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9日 星期二

I Am Just Speculating

I am just speculating.  By Han Han.  January 17, 2010.

2010: China begins an Internet clean-up campaign with the slogan: "If
you stop beating someone for 3 days, he/she may get on the roof and
remove tiles."  (Note:三天不打,上房揭瓦is a Chinese saying.  When applied to
children, the notion is that you beat your child in order to make
him/her behave (as in respecting authority, maintaining discipline and
being a good citizen) and, conversely, if you don't beat your child,
he/she will misbehave.  It also applies to wife-beating.)

2010: The relevant department expands the list of banned terms.  The
Chinese word for "file" (which has the same sound as Party) and the
English letter "D" disappear in mainland China.  Dangdang was changed
to Angang, while Douban became Ouban.

2010 June: The government inaugurates the "Protect the Children"
campaign.  Children's Day is elevated to the same status as National
Day.  It is also announced that all information that is unfavorable to
the healthy development of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will be strictly
prohibited.  At the same time, the Shanghai World Expo introduces the
slogan "World Expo, World Expo, catch ten thousand adulterous couples
in bed" in order to conduct online and offline anti-pornography
(anti-"yellow") campaigns simultaneously.  The government makes it
clear that anything and everything connected to pornography shall be
censored because they stand for obscenity and feudalism.  Elementary
school students are mobilized to march in the streets to demonstrate
against anything pornographic ("yellow").

2010 July: The Elementary School Students Patriotic Committee finds
out that the five yellow-colored five-pointed stars on the national
flag are inconsistent with contemporary progressive ideas.  The
relevant department decides to change the five-pointed stars from
yellow to red.

2010 August: The government discovers that the red five-pointed stars
are the same color as the background, so that it is hard to find them.
Representatives of elementary school students propose the
five-pointed stars be changed into green color, to represent green
scarves and Green Dam.

2010: Based upon the recommendations of the Elementary School Students
Loving Care Committee and representatives of elementary school
students, the government tightens the censorship standards on
photographs, with guiding principles such as "erect nipples equal bare
nipples."

2010: All Internet forum masters are formally given public service
worker status.

2010: The government introduces a brand new Internet Great Wall.  This
Great Wall system is based upon the collective wisdom of innumerable
of experts from all walks of life in China.  They work together at a
military base.  The satellite photos of their work site was
misinterpreted by people inside and outside of China as those of an
aircraft carrier under construction.

2011 January: The government allocates 100 billion yuan to hire
Internet commentators from its next round of economic stimulation
package.  The pay for Internet commentators rises from 50 cents per
post to 1 yuan per post.  The target for 2011 is to have 100 billion
positive posts.  The Fifty-cent Gang members at the various forums
weep in gratitude because their long, arduous work over the years has
finally allowed them to join the big team.  From there on, the ratio
of Internet commentators versus normal people is about 50:50 at the
large Internet forums.

2011:  Google, YouTube, Facebook, Twitter announce that they are
re-entering China and opening up registration.  At the same time, the
aforementioned websites announce from the United States that they are
not developing any businesses in China.  But their announcements are
instantly censored, so that nobody in China knows.

2011: All those who register at the aforementioned websites are
systematically tracked down by the Great Wall system.  Their computers
are re-installed.  Afterwards, if the users want to visit a
general-purpose website, they can only reach People.com.cn and Xinhua;
if they want to visit a forum, they can only go to Strong Nation Forum
and Tiexue Forum; if they want to visit a video site, they can only go
to CCTV 1.  Once the system is re-installed this way, there is no way
to undo the settings.

2011: The price of computers goes up by 100%.  Computer scalpers
proliferate.  When users buy new computers, they find that they can
only access the aforementioned websites.

2011: Housing prices go up by 100%.  At the real estate transaction
websites, the housing unit must be identified as either "full Internet
access" or "restricted Internet access."

2011: Southern Metropolis Daily and Southern Weekend are renamed Male
Metropolis Daily and Male Weekend, and reclassified as marital agency
newspapers.  The ratio of Internet commentators and ordinary people
there reaches 9 to 1.

