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30日 星期二

铁甲威龙,忍者神龟,出发

这套科技抓狗的工具,彻底使执法人员告别了”狗不动,我不动,狗一动,
我乱动“的不利局面。终于使得我执法人员在狗面前树立了威信和优越感。
而护甲一直延伸到私处,充分保护。当然,上半身太长的就没有办法了。
稍歪的国徽,透露我执法人员严肃中带着活泼的性格。一排六个人的队型,
隐喻着”让你丫遛”,三个人戴象征权利的帽子,三个人没戴,并不意味
他们不是执法者,相反,法更在他们心中,因为他们三个戴着表。左三的
神情显然说明他是专门对付斗牛犬的。祝这支高科技武装的队伍成功凯旋!
10月27日,郑州市城管执法系统各个单位在绿城广场 “集结”,鸣响非法犬只集中整治“第一枪”。

2007年10月22日 星期一

终于得到了年度车手总冠军

今天的比赛很激烈,可能因为是今年的收官战大家撞坏了车有可以修到明年的原因。我从杆位出发,第一号弯就被队友王睿顶了一下屁股,结果出现了很大的侧滑,好在救了回来,在大直线的尾端又和王少峰发生了碰撞,丢失了第一的位置。这下和我所在的车队的现役车手和转会车手都撞齐了。碰撞以后车的轮胎角度发生了变化,我一度以为自己要退出比赛了,结果车方向盘歪了,但是还能开,只是再也不能做出像拿杆位这样快的时间了,要慢了两秒多一圈,而且轮胎角度变化后迅速过热,情况每况愈下,但还要我坚持在了第三名。王睿在最后一圈超越了犯错的郭海生,得到了本场的冠军。最后我以一分领先王睿,得到了年度的车手总冠军。

  其实这场比赛我只要拿前三,无论王睿什么成绩我都得到年度冠军,但我并不想就此结束,我一直想在上海拿到冠军。比赛了三年,从来没有在上海得到分站冠军,尤其是今年,在上海拿了所有两场比赛的两个杆位,却没有能拿到分站的胜利,还是很遗憾。今年的场地赛结束了,总共六场比赛,我得了一个冠军,三个亚军,两个季军。三个杆位和三次比赛的最快单圈,但在上海,都把两次杆位发车的优势给丢了,对此我还是很自责。不过比较满意的是今年有着百分之一百的完赛和登台率,希望在稳定的同时,争取明年在正赛的时候做的更好.比赛前也要休息的更好,免得老在发车前的5分钟赛道开放时间里睡着。昨天晚上F1排位以后不小心关电视前看到邱淑贞和梁家辉激情演绎的《慈禧的秘密生活》,广告还插了特别多,不慎看到了早上五点钟,结果发车进赛道前又小睡了,HANS系统真是好东西,可以拉住脖子,方便睡眠。

  这是我四年赛车生涯的第一个全国年度车手总冠军。能够得到这个中国职业赛车的最高荣誉,除了自己以外,还要谢谢上海大众333车队所有人的努力,我的技师团队,所有车队赞助商,今天来现场看比赛的人们和我的朋友,还有大家都在参加抽奖时候看台上孤坐的我的家人。谢谢你们。还有,一般拿了奖是不是都得感谢CCTV的啊?谢谢喜欢我的人,某些时候,是你们让我前进,也谢谢讨厌我的人,前进的路上,是你们时不时踹几脚,让我走的更快。

