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7日 星期四

几多事

  第一, 应出版商的要求,贴出最新的杂文集的封面,因为没有做任何宣传,很多人以为是假书。书名叫《可爱的洪水猛兽》。这个名字是在北京的京承高速上起的。一转眼已经到了广州的佛冈参加比赛。想来今年这么多的城市里都去了,上海,北京,南京,广州,XX,XX,XX,XX,回头一想怎么都是差不多的情况,不得安生。
  第二, 杂志一直延误,是因为我们尚未得到刊号。应该会很快了,这是身不由己的事情。
  第三, 今次终于弄丢了我戴了多年的眼镜,我一直舍不得更换,我相信他后来的形状一定不是它最初的形状。每次不小心掉地上动静都很大,因为一定会分成三个部分。最终还是有了一副新眼镜。有过一万种假设也未曾想它是以这样的方式退役。
  第四, 我在南方住的酒店好大的床,可以侧着转三个圈。洗手间的淋浴房也好大,洗完澡只湿一半地。南方的城市都几多相像,破旧公寓阳台上开满鲜花,我骑着车队的单车每天都要湿透三件衣服。我战略储备的衣服到今晚就结束。让酒店去洗服务员送来鲜花,说要祝节日快乐。多少这样的事情,无情人终成眷属,有情人却成陌路。愿所有我的读者都可以让中意的人变成枕边的人,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千年修得同性恋,但两百年绝对修不成三个人共枕眠,也修不成3P。希望你们都能修成你们想修的样子。
  第五, 这次的堪路发现又有一个超快的柏油路赛段,快到一直在最高的档位里整个赛段只需要踩两脚刹车。希望可以继续在柏油路面上获胜,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在拉力赛场上其实我可以更快的,只是对我来说有太大的压力,我有太多未完的事情,如果没有任何的顾虑和牵挂,我可以更快的。可能以前我驾驶的太安全了,太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了,这场比赛希望我能只顾着往前推进,当然尽量别撞上什么东西。得之我幸,不得我不信,再不得我不幸,无非就是这样。

2009年8月12日 星期三

建国大业

今天看见一张《建国大业》的演员国籍表

陈凯歌 美国/陈红 美国/刘亦菲 美国/陈冲 美国/邬君梅 美国/顾长卫 美国/蒋雯丽 美国
胡静 美国/王姬 美国/郎朗 中国香港/李云迪 姜文法国/ 中国香港/章子怡 中国香港/胡军 中国香港/汤唯 中国香港/刘璇 中国香港 /童安格 加拿大/徐帆 加拿大/陈明 加拿大/张铁林 英国
许晴 日本/韦唯 德国/沈小岑 澳大利亚/苏瑾 新西兰/李连杰 新加坡/斯琴高娃 瑞士/
胡兵 泰国(描红部分为真实参演演员,该表其实是张国内部分演员的国籍表)

================================================================

可以料想的是,这么多的明星是外国国籍,一定会引起很多的争议。很多人会觉得,为什么呢,是中国的影视,中国的观众捧红了你,你到头来怎么是外国籍呢?

我倒是没有这么想,我只是不知道胡兵加入泰国国籍是怎么想的。好在三年以后,我们有胡斌,哪怕是个假的,那我们也有胡赝斌。言归正题,我们不说出国方便,不说个人自由,不说漏税避税,我认为,一个国家,能让这么多艺人转变国籍,这个国家一定是有他的责任的。在我们谈个人责任和义务的时候,我们也要谈国家责任和义务。这代人要记住的是,国家利益不是高于一切的,国家的合理利益在特定的时候才可以高于一切。

这么多人跑了,说明建国以后很多的大业尚未完成,否则就是很多中国籍的外国人来参与制作或者演当时的反面角色。他们变换了国籍,是他们的选择,这个选择就像离婚一样,可能是感情破裂了,可能是遇见了更好的,在道德层面上是可以谴责的,但是在人格层面上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你也难保你们自己啊,对吧。给你美国籍,电脑前的你要不?

