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4日 星期五

2009年04月24日

感谢大家为杂志想名字,我都看了,选了几个还不错的在研究,但现在有些后悔,因为没想到大家会那么踊跃,如此一来导致用什么名字都会引起不满,就像我给朋友的孩子起的名字朋友从来都不用着是一个心情。有些朋友起的也非常的意味深长,比如有人就说,杂志叫《乃大》好,有容乃大嘛,但是有个问题,对于女性读者来说,买这书就成了问题,“老板,我要乃大”这实在不好开口。
另外感谢读者对于网店的支持,我个人没有想到会出现那么多的新闻,而且有些新闻很会揣摩。因为这对我来说实在不算是任何的事业或者所谓的开辟的一条新的道路。最早的想法是可以弥补多年不签售读者的遗憾,也可以让退休的妈妈有些事情做,因为我母亲是个闲不下来的人,让她象征性的可以做一些所谓的管理工作,顺便也可以解决两三个亲朋好友的就业问题,因为金融危机的影响他们的工作都不是很顺利。对于新闻里出现的很多猜测,我也非常理解,但是非常无奈,有新闻说,网友爆料我是因为和出版商闹掰了所以要处理库存,为了增加真实性,他还制造了数据,说库存有5万本。我想他并不是特别了解出版行业,首先,我不是一个自费作者,还要包销,其次我的书大部分都出版了多年了,都是根据市场的需要来逐步加印的,不会有出版社和你一样脑残,一下子多印出5万本来,也就说,如果你个人要买5万本我的书,全国的库存可能只能给你调来5000本。你还需要等一个月的印刷周期。对我来说,就算和任何出版商闹掰了也不存在库存需要我来处理的事情,也马上会有无数的出版商或者出版社和我联系要求出版。一些书我自己都进不到货。所以在网店上就经常会出现书严重不齐或者只能进到一两百本这样的情况。
也有新闻说我生财有道,我想他们是抬举我了,也有人说我是太穷了,要多赚钱,我想他们是小看我了。很显然我是一个散财有道生财无道的人。这样的一家小店,前几天的销量当然会比较好,等到稳定下来以后,一年的预计销量大概是一万本到两万本,再多就耗费我太多签名的时间了,而且人员会不够。一年毛利润大概是十万到二十万之间,因为具体的事物非常琐碎,所以有四个工作人员,扣除人员的工资以后,我希望这家店不要亏损,如果真赚钱了,那可能有几千块几万块,我随便推掉的每一个商业活动或者讲座就值二三十万,我再缺钱也不缺这上万块,谢谢大家。但我需要签名三万字,如果这三万字去写东西了,我想我可以获得超过百万的版税稿费收入。所以这对我本人来说并不是一件实惠的商业运作,如果我指望着这个发财,那我真是太笨了。这不像有人分析的一样,是一个新新产业,还是那句话,如果它真能挣到钱,那个谁早就这么干了。也希望其他作家不要效仿,我现在已经有点后悔了。畅销书作家也不在乎那几万块,不畅销书作家弄不好还要亏损,劳心劳神,没有必要。
另外还有新闻说签名是我父亲签的,就像最早的时候有人说,三重门是我父亲写的,我的博客是幕后一个策划团队操作的,我的文章是枪手写的,幸亏没人说我比赛的时候头盔里那个不是我本人。还有人拿出了几年前我给他签售的书来对比字迹。因为我本人没有设计过我的签名,所以可能比较随意,就好比大家对比最早时候三重门印刷在书上的签名和后期光荣日上印刷的签名就已经有很大的差别,在早期签售的现场,签字也会随着疲劳程度或者姑娘的漂亮程度产生很大的变化,我在外地比赛的时候,遇到过几百个小学生围着我要签名(都不认识我,凑热闹居多),每个人手里都拿着纸,到后来就签成一条线了,我自己也常备认真,比较认真,简单,特别简单,乱来,一条线这六种签名方法,假如你买了两本你可能会发现两本还有一些签名上的出入,可能一个潦草些一个公正些,一个硬点一个软点,这些都视乎我的心情而定。在此我自己爆料先,我父亲的字的确和我的有点相似,我爸爸的字很漂亮,我小时候写字难看,我爸爸逼我练字,当时就是临摹他的字开始的,当然,到了后来我就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为了避嫌,我都没让我父亲开单子,怕人误会。让我爸爸模仿我签名还是不大像的,但我模仿我父亲的签名一定比较接近,因为上学的时候老师都要求父母在试卷上签名,所以……前几天的1800本书很快买断货了,其实后来补充的上千本早就已经到位了,至今没有上架是因为我这些天比较忙,一直比较忙没有能够回去签。如果是我赶着赚钱加上父亲代签,早就可以趁热上架了,不至于一直断货。
当然,如果有读者要求在书上多一个我父亲的签名,我想我父亲还是很乐意的,大家就可以好好对比对比,揣摩揣摩。但是爆这个料的至少是我的读者,我为他们身上所具备的怀疑精神感到非常的高兴。我是认真的。