2007年10月19日 星期五

谁转的钱

于上月月末,哪位朋友或哪家公司在我的建行卡里转进过一笔钱?请联系我。谢谢

2007年10月17日 星期三

这想象力

我很喜欢看中国的官方发明象征物起名字。比如当年那两只大熊猫,最后不出所料叫团团和圆圆,这中文很有讲究,用同义字但词就不同义,比如就不能叫“滚滚”和“蛋蛋”。最后团团圆圆算是符合了我们这类事一定要不过不失的原则。相比之下,以前的盼盼已经是很有想象力的了。
  然后福娃,叫贝贝,晶晶,欢欢,迎迎,妮妮,连起来念居然是“北京欢迎你”耶!
  但是最绝的是现在出的网络警察,杭州版本的叫“平平”和“安安”。但最狠的还在后面,就是全国版本的网络警察,就叫“警警”和“察察”。我昨天看到的时候还揉了半天眼睛,警察就是直接,连谐音都不带玩了。
  但其实,他们是有苦衷的,肯定把所有的谐音都想了一遍了,实在是不成。比如警警兄,他肯定不能叫晶晶,那是福娃;也不能叫井井,人以为是酒井法子;叫静静,也不行,那是女人的名字;叫惊惊,那就不符合我人民警察处变不惊的形象;叫茎茎,那就更加不行了,到时候配上另外一个“插插”,那就涉黄了,而那个“察察”,我仔细一想,叫叉叉,肯定不行,差差,岔岔,衩衩,茬茬,都不符合要求,所以,一狠心一咬牙,算了,本色出演。我估计,这就是警警和察察的来历。

大航海时代

(本人没有自愿参加"我的2008,我记录"活动,本人不是快男,请勿发送任何短信到指定号码为我拉票,以防通讯费用受到损失) 
 
  这是好几年前我特别喜欢的一个游戏,而且喜欢到居然没能玩一次。因为我记得那时候我家的电脑是286,内存就1个MB,运行的是DOS,还不能装WINDOWS,后来家里把电脑升级成了所谓386,内存有了足足4个MB,但还是不能运行这游戏。因为显示屏是黑白的。之所以特别喜欢这个游戏,就是因为他的名字好听。
  今年曹可凡的朋友小黄找到我,问我能不能去十月份的中国杯帆船赛玩,结果十月正是各个赛事都喜欢的日子,19,20,21正好是我场地锦标赛上海站的比赛,冲突的很严实。后来又碰到了中国杯的组织者,几年前从欧洲买了个帆船然后直接开了回来的老罗,所以前几天趁没有比赛去深圳玩了一趟。
  去深圳前把航班号发给了老罗,半天没回应,中国移动经常有这样朝发夕至的事情,也没在意。结果第二天,北京的罗永浩给我发了个短信,说,你昨天发我的那个代号是个啥子?
  一天多的时间,去海里玩了玩。我从小就很喜欢大帆船和摩托艇,但是因为实在离开遥远和始终学不会游泳,就没能研究。这次的中国杯之行解决了从小困扰我的一个问题,就是比如A和B住在两个地方,我从AB之间的一点开帆船去他们那里,但是不是风往哪吹我就去谁那啊?
  另外我问老罗,你们这比赛的时候万一连一点风都没有那怎么办?那观众岂不是都要等到中风?
  以上问题不提供答案。老有读者问我博克里的歌是什么,是张艾嘉的《风儿你在轻轻的吹》,正符合中国杯的要求,为了巩固,今天把歌换成张国荣的《风继续吹》。
  去海里玩真是很开心的事,回来以后我决定在老家旁边的臭水浜里先把游泳学会了。当然,和赛车一样,很多人都觉得帆船赛是奢侈的比赛,不是平民比赛,但事实上,只有平民的运动,没有平民的比赛。任何运动到了竞技级别,都是职业运动员的事了。和中国赛车一样,帆船赛也正起步,希望深圳的中国杯帆船赛的时候能有风,但别像中国赛车一样抽风。