反正我个人觉得我的国籍挺好的,也就是多交点税少享点福,出国麻烦点,其他也没什么。

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也就是吃不起住不起玩不起结不起生不起病不起死不起,但最关键的是,还移民不起,所以,看见你们跑了,不爽是肯定的。

在看得见的未来里,我是不会改变我的国籍的。但是电脑前的所有人,你们不要忘记了,这个国家给你提出了条件,你也是可以给这个国家提条件的。我的条件是,我无所谓我爱的国家对我们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的利益几乎没有保护,我也无所谓这个国家纵容随便一套房子的利润就抵上中国最大的出版社的全年总利润,但我很喜欢小孩子,我可能无法遵守计划生育,更无法接受计生委的人碰我的女人,所以,如果我不小心生多了孩子,我就不会是这个国家至少不会是大陆的国籍了。

可能很多人要说,却,谁在乎你啊。话是没错,但我就更不在乎了。都互相不在乎了,这不就离了麽。你看上面名单上的那些人,还不都是人模人样的。

2009年8月8日 星期六

2009年08月08日

今天参加在杭州黄龙体育场的中国车手王中王比赛,由于睡过头,所以没有能够参加抽签和看路,但是大家都很客气,唯独抽剩下了一号车。但是没看路比较吃亏,因为其他人都已经开着比赛用车在上面练习了几圈了。正赛的时候第一次开,左右都有点迷糊。好在预赛的第二次终于认得路了,排位在第三。

今天的淘汰赛中,第一轮我赢得很轻松,第二轮遇到了很优秀的车手刘曹东,最后反正肉眼没能分别出来谁赢了,后来知道我输了,真的是一根鸟毛的差距。差距应该在零点零一秒以内,很遗憾。因为找不到厕所,一直憋着嘘嘘,早知道就找个角落先去减减重了。最后刘曹东获得了王中王的总冠军,恭喜他。

杭州是我喜欢的城市,今天去西湖边瞎逛,正要过马路,还惦记着要找个人行道,突然醒悟过来,在杭州走人行道应该是最危险的事,为了保命,我就乱穿马路了。当然,这也充分说明了坏事应该怎么做——在中国,如果你想做坏事,又害怕舆论监督尤其是互联网监督,那就去做别人干过的坏事吧,比如这次撞人,汽车牌子更好,人行道的名字更恶搞,飞的更加,一样也是七十码,但因为是梅开二度,重复劳动,所以就没有第一次那么引人瞩目。千万不要带头干坏事,一定要跟着干坏事。

2009年8月6日 星期四

SAY GOODBYE

今天接受一个采访,我说,我是一个看重结果而不看重过程的人,我不相信虽败犹荣,我不相信享受过程。现在想想,所谓结果,深远来说,都是别了,不是你别我,就是我别你,要不就是别了世界,对于别了,我们心里总是说,别啊。所谓别了,有分别,暂别,告别,吻别,但我认为都没鸡巴什么区别,每次都可能是永别的前奏。所以,比如种一个菜,究竟播种是过程,开花是结果还是开花是过程,结果是结果还是结果是过程,凋零是结果还是凋零是过程,播种是结果呢?对于这颗菜来说,晕菜才是结果。

昨天告别了一位老朋友,感谢这位老朋友多年的安全陪伴,从来没有输过。从最早的EVO VEVO VII,到这台M,年少时光也在些大马力四门街车上流逝了。它带给我很多快乐,吓唬过很多无关轻重的人,也吓唬过最重要的人,甚至还上过娱乐新闻。再见了五百马力。

2009年8月1日 星期六

居然真的是他

经过对比最新的视频鉴定和咨询杭州的朋友,本人确信,在杭州出庭之人确系发胖了以后的胡斌。望大家相信。此刻本人正在一个人吃面包,并没有受到任何胁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