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30日 星期四

衣不如新,人还如旧

在四川汶川刚地震的时候,我说,向有关部门捐款为零元,我的意思是不向红十字会捐款,因为那时候我就知道他们那里有很高的管理费(后来宣布不收取),但当时我没说明白管理费这事,怕被指责“关键时候不合时宜,影响群众的捐款热情”。后来,被断章取义为“捐款为零元”。当然,这就算了。

现在到了冬天,该捐衣被了,我有一些衣被,很多是别人送的,自己从来没有用过或者只用过一次,琢磨着捐了吧,但突然得知,不收用过的,要全新的。

这我就很奇怪了,首先,我深知政府部门想把大家捐款捐物的热情做成形象工程,来展示我们国民的高素质高觉悟高团结高收入,但我捧着一车九点九成新的衣被来,你说不收,让我去买新衣服捐给灾区人民,坦率的讲,我没有这个觉悟。

首先,我给我自己的衣被,质量肯定不会差,肯定比为了捐新衣被而特地购买的要质量好,这点上,我是自私的,比如一样花五百元,我自己会给自己买一双鞋子,但如果是捐出救急,我会考虑买五双鞋子,让受援对象最大化,因为五百元我还考虑了运动性能,轻便,款式,保暖和品牌,但如果是捐物救急,那我就只考虑保暖。你给灾区捐一个路易威登的背包不如捐两百个书包,这点大家都是明白的,而我相信,依照大家的觉悟,不至于把破烂都捐了,要捐的也肯定是款式不合适或者自己不喜欢了,但质量没有问题的衣物,我认为只要没有补丁,都可以捐。

其次,有些地方要求用商标吊牌,那我也不能理解,你要这吊牌做什么?是再去卖?

再者,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比如我购买了1000元的衣被捐款给灾区,碰上我这种不会砍价的,其中至少包含了至少500元的经销商利润,这钱岂不是出的莫名其妙。内需也不是这样拉动的。

最后,这是很打击人的,当我理了一堆九五成新的衣服去捐物,但是被拒绝了,总之我是不会转身去遵旨买新衣服再来的。当然,有网友会说,我代表四川灾民,不要你这的破衣被,正如前一阵子捐款,一些企业或者人捐的不如想象那么多,网友们说,我代表四川人民,不要你的破钱。我告诉大家,人的原始善心都是被这帮傻逼给慢慢熄灭的。本来有一千个人要伸手的,被你们一代表,看见出钱少的一羞辱,慢慢会变成八百人,五百人,一百人。一百人里你们再找出一个标杆,最后淘汰剩五十人出一个统一价格,你们就满意了。

当然,有人开脱说,只捐新衣被是怕以前的旧衣服里有病菌。这点是完全不能成立的,钞票比衣被要脏吧,你们当时收人民币的时候怎么就不怕人民币上有病菌?旧衣服里有病菌恐怕在拿出来送到捐物处的时候主人已经发病了吧。就算可能有病菌你消消毒不就成了。病菌还算好,按照现在国内的日常用品卫生状况,只怕新衣被里有病毒。

那既然捐衣被这么麻烦,就索性捐钱吧,这又回到了捐款的路数里了,捐赠活动主办方最愿收到的当然是钱。遗憾的是我还尚不知道上次那几百亿具体是怎么个花法的。我相信大家都是好人,但面对国内最大的一笔善款,至少得每个月有个基本的清单吧。

那就捐钱,上次是春捐,现在就秋捐吧,可是现在的经济形势实在不好,虽然经济风波没有影响到我,但我的不少亲戚朋友都被严重波及了,我帮这个救急帮那个救急,自己手头实在很紧张。国家办奥运要面子要排场,要求老百姓捐款也要面子和排场,我觉得我出个几千块钱恐怕要丢国家的脸,也要受到诸多的苛责,这次的秋捐活动我就不参与了,当然,我有心参与了,但被劝退了。我也发动了身边一些朋友,但他们很多表示,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捐少了要被人骂,捐多了年底手头紧,还是先观察形势吧。本来是轻松愉悦的做善事,现在搞到这么大的负担,那些“代表四川灾民,不要你的破钱”的朋友们功不可没。

不是我不愿意买新衣,是我实在觉得这不合理,而为了表示我的诚意,今年我也不买衣服了。最近看电视,欣闻国家丝毫没有受到经济风波的影响,人民依然安居乐业,国家更加繁荣富强,甚至要去救美国,所以深深感觉,这次让灾民过冬的任务就交给国家了,等到春天,我也代表四川人民一回,给我们强大的祖国母亲送上一杯牛奶,煮上两个鸡蛋。