2011: A certain city leader comes under human flesh search.

2011: In the second round of Internet clean-up, all search engines are
closed.  The major portals and the newspapers publish articles with
titles such as "Searching made us lazy people," "Internet searching
seriously detrimental to ability of elementary school students to use
their brains" and so on.  The leaders say, "we never use Internet
searching.  The situation today says clearly that Internet search has
a hundred bad points and nothing good whatsoever."

2011: Baidu is acquired by Pepsi Cola and becomes an official beverage website.

2012: Sina.com reports that a certain village leader received 500 yuan
in bribes.  This news story is rated as the top news story in China
for the year 2012 with more than 500 million page views.  Many people
read it repeatedly.  Even after censorship, there are more than 1
million comments.  Many people think that this was a new high point in
watchdog journalism.  But according to the Internet polling, 90% of
netizens still think that the news story should not have been
published because it destroys social stability and may lead to ethnic
splits.

2012:  Elementary school students denounce Sina.com for having an
erect nipple.  Sina.com is shut down for re-organization.

2012: All forums stop accepting registrations or comments.  The
Chinese Writers Association and the Chinese Literary Union take over
the Internet to become Internet content providers.  The Internet goes
back from Web 3.0 to Web 0.3.  The Internet is read-only with no
comments being allowed.

2013: The Elementary School Students Healthy Development Committee
denounces Sina.com for having another erect nipple.

2014: Sina.com ("new wave" in Chinese) is acquired by Mountain Dew
("powerful wave" in Chinese) and becomes an official beverage website.

2015: The government cuts off the Internet altogether.  A universal
online computer is introduced.  This is the only way to go online.
This computer does not have a keyboard.  You are only given a mouse.
The slogan for the re-organization project is "You only have a mouse
-- what can you do?"

2016: The number of Internet users in China drops down to 1 million.
All websites are merged into a single website.  It does not matter
what URL you enter because you will be directed to that website.  All
updates are synchronized to the People's Daily.  In the same year, the
Internet industry disappears in China.  This causes 5 million people
in the Internet-related industry to lose their jobs either directly or
indirectly.  The disappearance of e-mail means that the previously
closed but now revived Postal Office hires 100,000 of them.  But 4.9
million people still have no jobs.  At the same time, almost 1 million
Fifty-cent Gang members lose their jobs.  The Fifty-cent Gang members
complain that they worked like dogs for their whole lives but now they
don't even get pensions.

2016: The People's Daily writes: One industry was sacrificed in return
for the stability of the nation, but it was worthwhile.

2016: <Network News> comments that the nation faced the risk of
break-up if the Internet industry had continued.  The anti-China
forces outside the nation and the splittists inside China were using
the Internet to incite the masses.  Fortunately, the relevant
departments took strong measure and prevented the situation from
worsening.

2016: Zhou Jiugeng is vindicated.  He gets out of jail and becomes the
Minister of Information Industry.  Meanwhile Yu Qiuyu is appointed as
the Minister of Culture.

2016: The 1 million jobless Fifty-cent Gang members have no other
skills and therefore could not find new jobs.  They could not feed
themselves.  Several tens of thousands of Fifty-cent Gang members
gather in Beijing.  During Children's Day, 150,000 Fifty-cent Gang
members sit down in front of the government headquarters office to
conduct a silent hunger strike.  They ask the government to arrange
jobs for them, give them credit for their prior work, and grant them
public service worker status retroactively.  The People's Daily writes
that the government never had the job position of Internet
commentator.  Therefore, all those Fifty-cent Gang members wrote on
their own.  The Fifty-cent Gang members are unable to show any labor
contract to prove that they had an worker-employer relationship with
the government.

The spokesperson for the Fifty-cent Gang members say that they were
underground agents who had done great work to secure national
stability.

The government gives the Fifty-cent gang members three days to leave
Beijing or face arrest.  People's Daily writes that if one praises the
government, one should not apply pressure on the government.  Praising
the government cannot be a condition for obtaining money.  Praises
should be uncompensated.