2007年10月11日 星期四

推荐

 我所在唱片公司环球天韵,最近又出了几张怪路子的唱片,再次推荐一下。
  萨顶顶的《万物生》,特别推荐,此歌由高晓松作词。当然,我也作词一首,结果被枪毙了。萨顶顶自己也负责了很多创作和制作。萨顶顶的唱片据说在国外先发行了,过了一段时间再发行的国内。盗版商这次没有能够跟紧。唱片的图片有劳大家去搜索一下,我在外地,用的电脑没有改图软件,所以不能上传。这张专辑讲的是一个什么呢?当然,这是句疑问句,不是设问句。
  黄龄的唱片《痒》,这首歌在以前已经推荐过了,本人最喜欢唱片里的《红眼睛》,在这张唱片里,本人义不容辞作词一首,曲子据说是胡彦斌写的。可是大家都听不到的,因为也被枪毙了。当然,我宁可相信是小胡的曲子不行。但其实还行。具体的内幕就写在唱片的封套里面。黄龄是个很独特的新人。当然,除了双胞胎,每个人都是很独特的。
  女士优先,所以男的最后介绍,是兰花乐队的新唱片《我爱伪摇滚》,其中,我也作词一首,写的就是这首我爱伪摇滚,有了以上两次写和谐歌词被枪毙的经历,我觉得这次也够呛,但要命的是每次公司还都会请我写,我盛情难却,所以我就花了两分钟瞎写了一个,里面还有“你妈逼着你”,这样就有了一个不能用的理由,双方好下台,结果这个歌词用了。兰花乐队这次唱片的封面做的很加油好男儿,每个人都长出了一双无邪的翅膀,记得是艺人基本上宣传照都长出过翅膀,做插翅难飞状,一个女艺人还有一首歌,索性就叫阴性的翅膀,所以,这些阳刚男儿这次的阳性的翅膀,不知道能带来什么新鲜。

2007年10月10日 星期三

声明(2007声系列第12号)

 最近老觉得浑身不自在,仔细一想原来是没发声明。人家黄健翔是男人一样战斗,我是像月经一样声明。感谢华商晨报的记者孟丽的提醒。最近有一个我的假博客出现,就像CECT那么假,我其实在几天前也看到过,我还以为是自己的,因为一模一样,结果登陆了半天没能登陆上去。但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因为有人做个拷贝也无所谓。但这BLOG或者这几个和我的页面和名字都几乎一摸一样BLOG这两天老登陆其他人的地方去留言骂人,所以我非常郁闷这些人的动机,如果你看我不顺眼,这也太处心积虑浪费时间了吧。我一般从不在别人的BLOG上留言,所以希望大家明辨。谢谢。
 
   

  晨报讯(记者孟丽)昨日,记者在众多明星博客上都看到了韩寒的访问记录和他留下的诸多不堪入目的脏话留言。韩寒疯了吗?

记者通过调查才知道,原来这个“韩寒”是冒牌的。

冒牌韩寒大骂明星

昨日,记者在好多明星博客的访客记录里都看到了“韩寒”的名字,此人在许多明星博客、特别是选秀明星的博客上留言大骂明星,言语粗俗不堪入目,陈楚生、张杰、井柏然、乔任梁等当红选秀明星都无辜受害。

韩寒确实个性独特、敢说敢骂,可是不至于无聊到主动跑到不相干的明星博客里挑衅啊。记者带着疑惑点击了“韩寒”的博客,发现从页面布置到博客文章、公告栏、链接等都是韩寒博客里的内容,但其博客内容只有3页,且都是这两天里发表的,每篇博文的阅读数和回复数都不高,但博客的总访问量竟然达到了99999999。博客上最新发表的文章名为《我的博客点击率已至(置)顶了》。

显然,此“韩寒”非彼韩寒,这个博客也不过是一个网络高手的“杰作”,此人顶着韩寒的名字到处惹事生非,引得很多不明真相的粉丝都跑到他的博客里回骂,以此骗取点击率。

记者随后联系了韩寒的好友兼工作伙伴路金波,他表示,韩寒知道有好多博客冒用他的名字,对此也没有太在意,“韩寒的个性很强,他经常批评人,也经常被人批评,所以他不太在意别人的说法。不过如果这个假冒的博客到处去骂人,那就要看看了,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会要求相关管理部门封掉这个博客。”

冒牌博客害惨明星

记者在网上搜索后发现,以“韩寒”为名设置的博客果然不少,但大多都只是假冒作家韩寒的名字而已,只有这个是全盘克隆,而且还给韩寒造成了麻烦。

博客的泛滥给明星带来了更多的关注度,但同时也带来了不少的麻烦。据了解,有不少人冒用明星开博,只为了骗取点击率,在网上搜索李宇春的博客,竟然能搜到二十多个;也有人以明星的口吻写博,以此达到混淆视听的目的,前阶段有一个“张杰”的博客,对方写文声称自己和谢娜是情侣关系,让不少网民信以为真。