2008年10月28日 星期二

近日汇报,内有广告

这些天去了浙江的武义,那里是徐浪的老家,去过那里很多次,练车和泡……温泉。上次有记者问我,今年有什么事情对你影响最深远,然后自己帮我拟了一个答案,说是不是四川的汶川大地震啊?我说不是,是徐浪的去世。

相比起上次去的心情,这次开心了很多,因为徐浪的儿子在十月十五日诞生了,我去那里看望了徐浪的家人,他们的心情都好了很多,还有徐浪的妻子寸寸。小孩子名叫徐涛,是徐浪生前给他起的名字,虽然浪涛浪涛,一字之差,但在取名字方面,我觉得还是徐浪的爹比徐涛的爹有水平一点。徐浪听了不要不高兴啊,小孩子非常可爱。

另外,前两天换了一个模板,当然,此乃广告,是芝华士的广告,同时,还给出了博文方向,需要写软文,我之所以博客有一周没更新,就是因为写不出来,索性就这么着吧,我把提纲给大家,那就是1,认同骑士风范,现在社会的确需要有骑士风范。这点我认同。2,是否从各大媒体上看到骑士风范的广告?我的答案是没有看到过。3,在芝华士的网站上http://www.chivas.com.cn/chivalry/main.html做“骑士献身四部曲”的测试,发现自己是XX骑士,并且体现骑士徽章。

我测试的结果是勇气骑士,我知道,只要是因为我选择了亚马逊探险,其实我内心是很想选择日本吃喝玩乐团的。因为……经过了众多的大小灾难,连牛奶都有毒以后,我深刻理解到其实我们从生下来开始就已经在探险了,所以能吃喝玩乐且吃喝玩乐,当然,有质检总局等部门在,吃喝也是一场探险。

另外,我有一个好朋友在杭州开了一个卡丁车馆,据说是亚洲最大的室内卡丁车馆,我前两天和很多好朋友一起去比试了一下,其中有POLO杯的两届年度冠军,叶青和裴亮,还有新科分站冠军乐柯鹏,还有张邱鹏等车手和当地的卡丁车手,在排位赛上我拿了杆位,正赛就被后车直接撞出去了,掉到了最后一位,最后追到了第四。卡丁车是培养车感的最好工具,我在那里做的时间是41秒61,大家可以去试试,看看能不能比我快。地址在杭州的国际汽车城内,叫F2国际赛车馆,在前台购票的时候只要直接报上我的名字……是没有什么作用的。

同时,我越发理解到,最近的经济真的不好了,周围好多朋友的生意都不好做了,除了裴亮,因为他去拍牌照,随便就按了一个沪XX8888,已经能几十万卖出了,这说明,靠手艺吃饭比较靠谱。但我看到很多网友都希望我国借这次经济危机一举成为全球经济救世主,让国人在国际社会上扬眉吐气。我想告诉他们,别幻想了,自保就不错了。

国际原油跌到六十多美元一桶了,不知道盛产高价劣质汽油的中石油和中石化和他们的下属单位发改委什么时候调价啊?

2008年10月17日 星期五

人家明明是很单纯的麽~~~~

从2006年我们的拉力赛到贵州比赛开始,就见过给车辆敬礼的小学生们,甚至还见过给车辆敬礼的成年人,我感觉自己开着一面国旗,到哪都有人敬礼,一开始我对此十分的不解。当然,我不会被感动,因为我觉得自己受不起,莫名其妙人家向你敬礼了,原因是因为我在一辆汽车里。对我而言,我对当地的发展没有做出任何的贡献,对贫苦的居民没有做出任何的帮助,你敬我什么呢。

然后我去其他地方比赛,冰冻三尺或者炎炎夏日的,当地政府为了欢迎来自全国各地的赛员,都会安排小学生的腰鼓队一直在那里助兴——

在此要先说说腰鼓队,这个是绝对应该取缔的一个邪恶组织,因为我上学那会儿规定一定要参加一个兴趣小组,万幸我有自己的兴趣,所以参加了摄影组,但很多没有兴趣的同学就入了腰鼓队,成天背着一个腰鼓练那几个永远的欢迎节奏,用于列队欢迎来学校视察的领导,或者是被当地的领导租借去欢迎更大的领导,反正就是用于欢迎领导或者贵宾的道具。我一直难忘那样的情形,上百人的腰鼓队两边站开,整齐划一的击打腰鼓,喊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然后脑袋上悬着大横幅,欢迎教育局的领导来我校暗访。