还有人揣摩说,小店成交了一千多本,怎么只有80个交易完成,是在造假。这……我想这位爆料者可能不太熟悉网上购物的流程和快递需要的时间,我就不解释了,大家都知道。
另外,由于经验不足,所以发货时候发生了一些失误,有的人还给快递过去了两套,有一位读者很好,寄回了过来,我很感动,会送上一些比赛的T恤作为礼物。同时希望大家对于发货的时间不要太过紧逼,谢谢大家的理解。

最后,我的问题都在这个文章里回答了,相信已经回答了所有的疑问,感谢为了我小店做了宣传的媒体朋友们,但这真的不是什么大事,也不是什么大产业,更不是什么商业课题,我要做的事是别的,我个人其实很不喜欢这样琐碎的吃力不讨好的而且容易引起猜测的事,但我必须要做这个。关于这个小破店就到此为止了。没有料但又特别喜欢爆料的朋友希望你们善待自己的想象力,和我一样写书吧。

2009年4月21日 星期二

像成龙一样学会揣摩圣意

成龙说,“有自由好还是没有自由好……真的我们现在已经混乱了、太自由了,就变成像香港现在这个样子很乱,而且变成台湾这个样子也很乱,我慢慢觉得,我们中国人是需要管的。”

我觉得成龙这句话看似简单随口,但有着其逻辑上的不可反驳性,也是我写文章这么久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

首先,我不能说,中国人不需要管理。对于政府和人民的关系,我们通常有两种认识,一种就是成龙说的“管理“,一种就是一小撮人说的“服务”,政府自然愿意做老板而不愿意做服务员,因为服务员只能按照行业惯例来收费,而老板可以自定义收费,服务员只能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行事,而老板可以制定法律。赞同需要管理和赞同需要服务有什么区别呢?区别就是你到底是能成龙还是成不法分子。

我认为,在这个太自由的地方,我如果认为中国人不需要管,我就会出问题,所以我只能赞同成龙的观点,并且认为应该严加管理,从文化上来讲,我们应该重新开始避讳,比如说,领导人的名字是不能出现的,必须找个其他字代替,比较可喜的是,在很多论坛里我们已经实施了这种先进的管理制度。

所以,在这点上,说成龙胡说的人,都得抓起来,罪名有两个,一个是成龙思想是和上次两会领导的最后讲话其实是高度统一的,另外一个是,你没有避讳。



其次,成龙说,台湾现在这个样子很乱。

首先,我不能说,台湾现在的XXXX很好,因为我们要会揣摩圣意,《环球时报》是一份揣摩圣意的非常好的报纸,所以,当说起台湾的华人民主时,有些学生会说,哈哈哈哈,这算什么民主啊,互相骂来骂去的还打架,就是个笑话。

你别以为这些学生在讲笑话,他们代表的态度就是圣意,成龙也属于揣摩的非常成功的,虽然在智商上,他们失败了,但是在政治上,他们成功了。

所以,在这点上,成龙又说对了,台湾现在这个样子很乱,这十个字,是上头一直想说但是憋着不好意思说的话,如果成龙能再接再厉,继续说出“朝鲜现在这个样子很好”“金正日的世袭制度符合朝鲜人民的利益”等话,那就是彻底揣摩到家了。对不起,家是不能说的,忘记避讳了。