那么作为博客的管理者,有什么手段制止呢?新浪博客的一个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旦他们接到举报就会立即处理那些假冒明星的博客,至于博客上显示的点击率有水分,工作人员表示,确实有刷屏软件可以不断刷新博客的访问量,对此,他们也在不断更新监控软件的技术含量。

2007年10月5日 星期五

应该在明年前赶紧将妓女合法化

 我们趁着奥运会,把城市建设了一遍。但我在考虑一个问题,到了2008年奥运的时候,大批的老外涌入中国,怎么解决性问题。首先,老外们可能并不知道,理发店不是理发的,会所不是开会的,桑拿不是洗澡的,但是我们中国人一直对这个问题很避讳,想必“手册”上不会提到这个关键问题。那这么多客人怎么办呢。
  这个问题在历届的奥运会和世界杯上都有触及,在德国世界杯上,欧洲大批的妓女都往涌向赛场附近,但是在明年的北京奥运会期间,不但很难进北京,可能很多人到时候还要出北京,那解决外国友人的性问题就成为一个非常迫切和现实的问题了。
  因为嫖娼在我国是违法的,所以,假设我们不嫖娼,但好客的我们必须把责任和问题都推到外国人身上去。国内的色情行业我也不用多说,在任何一个有规模的城市,只要给我足够的钱,召集一万个妓女想必不是难事。全国哪个桑拿和KTV里没有小姐?我们就那么喜欢花千把块钱去唱歌和洗澡?哪个官员没享用过色情服务?当然,大家不要误会,这是设问句,如果有没有的,请回答。
  在我们国家,其实色情行业已经半合法化了,或者四分之一合法化,这样就导致一个问题,就是有的时候要装腔作势,这样大家都很痛苦,对于警方和嫖客都一样,比如要时不时突击检查一下,弄个典型。这样的突击检查,对被抓到的人是很不公平的,同时有一万个人在警察的眼皮底下嫖娼,为什么就一个得抗下全国家嫖客的罪呢,如果警方发现你有头有脸,但头和脸还没够到政府,比如是个教授之类的,还得上新闻做典型被反面宣传和批斗,其实相对于嫖娼,这是更加犯罪和恶劣的行为。对于色情行业的分布,想必警方要比普通人更加清楚,我真要做个好市民,我就在网络上搜索一下桑拿空格上海,然后把好几千家店全举报了,你说你是出警不出警呢。而且很多时候,警方和政府的态度就成了很多色情行业攀比自己后台的事物。而被突击检查的色情场所往往被认为和政府的关系没有搞好。
   
  大家不要觉得妓女合法化对于嫖客是件好事,其实这是天大的坏事。首先,妓女合法化了,妓女的经营成本就上去了,牌照和税以及管理费用肯定会导致妓女的涨价。这是一方面,但最重要的一方面是,妓女合法化以后,就会有妓院。如果你去桑拿或者色情按摩,你咬定去洗澡和保健了,那谁也拿你没办法,毕竟在我们国家,或者世界上的任何地方,嫖娼都不算特别光荣的事,但你去了妓院,你就不能说你是去谈生意。在我们国家,估计合法化的是妓女,而不是场所,就是经营场所保持现状,但所有人的马甲都变了。
  妓女合法化对社会来说是大好事,首先,大家心知肚明心照不宣的事情,老藏着掖着也显得我们政府很虚伪,索性就显示我们开放和坦诚的一面,也不用老抓倒霉蛋来做做样子,社会更加和谐。
  第二,明码标价,行业监督,这样就避免了货不对价和服务内容不符合口头条款约定的情况,市场更加和谐。
  第三,国家的税收是一块很大的增加,用增加的税收多做点福利,老百姓更加和谐。
  第四,妓女合法化或者半合法化以后,嫖娼的人其实绝对会比现在下降,而不是增加。至少对于国人是这样,家庭更加和谐。
  第五,政府或者行业协会的管理,使性病和艾滋病的传染降低,妓女一个月体检一次,发当月的合格证才能上岗,健康更加和谐。
  第六,现在合法化了,奥运的时候,大批国外友人,心中就有了明灯,而且避免了半个月政府处在管还是不管,抓还是不抓的尴尬,也避免了很多中国良家妇女和学生妹遭殃的命运(当然,人家自己可能不觉得),人文奥运的气氛更加和谐。
  第七,妓女合法化以后,更方便对未成年嫖客的管理。当然,不是持学生证七折。学校更加和谐,小孩子,就去追喜欢的女孩子嘛。
  第八,只要到半合法化的程度,由于登记的制度,所以对妓女或者嫖客的人生安全有很大的保障,避免很多劫杀妓女或者敲诈嫖客的事情发生。行业更加和谐。
  