你真要说你掌握了一种乐器倒也算了,偏偏是腰鼓,你长大以后泡妞的时候看人家都弹着吉他唱情歌,你总不能敲着腰鼓向人家表白。这根本和兴趣或者技能无关,这就是被利用了。

所以,贵州的学生也是一样的情况,他们只是被利用了,用于旅游业和招商引资,小学生只是代替当地政府表达对来贵州旅游或者投资的人们的欢迎,让人们感到“感动”和“尊贵”,那些小学生只是便衣腰鼓队员而已。

很多人认为这是贵州当地的奴化教育,我实在不能赞同。我觉得当地政府才不会想这些意识形态上的东西。上网看到这篇文章的人,你们谁从小接受的不是奴化教育么?连同我在内,从上小学的第一天,到毕业,受到的都是远远比对一辆汽车敬一个礼要更加彻底更加深入的奴化教育,所以,我们就不要说人家是奴化小学生了,论级别,我们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家奴指点农奴而已,归根结底,单纯的贵州政府只是想利用小学生罢了,人家才没那么复杂呢,你们说的那些,那是北京想的事。

2008年10月15日 星期三

我看到昨天的文章后有几个留言,很有意思

1:

开玩笑,你怎么什么都怪政府呢?有时你自己也应该想想啊,你就没有原因吗,我说就是你,其实政府和那些呗你骂的人都不想和你一般见识,和你用得着骂?你玩的起吗?
2:

韩寒,你错怪政府了,你低估了交通管理部门发挥罚款职能的能力,他们对卡车的超重问题毫不松懈,这你可以问问卡车司机因超载被罚款的频率和幅度,而问题是,卡车超载是不得已的事,养路费以及其他向国家交的费用太高,汽油价格又处于持高不降趋势,运输成本加大运输费用却未提高,车主所做的只能是心存侥幸地超下载,所以,他们也不容易,请不要埋怨他们,这个社会,难过的只是老百姓,政府打着为了人民利益的幌子做着损害人民利益的勾当,说是为了保护这部分人的利益从而遏制另一部分人的利益,这部分那部分的转换来去,最终,受益的————不是人民。这个是实话 卡车司机跑趟长途光罚款就要上千块钱 但运费没有那么高 再加上油价高 跑车成本加大 超载实属无奈 毕竟都要生存啊
3:
你这话说得不错,所以我们以后要用非常环保的小轿车去拉土石,而你应该开着卡车去参加婚礼,这样政府就不会管小汽车,而是转向管卡车了
4:
同样用能源,人家是为生存,你为飚车。到底谁环保啊!
这个问题上,你错了!
很简单.货车在创造财富.您的车在消耗财富.如果不超载.后果就是物流成本上升,物价飞涨,运力不足.电厂缺煤.工厂缺原材料.大车增加.油品短缺.政府进一步限制私车。
5:
1、首先要搞清楚石头是谁掉下来的,然后才能找到冤头债主;
2、其次要搞清楚博文作者与此事有无直接关系,然后才能谈论什么是客观公正和谁最有资格写此类文章;
3、最后就算是在最民主的西方国度,马路上有几块人家不小心掉下的石头,犯得着上至政府下至警察地在互联网上全世界地大开骂戒吗?
4、见了扎眼的事,不分清红皂白第一个想到的出气筒就是政府,有病!
5、就几块石头的事,这里面没有政治、经济、文化和哲学,但硬要和这些牵扯沾边,弱智!
6:
卡车超载也是为了国家的城市建设进度,他们是没有错的。
======================================================
综上所诉,我得出的结论是,你们说的都很有道理,政府是没问题的,因为他们已经罚款了,而且他们对土方车收取了卫生清理费,所以他们已经进行了管理了。当然,你在清理前出事就是你自己倒霉了。卡车也是没问题的,因为他们已经交罚款了,况且他们每次把土石都装得溢出来是为了建设祖国,但祖国的运营成本比较高,所以更要多溢出来一点,但恰恰双方都没有错,或者双方的是有苦衷的,情有可原的,所以受害者都得是活该了。那总有人是错的,所以我为我的不作为就应该承担全部责任。只因我当时离开目的地太近,一到以后一忙就忘了这事了。在此我向大家认错,另外,因为我的错误言论,对政府和掉石头的土方车所造成的名誉损失表示道歉。
另外有读者说,就那么几个石头,就算西方国家也很难免。我想他的生活大概是固定在一条线路上,所以有所不知,你只要开车经常走夜路,你就知道你路遇渣土碎石的概率有多高了,所以,需要每个路过的人负责的地方有很多,能清理则清理,不能清理则竖警示牌守候,都是为了把我们的祖国的商品房建设得更快。