成龙又说,香港现在这个样子很乱。这句话貌似不对啊,一直揣摩的那么准的成龙为什么犯错误了呢,香港已经收回了啊,应该很好才对啊。这普通人就不懂了,这属于深度揣摩。香港在1997收回了没错,但因为英国的残酷殖民和文化封锁,两个凡是,三个代表,七不规范等先进思想并没有影响到香港,而因为文化差异巨大,所以我们实行了一国两制,两制就是两个制度,必须要分出好坏来,成龙的意思是说,香港也不够好,太自由,大家都在虎说八道(避讳),是XXXX的遗毒,如果香港能够和大陆使用一样的制度,那么明天会更好。成龙意在向政府提供决心,香港你们该管一管了。



成龙一直以大哥的形象示人,也象征着他很喜欢管理,从成龙思想和他出席的一些活动,也可以看出成龙其实对大陆的政坛是有一定的追求的,而且要比艺术追求更大,这就是为什么成龙在新电影刚被大陆禁了还能说出我们过度自由这样的话,这是何等的忍辱负重。从他揣摩功力来讲,我觉得他有这个能力,但是很遗憾,我并不认为成龙能够做到中宣部部长文化部部长等职务,揣摩的再好也只能到文化部仁义大哥的级别。

为什么呢,因为成龙的名字起的不好,作为艺人,这是个好名字,作为官人,这会影响了他的仕途。成龙这个名字在封建社会,是反动的,在现代社会,又是封建的,这真是个头大的问题,当今圣上也不会允许身边有一个高官的名字叫成龙的,这也太虎视眈眈了,所以至于成龙,他继续拍好看的电影,他的很多电影我也很喜欢看,这就完全可以了。



至于有些网友认为,中国人的确需要管理,要不然真的会很乱,我认为这是在偷换概念。任何国家任何星球的人都需要管理,但管理他们的,不是思想,不是制度,不是文化,不是宗教,不是意识形态,不是上级部门,而是合理的法律和尽量的公正。人民需要的是被服务而不是被管理,而官员最需要的是被管理而不是被服务,我们很多地方不和谐是因为我们不小心给整反了。不需要管理不是说让你随便杀人放火,看中一个女人就上去强奸,而是说,当一个极其有权有势的人烧了你的房子杀了你的亲人强奸了你的女人的时候,你可以让他得到应得的下场,而不是在上访的路上被相关部门管理了,并且把你说成是精神病,你找媒体曝光,结果新闻得到了管制,消息全部被封锁,然后你被官方描述成一个虐妻的妄想症,后来在看守所跳橡皮筋摔死了,最后还把你当成丧心病狂的典范写进历史书里。

2009年4月19日 星期日

三事

首先,因为我已经很多很多年不曾有任何的签名售书活动,很多的读者都会邮寄来他们的书要求我签名收藏或者写一些鼓励的话给自己的亲人朋友,但因为我平时的生活作息原因和比赛繁多,很少能看到邮局有开门的时候,经常就会囤积下一些别人的书,在外地比赛的时候也经常看到读者给我的书上有假冒签名,关键是字比较难看。受到了朋友的启发,也顺便为了庆祝《他的国》出版至今连续在开卷调查的全国图书销量榜上排在第一,并且达到了五十万册(当然,根据行业习惯,我们应该认为它已经突破了一百万册),所以,我特地委托朋友在淘宝上开了一个限量销售我的签名本的书店,地址是http://shop57860513.taobao.com/ 里面有我大部分出版的图书作品以及新书和杂志的预售。因为我并不是坐台签名,会每次有时间的话准备一批,所以,有可能有的时候发货并不会非常的及时,但是,至少可以保证喜欢我的读者都可以得到签名版本的正版图书。同时,我将继续不举办任何的签售或者讲座的活动,希望有些邀请方可以不用再来说服我,我不是个擅长拒绝的人,说来说去会搞的我自己很不好意思觉得欠了你们。见谅。