  等等,总而言之,这是非常符合和谐社会的要求的。社会和谐,射了才会和谐。既然这个问题大家心里都明白,而且任何国家,历朝历代都是这样,索性在双淫的基础上双赢。而且借着奥运的契机,打着满足不同国家文化需求的幌子,顺水推舟,老汉推车,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对于政府和百姓,都是件利好和进步的事情。
当然,如果没能合法化,其实也无所谓。现在的情况,和合法也没什么区别,所谓死要面子活受罪,想要口碑没有税,吃亏的是政府啊。

2007年10月3日 星期三

我们不侵权,我们是粉红的

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冤枉,被人假冒出版了百来本书,盗了几千种版。我一直想,文化部门怎么不管这些呢,难道是提前共产了吗?因为共产了肯定就共享了嘛。结果发现还有比图书盗版商更狠的,那就是CECT,中电通信。在我家的亭林镇,我一直看见CECT模仿各种大厂手机,我总是天真的以为这是我们的一个村企业。结果某天去了外地,一看,也有CECT牌N95在卖,一查才知道这原来是个上市的大企业啊。对于这样的厂家可以行销全国我觉得非常振奋,这意味着,我们国家是大力支持这种完全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这更加坚定了我将走上一个合法假书盗版商之路的信心。看来我后年就能开上法拉利了,但我购买前一定会看仔细的,别到时候买了个我们国产“自主研发”的“拥有独立知识产权“的,但连我远看都会混淆的假法拉利。 
   
   http://tech.sina.com.cn/mobile/manu/22.html,在这个专门介绍CECT手机的图片网页里,大家可以玩接龙,看看他们分别是抄袭……哦不,在我国叫借鉴,借鉴了哪些手机,我先来,第一款他妈是IPHONE,下面的人,第二款他妈是谁?很简单哦。
  说到IPHONE,就该奇文共赏了——《国产IPHONE海外大获好评》,特别友情提醒,里面的专家来自于一个叫SI的神秘机构,是郭小四的四,不四郭小是的是哦。奇文的神奇部分我加粗了。
 
  最近Semiconductor Insight(下文简称SI)的一位专家对iphone的一个“克隆”进行了拆解,里面的部件寒酸的有些可笑,但是却照样拷贝了iphone的成功。他说现在这些仿冒者利用了现有成功产品的设计,然后加以改良,最后得到的产品和真品一样好,假以时日甚至可能超过真品。iphone只是一个个例,仿造者涉及的领域无所不包。 

  几乎在iphone 6月29日上市的同时,中国公司CECT就推出了一款名为Q130的手机,它就是iphone的第一个克隆。在波士顿举行的嵌入式系统大会上,SI的专家对它进行了现场拆解,这款手机购自中国深圳,售价350美元。虽然它是一个iphone克隆,但是一看就不是iphone。