2016: The Fifty-cent Gang members continue their hunger strike.  The
citizens say that they fully support the hunger strike by the
Fifty-cent Gang members.  They also do not provide any food to hunger
strikers and they block off all possible channels that can bring food
in.  Thus, they make sure that the Fifty-cent Gang members will stick
to their hunger strike.

The next day, Minister of Culture Yu Qiuyu visits the scene of the
hunger strike and reads the "Tearful advice to the Fifty-cent Gang."
The Fifty-cent Gang members say that Minister Yu's speech is too
profound for them to understand.

2016: The Fifty-cent Gang is accused of the crimes of illegal
assembly, illegal marching, illegal demonstration, attacking the
government, violently resisting against the law, smearing the
government, endangering public security, disrupting social order,
spitting in public, etc.  The organizers are arrested.  But the
government says that they will be lenient towards blind followers who
don't know the truth and offer them an opportunity to reinvigorate
themselves: they give 50 cents to each of them to feed their hunger.
<Network News> comments on the scene: Fifty-cent Gang members see
fifty cents and break out in tears.

2016: The Fifty-cent Gang crisis is peacefully resolved, once again
showing the ability of the Party and the government to maintain
stability.  The Fifty-cent Gang leader tells the CCTV reporter on
camera: "I am so sorry about before."

2017: Unemployment figures continue to rise drastically.  The collapse
of the Internet industry leads to a serious economic recession.  The
government says that the manufacturing industry will be the backbone
of the nation once more.  China will use all its natural resources to
export at low prices.

2017: Hostile anti-China forces overseas get together and mislead the
United Nations and various nations to pass a resolution to forbid the
importing of Chinese goods anywhere in the world in order to express
their opposition to the shutdown of the Internet in China.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ssues strong condemnations.  They say that the
administration of the Internet in China is an internal matter which
other countries have no right to interfere with.  The other countries
counter that it is also an internal matter for them to ban Chinese
goods and China has no right to interfere with that either.

2019:  It is the military parade on the seventieth anniversary of the
founding of the nation.  On that day, the government announces that
China will lock down its national borders and concentrate on
strengthening itself so that all reactionary forces will tremble in
fear.  On that day, China makes a statement to the rest of the world:
"If you stop beating someone for 3 days, he/she may get on the roof
and remove tiles."  Many nations say that they don't know how to
translate this sentence.

2020: ...

2020:  Earth is destroyed.  The descendants of the Mayans say that it
is normal to see a margin of error of plus or minus ten years on such
events.

2010年1月17日 星期日

我只是在猜想

我只是在猜想(2010-01-17 03:57:25)

2010年       中国开展互联网整治活动,活动口号为"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2010年       相关部门扩大屏蔽词词库,汉字"档"和英文字母"D"在大陆消失。当当网和豆瓣网被迫改名为肮肮网和藕瓣网。

2010年6月   政府启动"保护儿童"项目,儿童节被提到和国庆节相同的位置,并且宣布,严格限制一切不利于少年儿童健康成长的资讯。同时,上海世博会提出"世博会,世博会,捉奸在床一万对"的口号,线上线下同时启动扫黄项目,政府明确表示,一切和黄色有关的东西,都将被屏蔽,黄色代表色情和封建。小学生们都被发动了起来,纷纷走上街头,表示不放过一切黄色的东西。

2010年7月   小学生爱国委员会发现,因为五星红旗上的5个五角星为黄色,不符合时代的进步思想。该提议经过研究,相关部门决定将五个五角星改为红色。

2010年8月   政府发现,将五角星改为红色以后,和国旗原背景色一样,导致分辨困难,经过小学生代表的提议,国旗上五角星被改为绿色,代表着绿领巾和绿霸。

2010年       根据小学生爱护委员会和小学生代表的提议,政府收紧图片审查标准,并提出"激凸等于露点"的战略指导思想。

2010年       所有论坛的版主被收编为公务员。

2010年       政府推出全新网络长城,该长城系统汇聚了无数中国各行各业专家的智慧,他们在一个军事基地中集中工作,他们工作的卫星照片一度被海内外误读为中国在制造航母。