其次,我自己的赛季也将开始。在漫长的休息期里,比赛日程变动来变动去,终于定了(当 然,根据行业习惯,我们应该认为赛例还没有定)。我的表弟也会参加POLO杯的比赛,他很喜欢赛车和汽车,甚至有战胜我的记录,在电子游戏里。希望他可以有好的成绩。我送过他几双赛鞋和平时的休闲鞋,由于职业的情节,都是PUMA的,我自己很喜欢PUMA的赛车系列的鞋子,收有多双,而且那是在我上中学的时候,我因为喜欢这个牌子的标和赛车所以买了那个牌子的鞋子,还一度以为他们还生产汽车,叫美洲豹。那个年代大家受灌篮高手的影响,都喜欢其他品牌的篮球鞋,唯独我还选择了一双赛车休闲鞋。后来,他们没成为篮球运动员,但我成为了车手。在此感谢PUMA对我的支持,希望他们一如继让的参与赛车运动,设计出更好的产品——甚至汽车。





最后,关于我自己的杂志,杂志一切具备,一切一切具备,包括人员,构想,办公,投资,发行等等,但是惟独缺少一个东西,导致进度停滞了一个月,那就是杂志的名字,所以一直不能发布消息和约稿,也不能公布我们的想法。想名字是全天下最困难的事情,也是影响我所有图书进程的最大原因,我通常写文章很快,一个长篇小说写起来就一个月,但名字得想一年,5000个字写顺了也就一晚上,但往往一个人名得想一个礼拜。如果你有想法,请把你能想到的名字发表在评论里,但是我个人并不希望这个名字和我或者我的以往作品有任何关系,这是一本纯粹的杂志,就算哪天我挂了也能继续的杂志。如果最后采用了你的名字,一定会当面酬谢。谢谢。

2009年4月15日 星期三

2009年04月15日

今天有记者打电话给我,说,嘿嘿,我们认得你的车牌和你的轮廓,虽然拍的跟油画似的,还不如打马赛克的清晰,但我还是一眼看出是你,稿子都写好了,你快招了。

好吧,韩雪是我多年的好友,我个人也很喜欢她的善良和简单,她拍戏之余在上海,作为老朋友,几个人一起吃了一个晚饭。看到照片,我很着急的是国内的相关从业人员的摄影技术需要提高,不是剪影就是魅影,反而麻烦。



由于新闻标题的原因,再加上是女性,容易让人有很多的非议猜测和误解,所以,在此说明其中魅影之一是我,并不是所谓什么富商老板太子党,也不是圈外男友幕后黑手。在这里,我要说些题外话,以下内容和本文无关。我们忽略了很多女孩的才华和个人努力,包括很多人不喜欢的XXX和XXX等,假设年轻时候的她们附体到你的身上,你确保你就不会一不小心就走成了女陈冠希?你就确保你不会去接拍《无极》,你就确保你的造型总监不会选赵半狄?

最重要的是,我们忽略了这个世界的规律,我们在谴责一个常识。你说,女人的成功是靠男人的,很多时候一点错也没有,但男人的成功其实也是靠男人的,无论是国家主席或者董事会主席,国家总理或者是公司总经理,无论是我或者你,都一定是靠着自己的本事和其他男人的帮助一步一步走向一个结果的,就看你自己熟不熟和遇人淑不淑。



最后,希望大家不要对一个女孩子和几个好朋友吃个饭然然后坐车回家给阴谋论了或者遐想化了,因为……以后还得吃呢,况且最近娱乐圈里死的死伤的伤离的离,这件则是太小的事,真要骗大家就说是兄妹俩吃个团圆饭估计也能骗倒一大片,所以,还是把版面留给更需要的人吧。

2009年4月7日 星期二

两个代表

来自中国中央电视台的记者芮成钢先生在G20上提问美国总统奥巴马,他一共问了两个问题,但是奥巴马明显对中国不了解,他也只回答了两个,奥巴马应该盛情的邀请他再问一个,这样芮成钢先生就三个代表了,但问题是,他第一个问题已经代表了中国,第二个问题代表了世界,起点已经非常的高,就好比唱歌第一句起高了一样,同样,就像你特别希望看道唱歌起高的人是怎么唱副歌的一样,我会很好奇他第三个问题会代表什么。

如果你是芮成钢,你会怎么去想第三个问题呢?什么能比世界更大,更高,更强,更宏观呢?是代表火星还是代表宇宙呢?

