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24日 星期四

中央电视台很黄很暴力

我从西藏回来以后,突然开始最近流行很黄很暴力。经过追溯,我终于知道了很黄很暴力的来源。按照常理来说,很快,很多部委就开始大规模的网络整治活动。这其实是件好事情,一方面,黄色网站的确应该整治,黄倒也算了,关键是短信注册了以后光扣钱不露点,很不道德。另外一方面说明我们国家的一些政策的出台不再像以前那样莫名其妙,是社会的进步,政府更加讲究要得民心。如果以前是直接强奸的话,现在已经讲究在强奸前做些前戏。我这话很黄很暴力,不提倡。
  按照娱乐新闻的角度来说,这个是相关部门推出某个政策或者行动前的“炒作”,但这个炒作比较蹩脚,有点搞笑,结果被大家拿来笑话。最近新浪首页推出了一些指责网络暴民的文章,虽然很多网民是很傻逼,不用脑子,不辩是非,但我还是不同意这个词语。
  首先,这个词的来源是三表他们杂志以我和白烨的陈年往事做的一个封面专题,叫“网络暴民”。我不知道三联生活周刊在这个问题上面这么没有见识,早知道就不接受采访了。像三联生活周刊,南方周末这些杂志,虽然不错,但有些时候他们过于讲究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问题,在大合唱的环境下发出不走调但又不是一个调的声音,有时候适得其反。
  “暴”这个词语,用在我们的很多执法部门上再合适不过,用在网民上实在有点上纲上线。比如这次“很黄很暴力”的小女孩事件里,我们不管有没有上级单位的安排,单从我们看到的来说,我认为“暴”的应该是中央电视台,骨子里很黄很暴力的是诱导这个小女孩这么说的编导。人家一个小学生,她连什么是“性”什么是“色情”都还搞不清楚,那是给她看个婚姻教育片她都觉得黄的年纪,你非借一个几岁小姑娘之口,达到你的政治目的,这实在太猥琐了。
  至于恶搞,对于一个人的伤害有多大,这是一个可以用嘴来说的事,你可以说没有伤害,还有好处,电脑一关,就什么都没有了。在需要牺牲的时候,你也可以说这对人的成长,世界观价值观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如果交给陕西林业局来鉴定,那就是等于把被恶搞对象杀了。但事实大家都很清楚。有些事情,无伤大雅,有些事情,你作错了,需要付出代价,网络和小部分清醒大部分傻逼的网民对推动舆论监督,推行社会道德,实施法律所空缺的善恶惩治上起了很大的作用。有些人,就是欠揍,这还没人揍呢,大家都只是说着要揍,结果做错事的欠揍的反而成了需要保护的对象。
  你看那些被当初被恶搞的人,哪个到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凯歌在拍新电影,白烨在搞新研究,高晓松有了新儿子,陆川在追新女友,小胖有了新事业,郭敬明成了新首富。那些踩猫的虐狗打老师的也没遭到什么报应,生活还是在继续。网民和城管不一样,他们都是光说不练的,都已经不练了,你还计较些什么呢,去管管那些光练不说的吧。
  所以,我认为,这件事情上,大错特错的,需要道歉的是中国中央电视台。需要反思的是小女孩的学校,爹妈和她自己。

2008年1月18日 星期五

我就像这个世界

这两天从去西藏的活动回来。在西边的时候,每个人见到我都问,有反应吗?我一开始不理解,想这里的人都挺直接的,民风开放。 
  回到上海后有两个出版信息,一个是比西天取经的磨难还要多的一本杂文集要出版,名字叫《杂的文》,里面的文章大部分是我在个人搏客里发表过的内容的选择。这本书本来是去年要出版,因为出版前闹出了点绯闻,版权也有点问题,就不高兴出,所以就一直拖延到现在。有一些质疑说我这是在欺骗读者,因为文章都在网络上免费发表过了,我想说,你们是王八蛋。我是全中国所有畅销书作者里唯一一个在博客里免费发表自己真正作品的作者。因为这些免费的文字对于一个靠写书来谋生的人是资源上的巨大浪费。全中国书卖的多的人里只有我一个人在坚持提供免费文字。你们都不花钱看过了,占了便宜还卖乖,不准我出版,只准盗版一本一本出我的杂文集,你们这个是什么样的心态。我自己的文字我自然有处置的权利,这就像一个老在报纸上发表专栏文章的人,难道等到出书的时候就不能收入这些文章吗?况且我每篇文章的点击大概10万左右,但我每本书大概销量在50万左右,所以你看过不要紧,还有40万人没看过呢,看过的就不要买了呗,你妈逼你了吗?
  另外有一个本叫《儿子韩寒》的要出版,那是我父亲在2000年出版的一本书,在2003年的时候此书已经不再印刷买不到了。现在版权移到了另外一家出版社,所以会出版一个新的增订版。这个事先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原来的书买完了印刷一个新版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如果你硬说是我用老书充当新书欺骗读者,那就只能说明你自己心怀叵测。某些“别有用心”的记者写文章说,“不少粉丝在网上狂批韩氏父子“新瓶装旧酒”,滥竽充数想赚粉丝钱”,这年头网民很可怜,什么都被拿来说事,你记者自己这么想就写自己的想法,何必要嫁祸在我的读者身上。如果我真有抱着上文这样想法的读者和粉丝,那就请你们滚蛋,去做厚道的郭敬明的粉丝吧。我做事光明磊落,这两本书也不塑封,也标明了大部分文章可以在我的博客上免费阅读,想吃白食的或者被最近的通货膨胀搞的穷的不行的可以去网上看。以后我也会继续提供免费的文字给我真正的读者和这批人看,社会不援助你我援助你。
  你们这“一小撮”人,“别有用心”,你们也不知道我为降低每一本书的售价而作出的努力和牺牲,人家的书都在卖25,28,30的时候,我的书还在卖19,20。你们也不知道我为了不挂名做现在流行的"杂志"推掉了多少个人利益。我曾经最便宜的一本书卖9块钱,虽然字数少,但弄点画卖个15,20的也没问题,这却变成了销量最差的一本书,十万多本。而且因为价格太低批发销售的利润太少所以买书的人也不积极。我真酷你们真残酷。
  另外再次感谢我真正的读者。你们会有礼物。
  但这些都没关系。我依然会按照我的方式行事。哪怕你们都不能理解我的情怀。你们和我不一样。我就像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是不会变的。