2011年1月   政府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中拨款1000亿用于网络评论员,网络评论员的薪水由每条五毛涨为每条一元,2011年的目标是有1000亿条正面评论,坚守在评论征地的五毛党们黯然落泪,苦撑多年,被骂无数,终于等来了大部队。从此,在各大互联网评论中,网评员和正常人类的比例达到5比5。

2011年       GOOGLE,YOUTUBE,FACEBOOK,TWITTER等网站宣布重返中国并开放注册。

同时         所有上述网站在美国宣布并未在中国开展任何业务。

马上         这条消息被全新长城系统屏蔽,在国内无人知晓。

2011年       在上述网站注册的用户被长城系统追踪,他们的电脑被锁定,综合类网站只能打开人民网,新华网,论坛类网站只能打开强国论坛和铁血论坛,视频类网站只能打开央视一套。经过系统重装,都不能破解锁定。

2011年       电脑涨价一倍,出现卖电脑的黄牛。但用户买回新电脑以后发现还是只能打开上述规定网站。

2011年       房地产涨价一倍,在房地产交易网上,房源必须标明是上网房和限网房。

2011年       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被改名为男方都市报和男方周末,被重新转型为婚姻介绍类报纸。同时,网评员和正常人类的比例达到9比1。

2011年       某市领导被人肉搜索。

2011年       互联网第二轮整治,所有搜索网站被关闭,各大门户网站和报纸发表"搜索,让我们变成懒人"、"网络搜索严重影响小学生的动脑动手能力"等文章,领导们表示,我们从来不用网络搜索,也到了今天的地位,说明网络搜索百害而无一利。

2011年       百度被百事收购,成为饮料官方网站。

2012年       新浪网曝光某村领导收受贿赂500元,该新闻被评为2012中国年度新闻,该新闻点击量达到5000亿,很多人反复点击,经过删除后留言量高达一百万条,很多人认为,这是舆论监督重新开始的一个新起点。但是网络投票中,九成网友认为该新闻不应该发表,因为破坏了社会的稳定,甚至可能导致民族的分裂。

2012年       新浪网被小学生举报搜索到有人激凸。新浪网被停业整治。

2013年       所有论坛停止注册和发帖功能,中国作家协会和中国文联接收互联网,成为互联网内容提供商。互联网从WEB
3.0退回到WEB 0.3,网络模式改为只能浏览资讯,不能发帖。

2013年      小学生健康成长委员会举报新浪网又出现激凸。

2014年      新浪被激浪收购,成为饮料官方网站。

2014年      小学生健康成长委员会举报,有人在QQ上向他们发送露点照片,导致该学生看到以后上街强奸了数十人。

2014年      QQ,MSN等聊天工具被禁止,个人博克和微博被禁止,但是屡屡有不法分子通过各种技术手段上传一些私人的想法和信息。政府非常头疼。

2015年      政府部门将网络全部切断,并统一推出上网专用电脑,只有用该电脑才能上网,没有键盘的接口,只给你一个鼠标。改专项整治活动的口号为"只给你丫一鼠标,看你还能怎么着"。

2016年    中国网民下降到100万,所有网站合并为一个网站,输入任何网址都将链接入该网站。该网址更新内容以当天人民日报为准。同年,中国的互联网产业消失,直接导致近500万互联网相关产业从业人员失业,除了因电子邮件被取消后重新兴起的邮政行业接纳了十万人以外,490万人面临再就业困难。同时,近100万五毛党失业。五毛党感叹道,做牛做马做狗了半辈子,连退休金都没有。

2016年   人民日报发文:牺牲了一个产业,换来了国家的稳定,值。

2016年   新闻联播评论,互联网产业发展下去,国家将面临分裂的危险,国外反华势力和国内分裂势力借助着互联网煽动群众,幸亏有关部门采取强硬手段,避免了事态的扩大。

