三重门中》《三重门全集》《打开三重门》《三重门续集》《三重门特刊》《走进三重门》《走出三重门》等三重门前后左右。
  给曾子墨献礼系列——《墨》。
  给党献礼系列——《红色起点》《水晶誓言》《阳光少年》。
  对联系列——《驿动的年代》《叛逆的季节》,横批《破碎流年》。
  走进科学系列——《三重门之谜》《折腾》。
  赵忠祥的岁月系列——《岁月边缘》和饶颖的呼应版本《边缘岁月》。  
  光荣日系列——因为光荣日出版的拖延,所以先上世了两本假光荣日。最近又有一本光荣日的矮个兄弟版本,《光荣曰》。
  盗版商想不出书名系列--《就是韩寒》《韩寒最新奉献》。
  其他的普通不好玩的伪本,就不罗列了。应该有100本左右。谢谢和谐社会,让我著作等身。想看封面的,去http://post.baidu.com/f?kz=257856171或者http://www.twocold.org/bbs/viewthread.php?tid=1506&extra=page%3D1。但其中的《少年》是我授权的漫画,不算假书。手里有其他版本的,请在那个帖子里上张图,好让我知道一下我曾经还出版过什么书。
  各位郁郁不得志的朋友,各位想买基金但没本金的朋友,你想发财吗?去找个印刷厂合作,把你上网时候看见的网络小说扒下来,再挑选一个书卖的不错的作者,然后自己想一个出名,出版吧。如果你懒,你扒一篇网络小说就可以了,挨个作家出版一遍,这样的效率是最高的。保守估计,一个月可以出版十五本,每本可以销售五万册,一本获利两元钱,一个月就可以赚一百五十万。一年工作十一个月,还有一个月要去拉斯维加斯度假,那一年就可以赚一千六百五十万。1650万哦。而且绝对安全,几乎等于合法,基本没人来查你。名声也很好听,跟朋友一说起,你就是搞文化产业做出版的。这年头,卖白粉一年也不容易赚那么多钱啊,被抓到可是要枪毙的,那真的就是我酷毙了,这不值得。各位要抢银行的,贩毒的,绑架的,诈骗的,大家都来做出版吧。你们就是吃了没文化的苦,现在让你们享享做文化的福。虽然罪犯是没人来抓的,但我这样鼓励犯罪弄不好是要被抓起来的哦。所以赶紧了,趁这两年没人管。以后入这行的人,念在我指路,你们就放过我吧,易中天,于丹,余秋雨,郭敬明,他们的书都卖的很好。
本条信息免费。  

2007年9月1日 星期六

又是申明

最近在市面上发现我的杂文集子,名叫《坛》,为伪书。我本人并没有出版过这本书。这名字本来就是以前一本书的暂定名。因为和汉图的官司纠纷一直压着没有出版。出版了就要调解,但我一心想要对方输。结果和我想的一样,又被别家莫名其妙出版了。
  这真是美好的时代热情的国度,一半时间用在写书赛车玩睡觉上,一半时间用在发申明辟谣上。你说你说要出书了,马上会有好心人帮你写一本出版了。既然好心人这么多,相关文化部门也只负责告诉作者这个不能写,不负责告诉盗版者这个不能干,那这本书我就不出版了。叫《坛》这个名字的,全为假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