2008年10月14日 星期二

记一件无能为力的事

昨晚,我开摩托车经过上海市沈砖公路近沈砖公路的时候,突然发现地面上有异样,我急忙避让,发现真是大海茫茫的一片大石头啊,不得不避让到对方车道里。这些石块大小不一,散落了好几十米,谁压上去最好的结果就是爆胎和钢圈变形,稍微惨一点就是底盘部件受损,再惨一点就是车祸,最惨的当然是开摩托车没注意的。这时候我才明白,难怪政府要禁摩,原来是体谅人民,中国的道路实在凶险,暂时没有资格让摩托车驾驶。

很明显,这是那些拉土石的大车超载太严重后掉下来的,我非常费解政府为什么一直在环保上和私车以及摩托车过不去,但对卡车等宽容的很,我敢说,现代的轿车的排放已经是非常环保的了,我们买的汽车,符合政府对环保出台的最新严格要求,加的也是政府垄断的所谓好的汽油,而很多的卡车,公共汽车和工厂才是尾气和排放不合格。这些暂且不说。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在碎石后面的一个安全的路口,大概有四五台车停在路边,大致一看都是爆胎。有些车还一时半会走不了,因为爆了两三条轮胎,但备胎只有一个。虽然这些是受害者,但我很不明白一点,这些车都是有三角警示牌的,只要有人把自己的警示牌放在碎石前五十米,就能避免很多后车的不幸。当然,我理解受害人自顾不周的心情,而且如果我是受害人,虽然我不怀坏心,但肯定是同伴越多,心情越释怀。

  我就在头盔里想自己能干些什么,粗一想觉得自己能做的挺多的,但细一琢磨发现都不可行。

首先,我可以去请求受害车主借一个三角警示牌,但我推翻了这想法,因为他们正承受胎死路中的痛苦,这是一群真正不明真相的群众,情绪不稳定,心情很愤怒,此刻这个行为明显不妥。

或者,我可以调头回去,把摩托车横在马路上碎石前作为警示,但我推翻了这想法,因为既然有人能没看清石头,那也肯定有人看不清摩托,把我的摩托车撞了,双方损失惨重,我还得赔人家钱。在中国做好事结果自己栽了这个规律已成传统。明显不妥。

或者,我可以开着摩托车,在前面的路口和汽车平行,然后可以敲敲他的窗指前面提示他前面有一大片异物。但我推翻了这想法,因为肯人家肯定以为是飞车党抢包的,万一一慌张向我一撞或者来个正当自卫,我就死了。就算人家是个单纯的人,没以为我是飞车党,只以为我是个神经病,那也肯定注意力都在我身上,本来没事的非冲进碎石堆不可。

或者,我可以下车以后把碎石们挪开,但我推翻了这想法,因为面积实在太大,我一个人差不多要愚公五个小时,万一大家看我收拾以为是撒的就完了,而且在当今中国,这个行为会被认为太做作,万一被人认出来就更加完蛋了,这就变成了一场策划,一场阴谋,是我安排的一场作秀。

或者,我可以站在路上指挥交通,等警察过来,但我推翻了这想法,我是骑摩托车的,这说明我是违法分子,我是个罪犯,摩托车作为一种全世界都承认的交通工具,在我国是不被承认的,当然,除了某些三十万一台的警用或者开道护送用的宝马摩托车以外。其他的大排量摩托车都是不准在道路上行驶的。所以,我指挥半天,结果警察一过来就把我的摩托车给扣了,那绝对会对我的世界观产生影响,马加爵之类的我估计就是这么诞生的。我其实是个好人,但这世界会认为我是个坏人。

或者,一不做二不休,报警吧。我拨通了110,结果提示我系统正忙,请稍候再拨。我想幸亏我不是摔倒在路上趁昏迷前打电话求救,如果上天只给我一个打电话的机会,我还是打给我爹算了,至少我爹懂得开通呼叫等待功能,打了110告诉你请稍候再拨,我肯定要多吐一口血。

想着想着,就到目的地了。一下车开始忙正事,把这事给忘了。事后想起来,我还是很自责,我觉得我没有尽一个公民应尽的职责,很可能因为我的不作为导致严重的后果,虽然这些石头不是我弄掉下来的。同时,政府也没有尽一个政府应尽的职责,首先,土方车的严重超载这么多年一直很严重,而且又是半夜超载,石头和泥土又是暗色的,掉下来的东西导致的无辜车辆的交通事故或者车辆损失我觉得应该不计其数了,这就这么难管麽?你那先进到能够辨认出到底是你妈的还是他妈的或者是你大爷的汽车车牌尾号是不能于今天上路的电子系统和充沛到每到上下班高峰都有人拦截轻骑和摩托并把他们搬上卡车的警力,你都能有闲功夫每天盯着人家私车的牌照看尾数的最后一位是否符合当天能够行驶的标准,还有闲功夫去通知和管理有其他的尾数有每个月分别是两次轮换到禁止行驶的,你就管不了从固定地方出发运输土方的大卡车?