2016年   周久耕平反。周出狱后任命信息产业部部长。余秋雨被任命为文化部部长。

2016年   100万失业的五毛党因为根本没有其他技能,一直找不到工作,没有生活保障,数万五毛党开始向北京聚集,该年儿童节,十万五毛党在政府门前静坐绝食,要求政府安排工作或者买断工龄,并追加公务员称号。人民日报发文表示,政府从来没有过网络评论员这个职业,所有的网络评论均为五毛党自发评论。五毛党们拿不出任何劳动合同来证明其和政府之间的劳动关系。

五毛党的发言人表示,他们当年是地下工作者,为国家的稳定立下了汗马功劳。

政府表示,限五毛党三日内离京,否则将予以逮捕。人民日报发文表示,赞美政府就不应该向政府施加压力。赞美政府不能作为换取钱财的条件。赞美都应该是无偿的。

2016年    五毛党继续绝食,市民们表示,支持五毛党绝食,绝不向五毛党提供食物,并且监督五毛党绝食,切断一切五毛党可以获得食物的途径。

第二天,文化部部长余秋雨在绝食现场发表"含泪劝五毛书"。五毛党们纷纷表示,讲的太深奥,听不懂啥意思。

2016年    五毛党的罪名包括非法集党,非法游行,非法示威,攻击政府,暴力抗法,诽谤政府,危害公共安全,扰乱社会秩序,随地吐痰等。组织者被逮捕,但政府表示,宽容对待不明真相的盲从者,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给绝食者每人发五毛用于充饥。新闻联播评论这一场景:五毛见五毛,两眼泪汪汪。

2016年    五毛危机平安解决,再现党和政府稳定局面的能力。为首的五毛党面对央视记者的采访,说了三个字,悔当初。

2017年    失业人数剧增,互联网产业的崩溃导致经济严重衰退,政府表示,制造业将再一次作为国家支柱产业,中国应当利用一切自然的资源,以低价的优势向海外出口。

2017年    海外反华势力勾结起来,狼狈为奸,蛊惑联合国以及各国,通过了关于各国家禁止向中国进口任何商品的法案,以反对中国对互联网进行封锁。中国政府强烈谴责,表示中国的互联网管理是中国的内政,其他国家无权干涉。其他国家表示不向中国进口商品是该国的内政,中国政府无权干涉。

2019年     国庆70周年大阅兵,在阅兵当天,政府表示,闭关锁国,苦练内功,让一切反动势力在我们面前颤抖吧。当天,中国向全世界发出电文,电文内容共八个字: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很多国家表示难以翻译。

2020年     ……

2020年     地球毁灭,玛雅人的后代表示,前后十年内的误差是正常的。

我只是在探索

我只是在探索(2010-01-15 05:05)