  SI的市场营销经理Greg Quirk说“首先那个商标就不是苹果,它不但是反的,而且是粉红色,还带一个柄”。此外它的屏幕尺寸也小些,MP3播放器效果很差,而且不是触摸屏,不支持蓝牙、Wi-Fi、以及其他iphone支持的高级功能。它的摄像头是130万像素,不过iphone的200万像素摄像头表现也很一般。SI的战略采购部门负责人Allan Yogasingam表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GSM手机,贴上了一个类似的苹果的标签而已,只有一个地方符合,那就是机身上的苹果公司座右铭“Think different”。
  
  打开这部机器之后首先看到的就是GSM/GPRS模块,是上海展讯公司生产的。据Quirk表示,这还是SI公司第一次看到这个公司的产品。第二个部件是三星公司的NOR闪存,标定容量是64M,但是包装标号与三星公司网站上的不符。随后是一块中星微公司的VC0568摄像头控制芯片

  Yogasingam说这个公司也是中国的,可以看的出来这些仿冒者非常支持民族半导体业。正面其他零件包括有NXP芯片以及其他部件,包括Si4300 CMOS GSM功率放大器以及Si4210 Aero II GSM/GPRS 收发机。这些芯片集成度非常高,可以造出更轻便的手机。

  虽然Q130从各个方面看都很差,但是SI公司预计这些仿冒品很快就会超过真品。中国正处在一个经济高速发展的时期,这些仿冒者有设备有时间来研究出更好的仿冒品,就拿CECT为例,后出的P168以及魅族M8都好了很多,而且魅族M8最近还登上了《Popular Science》的封面。对于许多喜欢魅族的人来说,它已经比iphone好很多了,而且价格也便宜很多。

  SI公司准备在嵌入系统大会上进行的演讲是“iphone的仿制品正越来越好”,而且将在会上拆解中国出品的所有iphone仿制品,其中就包括CECT公司的。此外还会介绍一些鉴别方法。

 

  看到这个新闻,真是为我们的民族工业非常自豪,4到8G的IPHONE卖299到399美圆,我们这个64MB的不带狼牙的可以卖到350美圆,按照行话,这价格真是在一个真空地带啊。而且“所有中国出品的IPHONE仿制品正在越来越好”已经成为了演讲题目。显然,国际社会对我们的知识产权保护不力这个问题已经开始转变态度,反正怎么告也告不赢,因为专家说了,“首先那个商标就不是苹果,它不但是反的,而且是粉红色,还带一个柄”,你看,没侵权,咱这个是粉红色,还带把的哦。看来带把的就是能受到“嵌入式系统”大会的肯定。对于这个“嵌入系统大会”我也非常感兴趣,我本人也自带一个嵌入系统,不知道明年可以不可以去参加这个大会。

2007年10月1日 星期一

建议人民日报录用此记者

本报讯(记者沈远安)一直在北京紧张拍摄的《梅兰芳》剧组传出消息,在9月29日北影厂拍摄的夜戏中发生剧组吊灯倒塌事件,吊灯砸中了四名工作人员,据说陈凯歌导演当时在现场离发生地只有一米之远,幸运逃过一劫。


记者从剧组的制片主任郑晓明处了解到,当时在场的副导演米拉丁被砸中了脑袋,还有梳妆师被砸中了左手,剧组的服装员被砸中了脸部,另外一个剧组工作人员被砸中腿部。当时在场的有近百名剧组工作人员,剧组演员除了孙红雷和余少群,日本的安藤正信也是在当天下午抵达北京,他在事件发生的时候正在现场和陈凯歌导演探讨演戏方面的事情,当事情发生的时候,陈凯歌离几个伤者也不过1米的距离,幸免逃过一劫。


事情发生之后,陈凯歌导演非常镇定,指挥大家先把吊车稳定,然后指挥拨打120,并配合紧急护送伤员至北医三院。郑主任表示,事情发生之后,剧组的工作人员完全体现了一个大家庭的温暖,陈凯歌导演、摄影指导赵小实、演员孙红雷等一直留在医院,直到安排好伤者之后,到了凌晨三四点才放心地离开。


据悉,剧组目前已经恢复了正常的拍摄,不过剧组开了紧急会议,要求提高安全措施,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