你们都错了,正确的答案是,按照递进的关系,第三个问题,应该是代表党。

当你把这个思路缕清楚以后,你就有资格代表中央电视台了。







RUI CHENGGANG: Rui Chenggang of China Central Television. It seems the world leaders have been talking about increasing the voice and voting rights of developing countries. I would like to ask two questions instead of just one. First one, on behalf of China...

芮成钢:芮成钢,来自中国中央电视台。既然全球的领导人一直在讲要给发展中国家更多的话语权和投票权,那么我就想问两个问题而不是一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代表中国问的..



OBAMA: I may choose which one I want to answer.

奥巴马:我可能只选择其中一个问题回答。

(LAUGHTER)(奥巴马笑)

RUI CHENGGANG: of course.

芮成钢:当然可以。

OBAMA: That's always the danger of asking two questions.

奥巴马:问两个问题总是有风险的。



RUI CHENGGANG: First one, you've had a very fruitful meeting with our President. And during the Clinton administration, U.S.-China relationship was characterized, in Clinton's words, "strategic, constructive partnership." During the Bush era it was -- the catchphrase, quote, unquote, "stakeholder." The Bush administration expects China to -- to become a responsible stakeholder in international affairs. Have you come up with a catchphrase of your own? And, certainly, it is not the G-2, is it?

芮成钢:首先,您和中国国家主席在此次峰会上进行了成果颇丰的会谈。在克林顿时期,中美关系被克林顿概括为“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在小布什时期,(形容中美关系的)关键词是“利益相关者”——当时的布什政府希望中国在国际事务中担当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您是否已经有了一个自己的关键词(来定位中美关系)呢?那当然不会是所谓的G2,对吧?



And my second question is, on behalf of the world, politics is very local, even though we've been talking about global solution, as indicated by your recent preference over American journalists and British, which is OK. (Laughter.) How can you make sure that you will do whatever you can, so that that local politics will not trump or negatively affect good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Thank you, Mr. President.

我的第二个问题是代表全世界问的。虽然我们一直在讲全球性的对策,但政治本身却是非常本土化的,正如您刚才一直优先选择美国和英国的记者提问,不过这倒没有什么。(奥巴马笑)

问题是,您如何确保糟糕的本土政治不会干扰或消极的影响到正确的国际经贸往来合作?谢谢,总统先生。

OBAMA: Well, those -- those are excellent questions. On -- on the first question, your American counterparts will tell you I'm terrible with those little catchphrases and sound bites. So I haven't come up with anything catchy yet, but if you have any suggestions, let me know. (LAUGHTER) I'll be happy to use them.

奥巴马:你问得问题都非常精彩。关于第一个问题,你的美国同行们可以告诉你,我最不善于用关键词或短语对事务进行概括了。所以(对于中美关系)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想到用什么精辟的短语来概括。不过你要是有什么建议,不妨告诉我。(笑)我会很高兴的使用它。



In terms of local politics, look, I'm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I'm not the President of China, I'm not the President of Japan, I'm not the President of the other participants here. And so I have a direct responsibility to my constituents to make their lives better. That's why they put me in there. That accounts for some of the questions here, about how concretely does me being here help them find a job, pay for their home, send their kids to college, live what we call the American Dream. And I will be judged by my effectiveness in meeting their needs and concerns.



至于本土政治,你看,我是美国的总统,不是中国的主席,也不是日本首相,我不是参加峰会各位的首脑。我最直接的责任是让我们美国的人民生活得更好,这才是他们选举我到这个职位的目的。这也是前面几个问题中所提到的,为什么我来这里(参与20国峰会)能够帮助美国人民就业、购买住房、培养孩子上大学、实现我们所说的“美国梦”。衡量我的标准,就是要看我是否能有效地满足美国人民的需要和解决他们所关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