2008年1月8日 星期二

对于中国C-NCAP的质疑

C-NCAP是中国汽车研究技术中心的碰撞测试简称,是近年来中国比较权威和官方的碰撞测试。总体来说,有这个东西是要好过没有的,以前中国的汽车为了证实自己安全,老是自己撞墙或者玩个技巧性的翻车来搞噱头,还用自己的车发生了重大交通事故但人居然都没死这样的偶然事件做新闻宣传。有了C—NCAP之后,好歹是用了个可以标准。
   但问题是这个标准似乎不是很标准。首先,我们的C-NCAP的撞击门槛偏低,这点有误导消费者的嫌疑。NCAP是欧洲的碰撞测试标准,要比我们这里的高很多,一般得到最高的五星的比较困难。而很多消费者容易把这些碰撞标准不一样的测试搞混淆起来,觉得全世界都实行一个标准,而五星就是最好的。
   在中国碰撞测试的低标准下,催生了一大批五星车。这些五星车型获得了五星以后,马上在报纸上大作宣传,说自己的车如何安全。我看了一下这些车,这些车基本都是在欧洲的碰撞测试中获得了四星。当然,也是属于安全性能非常不错的车。但绝对不是“顶级”的概念。
   但今天看到了一个新闻,把我给笑坏了,某本田车系的汽车获得了五星半的称号。原来搞半天这五星不是最高标准啊,那那些五星车型做的宣传都属于乌龙宣传。其实包括皇冠,福克斯,奥得赛,明锐,凯美瑞等一大堆获得了C-NCAP五星称号的汽车,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告那些汽车厂商虚假宣传呢?什么“五星桂冠”“最安全星级”“五星上将”“五星殊荣”等等,这就等于回家告诉爸妈自己考试考了一百分一样,其实是120分才满分啊。这算骗人吧。
   另外,我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C-NCAP对配置的要求非常奇怪,一些分数很低的车(事实上他们也的确不安全),所选用的车型都是标准配置,也就是可能是没有正面气囊或者侧面气囊的,而大部分参加的日本车,选用的都是最高配置的,也就是带着侧面安全气囊和气帘的。事实上,最高配置的车型往往销量非常小,很多标准车型是不带侧气囊和侧气帘的,也就是说这个碰撞结果的侧面碰撞结果不适用于消费者普遍选购的车型。
   更加奇怪的是,C-NCAP的车都是该机构自己掏钱买的,为什么该机构这么喜欢购买某些日本车型的带侧气囊的最高配置呢?(这里“最高配置”中,主要差别在侧面安全气囊和气帘上,其他的豪华配置和安全性能没有任何关系)难道花自己的经费越多他们就越开心吗?那既然这样,为什么有的车型他们不购买带侧气囊的高端型号呢?(再次普及一下汽车知识,其实大部分日本车型的安全系数的确不错,并不明显输于德国车,很多关于日本车不安全的传闻基本都属于偏见,我们要实事求是,全世界现在最不安全的车型应该都属于我们国家自己自主生产的汽车)。
   可以预见的是,本田的该车型马上要开始大规模的宣传了。而这一宣传也会让以前其他五星厂商很尴尬,当然,我们也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六星级的车型也将出现。说不定再多“交涉交涉”,世界最多星星之七星级也会诞生。
   我想,C—NCAP和某些车厂之间可能是有暧昧关系的,但是该机构的数据还是基本可以采信的,因为大致的安全性能还是准确的。但是,这样对于其他一些没有和该机构关系暧昧的比较正直或者比较穷的厂家是不公平的,因为很有可能其他厂家的车会被用来做绿叶,而这些不公平的数据也可能误导消费者。对于自称公正的C-NCAP——中国汽车研究技术中心和厂家间的猫腻交易的可能性是多大呢,我判断,可能性是五颗星。我的满分标准是……   
 
 
  附加:发现一篇文章,文章里对于该机构测试的具体不公描述的比较详细,建议大家参考。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8d857d01007yye.html。作者张铁绵.

2008年1月1日 星期二

西

新年没怎么过,可能从很早开始,我就没有以年作为计量单位了。
  开在上海的高架上,以为淘宝网最近发神经了,联合全国牙防忽悠组织做满世界广告,凑近一看,原来是海宝。
  29号算我的生辰八字。说我命特别好,但运比命还好,终生桃花。以前各种算命的都说我是罕见好命。我问,那我可不可以逆天行事?
  我和人提起这事,说我的运比命好。
  人说,薄命的孩子。
   
  他说我要求得功名,就在南方,要发财,就去北方。不能去西面。总之,不能去沾西字的地方。
  明天我就要先飞机去西安,然后转机去西宁,最后到西藏。依算命的结果,下一站西天。
  但是且呢,我还有很多未完成的事情。我还要逆天行事,还要FUCK THE REGULATION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