  最近看到了几条关于上海的新闻,联系在一起非常有意义,首先,上海的土方车以几乎平均每天随机压死一个人的效率推进着城市的建设,照这样下去,中国馆就是屁民的鲜血染红的。
其次,上海市政法委书记宣布,坚决不让黑势力在上海市立足。这点我是相当放心的,因为上海市的物价那么贵,没有哪个黑社会老大能养得起小弟,上海已经从根本上杜绝了黑社会产生的土壤。
  再者,上海市政府又宣布,在必须时候会实施单双号限行等措施。这点是向北京政府学习的。北京市早先在奥运会期间实施单双号,但是北京上牌只要两百元,而且没有道路通行费。在上海市通行的上海牌照的汽车,有三万到四万元不等的牌照费,另外,上海的汽油价格也要比其他省市贵3毛到7毛钱,收了钱不光不办事,还要办了交钱的,你让那些收了钱还要办事的黑社会怎么生存嘛。对了,还有1800元的道路贷款费要交,这就很奇怪了,首付是我们付的,贷款是我们还的,利润全都归你了,最后连摸一下还得定时啊。
  虽然这个规定对我没有什么影响,因为我平时都在乡下,很少进城,但是如果到了那天,真要限行,我觉得大家除了直接把车停在马路上回家以外,也没有什么办法,政府可以因为道路太堵,所以限制汽车上路,而我们不能因为领导太蠢,而限制他们上班。
  另外,有很多的朋友问我关于谷歌要退出中国有什么感想。在谷歌图书馆扫描中国作家作品一事的时候,就有记者问我,GOOGLE未经你的同意,扫描了你的书放在网上供人免费看,说大不了赔你60美金完事,问我怎么看。我说,如果他真这么干了,那就能解释为什么他的中国市场份额做不到第一了。回到家一上网我才弄明白,原来只是扫描了我的书一个目录而已。于是,我才明白为什么他的市场份额做不到第一了,搞他的人太多了。其实,无论谷歌是真退出假退出,我都表示非常的理解,我唯独不能理解的是,有个网站的调查,有7成的网民表示,不支持谷歌对中国政府提出的要求对审查结果不设置屏蔽审查的要求。在看一些政府官网的投票结果的时候,你经常觉得自己为什么永远是在民意的对立面上,看久了甚至觉得自己是个90后,怎么从来都是非主流。其实这些网站才是急需屏蔽的。我能够容忍把黑的说成是灰的,把白的说成是米的,但决不容忍颠倒黑白。
  谷歌如果离开中国,最扼腕痛惜的应该是一些作家,当然,不是因为中国作家代表了社会的良知和进步的力量,他们从来不关系言论的限制,就算文化部门把中国汉字中的一大半都屏蔽了,他们也有本事在剩下的汉字里接着歌功颂德,他们痛心的是,早知道你要跑,当时就收下你那60美元了,我相信这应该会是大部分中国作家在电子版权上的第一笔收入。不就是想多要40嘛。
  最后,我看到一个新闻说,以后手机上转发黄段子或者黄色信息将停止该手机短信功能,必须到公安局写下保证书才能开通短信功能。政府就是这样,他永远给你一个动词和名词,然后永远不解释这个名词,比如说,不能反革命,但从来不告诉你什么是反革命,不能犯流氓罪,但从来不告诉你什么是流氓罪,这次是不能发黄段子,但是从来不告诉你什么是黄段子。我本将心照政府,奈何政府没标准,导致了有些朋友莫名其妙就触到了雷区,甚至有些五毛党都经常陷于拍个马屁结果审核没通过的尴尬。我的提议是,对于雷区,就应该写清楚,这一片是雷区,你进去了就后果自负,你不光没有明确标明,反而时不时人行道上埋个雷,炸了算谁的呢?鉴于快到新年,为了避免广大网友在转发各种短信的时候不幸被停机,导致年初一进派出所写保证书的悲剧发生,我决定牺牲自己,在这几天里,源源不断的转发各种黄段子,直到我的手机被停机了,我再上来转告大家,到底什么叫做黄段子或者黄色信息。所以,最近接收到我的黄色段子或者色情短信的朋友们,请不要误会,我不是在发春也不是要调情,我只是在探索。

2010年1月9日 星期六

三事

(2010-01-09 02:23)