总之,我觉得,在这件事情上面,我和相关部门在这方面都很失职,我主动承担主要责任,希望相关部门和肇事卡车共同承担次要责任。

2008年10月12日 星期日

不要上天津市政府的当

中新社天津十月十一日电题:宅基地换房:天津模式欲破“三农问题”瓶颈

中新社记者 田齐

“你们村的地多少钱一亩?”“你们家能换多少平方米楼房?”天津近郊农民眼下最热衷的话题是“宅基地换房”。

所谓“宅基地换房”办法,即农民自愿以其宅基地,按照规定的置换标准,换取小城镇内的一套住宅,迁入小城镇居住。原村庄建设用地进行复耕,而节约下来的土地整合后再“招”、“拍”、“挂”出售,用土地收益弥补小城镇建设资金缺口。

从二00五年下半年开始,天津市围绕破解土地和资金双重约束的难题,在广泛征求农民意愿和大量调研基础上,推出以“宅基地换房”加快小城镇建设的办法,并在“十二镇五村”开展试点,涉及津郊近十八万农民。至二00八年末,将有十万农民告别乡间老屋,住上有产权的商品房,过上进工厂上班拿工资、有社保医保的“城里人”生活。

天津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秘书长郝玉兴说,小城镇建设需要大量资金,依靠政府财力、农民自身积累,显然不可能。只能在土地上做文章。通过宅基地换房,让土地流动起来,使资源资本化。郝玉兴给记者算了两笔账。第一笔账:东丽区华明镇十二个村共有宅基地一万两千零七十一亩,总人口四点五万,新建小城镇需占地八千四百二十七亩,其中规划农民安置住宅占地三千四百七十六亩;宅基地复耕后不仅可以实现耕地占补平衡,还可腾出土地三千六百四十四亩。第二笔账:东丽区华明镇用于农民还迁住宅和公共设施的建设资金约三十七亿元,可出让的商业开发用地预留了四千多亩,土地出让收益预计达到四十亿元,可以实现小城镇建设的资金平衡。

天津的探索得到国家相关部门的肯定和支持。国家发改委认为,天津用宅基地换房办法建设小城镇,符合中国保护耕地的基本国策。国土资源部把天津列为全国土地挂钩试点城市,并专门安排了土地周转指标。

距天津市中心区仅十三公里的华明镇负责人张长河说,我们争取用三至五年时间将村民全部迁入新镇区,让村民不但保持原来作为村民应得的收益,还要享受到新建镇区良好的社区服务、社区环境、社区功能。我们将在落实农民最低生活保障、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养老保障和农民就业等方面寻求突破。华明镇不是住宅区也不是城市的扩展,而是带着农村的痕迹、农村的记忆,跨入现代化的、比较典型的小城镇。

今年四月,天津市东丽区华明镇在世界八十七个城市一百零六个报名项目中脱颖而出,入选上海二0一0年世博会的最佳实践区。

按照天津市总体规划,该市未来将建设或改造十一个新城和三十个中心镇、七十个一般镇、一百个文明生态村。(完)

2008年10月8日 星期三

日记 [2008年10月08日]

最近非常奔走。先是去了长白山,是我们全国汽车拉力赛的第三场。因为在上海有事情,到了那里已经错过了车手会。东北空气新鲜,地域宽阔。半夜打开电视,发现全世界范围都无法治愈的疾病在东北已经被全部攻克了。最后那场比赛得了国家杯的第三,我们这个组别的第二。然后就飞去了珠海。在珠海住在北师大的国际交流中心,我们赛事的模特都是那个学校的姑娘,都管那里叫“国交”,幸亏那里不叫国际信息交流中心。在珠海是场地赛,拿下了杆位以后正赛那一天发车前居然停车压线,可能是忘记了我们赛车的座位是几乎在普通车的后座位置的,看走了眼,被罚通过维修区。还好最后还是拿了第一名,没有辜负看台上远道而来看我比赛的朋友们。车队一个朋友说,你以后发车的时候认准你旁边的广告牌,找一个参照物。我说这刻舟求剑我用过一次,以前拉力赛做路书的时候有过“直线300米右手边水牛处左五”,结果第二天正式比赛的时候那水牛挪地方了,害我差点冲出赛道。

就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