  一,在北京参加了两个发布会,其实并不是抱着去宣传的目的,切实联系到我自己利益的图书我都不愿意去宣传,何况是。因为我和媒体以及读者们不常面对面见面,此行的目的是降低大家对《独唱团》的期望。我最初的想法是将这本杂志做成一本更自由更野的文艺杂志,但是很遗憾的是,在现有的出版制约下,这个想法很难实现,我又不愿这本杂志妥协到甚至还不如一本传统文学杂志的尺度去出版。现在这本杂志还没有下厂印刷,实际日期遥遥无期。事实上,第一期的内容在几个月前已经准备好,甚至连第二期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但是一直在各种地方卡住导致无法印刷。我本人其实非常无奈,我也将和我的合作方做更大的努力。请相信我本人其实完全不想拖延,我的本意想改善一下国内写手的生活,再这样拖延下去弄不好自己的经济都要拖跨,过年弄不好都没新衣服穿了。所以我不会故意拖延,我只是想为相信我的作者们争取更自由的写作空间。也许是我个人的能力和力量都有限,希望得到读者的谅解,原谅我的无能。也请大家全面的调低对这本文艺杂志的预期,就算它能最终在近期下厂,在前几期它将有可能非常差。我将竭力保证它的基础质量,但你们不要对这本杂志抱有任何的期望。
  二,我所在的拉力车队上海FCACA车队决定不参加今年的全国汽车拉力锦标赛。对此我非常的突然和遗憾,虽然我失业了,感谢这支车队带给我的荣誉,这是一支优秀而有潜力的车队,帮助我赢得了去年的年度车手总冠军。希望以后我们能有另外合作的机会。但是,我本人将坚定的留在CRC中国汽车拉力锦标赛中,至于新加盟的车队,现在还在洽谈之中。希望FCACA车队可以在国外的比赛中获得好成绩,为国争光。但是在亚太拉力锦标赛和中国的全锦赛在浙江龙游交汇的时候,我也将代表新东家,全力击败FCACA车队。
  三,我本人从来不会使用QQ或者MSN泡妞,即便有,我和对方在现实世界里肯定早已经熟识了。从2006年开始,几乎每年都有几个不同省份的女孩子或者女子,在我比赛的现场或者打我的电话(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知道我的号码)甚至冲到我的老家,表示在网上与我热恋了好长的时间,该到了见面履行我的承诺的时候。我身边的很多朋友都撞到过我被陌生女子堵住要求负责的情景。对此我表示不负责。我相信他们也会关注我的博客,再次申明,我没有使用QQ等聊天工具与不相识的人网恋的习惯,如果有号称是韩寒的人与你热恋,请明辨是非。同时对于假冒我的人我也觉得非常纳闷,你替我前戏了这么久,你图个啥呢?这条只是我对于可能还在上当受骗的姑娘的一个公开提醒,希望媒体的朋友手下留情,看过算过,谢谢。

2010年01月05日

(2010-01-05 00:22)

  今天去看了阿凡达,在没有主创和演员登台的情况下,这是我生平在电影院看电影第一次听见出字幕的时候有掌声响起。有一些中国的影评人认为,电影虽然不错,但是有些情节还是落入了俗套。我完全不这么认为,因为野蛮强拆对于其他国家的观众来说,的确是一件超乎他们想象力的事情,也就是外星球和中国才可能发生。这是一部伟大的电影。对于这样一部电影,在3D和IMAX的情况下,我给出满分十分。

2010

(2009-12-30 04:01)

  今天我想起在上学的时候,同学之间无论友谊爱情都喜欢送杯子,因为杯子代表一辈子。真不想,十年后的今天回想起来,你送了多少杯具给自己中意的人啊。
  昨天有差不多大的一个记者问我,说,在十年前,媒体都说我们这些人好差,自私,没信仰,接受的都是速食文化,国家在你们这一代人手里真是没有希望。而现在我为什么听越来越多的媒体说,这一代人其实真不错,是国家的希望,有责任,能担当,思想进步。你觉得是什么能让大家对这一代人有这么大的改观呢?
  我回答说,哦,那只是因为现在很多媒体从业者都变成了这一代人。
  所以,时间不断的推进,改变了除事物本身以外的那些事物。
  最近回答了不少相似意义的不同问题,我想除了已经答应下来但未完成的地方以外,最近就不接受什么专访了,所幸运的是之前接受的一些媒体也都是自己比较欣赏和喜欢的媒体。该说的我也都已经说了,再多说也惹人烦,况且我只是一介书生,在这个又痛又痒的世界里写了一些不痛不痒的文章而已,百无一用,既不能改变社会的残酷,也不能稀释傻逼的浓度。曾经有个诗人说过,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但没想是站起来往回走了几步。如今我们踉跄前行,身为一个书生,在新的一年里,只能继续写下去。
  最后,祝愿所有的强势群体,中势群体,弱势群体,去势群体,所有的无产阶级,特产阶级,地产阶级,高产阶级,中产阶级,低产阶级和真正的无产阶级,所有的学生,教师,记者,艺术家,地产商,房奴,自焚者,扔燃烧弹者,政府官员,公务员,妓女,鸭子,警察,商贩,城管,钓头,罪犯,领导等等等等各行各业的朋友和冤家们,新年快乐,明年再玩。

城市,让人民死的早

(2009-12-23 12:15)

  昨天下午5:30左右,闵行区古美路顾戴路发生一起惨烈车祸,一辆水泥搅拌车野蛮超车与一辆助动车相撞。事故造成助动车上一名中年男子当场死亡,坐在车后的一名小女孩双腿被压断,送到医院后也告不治。记者从死者家属处了解到,助动车驾驶员姓李,今年46岁,后方坐着的是他的女儿,今年15岁。
  水泥搅拌车野蛮强行
  事故发生在古美路顾戴路路口的斑马线上。记者在现场看到,出事的水泥搅拌车与助动车已被拖离,斑马线上还有大片凝固的血迹,遇难者的一只手套被遗弃在现场。
  车祸发生在昨天下午5:30左右,古美路"足之浴"店的高先生正好路过现场。"当时,骑助动车的中年男子正在路口等绿灯,车座上带着一名女孩。"据高先生回忆,绿灯亮了以后,助动车正要继续沿古美路直行,这时,后面有辆水泥搅拌车从助动车前强行右拐,"搅拌车车速较快,一下就把助动车挂倒,助动车上两个人都被卷到车底下。"高先生表示,骑车的中年男子被车轮压过,趴在地上,当场死亡;而后座的小女孩也被车轮碾过大腿。
  120被堵一个多小时
  事故发生后,附近路人迅速围拢过来,热心的路人纷纷打110、120报警。一位现场目击者告诉记者,由于正值晚高峰,120救护车被堵了一个多小时才赶到现场。
  "小女孩两条大腿被压断了,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不停挥手喊着'救救我'。
"古美路"足之浴"店的员工小陈说,"可是救护车就是来不了,因为受伤女孩伤得太重,大家不敢动她。"小陈清楚记得,事发后约70分钟,他再次拨打120电话,被告之"车已派出来,被堵在路上了"。
  据现场目击者介绍,后来,110派警车前往疏导道路,才将120救护车接到事故现场。
  受伤女孩被送到第六人民医院,但记者随后了解到,由于伤势太重,受伤女孩送往医院不久,就被宣告医治无效死亡。

2009年12月22日

(2009-12-22 12:51)

  2009赛季终于过去了。在最终的CRC邵武站上,我和领航员孙强代表上海FCACA车队终于获得了N组的车手总冠军。当记者问我有什么感受的时候,我只说了三个字,亚克西。
  能够战胜国内拉力赛实力最强的贵州百灵车队的车手刘曹东我很开心。这一场东东的轮胎选择余地没有我们的多,所以吃了点亏。希望明年可以继续和他竞争。他现在在柏油路上的速度也非常快,有这样全能而且比我更年轻的一个对手,我觉得很荣幸。另外同属百灵车队的魏红杰的速度也是经常快的惊人,连他的领航员黄少军以前是徐浪的领航,他遇见我还说,他很多时候甚至不知道是徐浪快还是魏总快,可见对手的速度越来越快。今年他因为脚伤缺席了两场,否则年底的竞争会更加激励。另外一个对手加队友王睿今年运气很差,但他的赛段时间也很快,而且状态好的时候像嗑药了一样能从头领先到尾。这三人都是我最大的对手,为了明年的卫冕,在这个冬天里,我不得不进补一下。
  在拉力赛场上另外要感谢的是车队经理和技师,今年是我们车队经理北极虾第一个完整的车队经理年,但是车队拿到了两个车队冠军,以一分之差得到年度亚军,还有年度车手冠军,差一点能就圆寂了。他是一个非常认真的人,而且在选择车手方面很有眼光,比如选择了我,比如柏油路上的芬兰外援科托马和英国外援麦克西,事实证明,在不同的路面上他们都是最快的车手。等王睿的实力完全展现的时候,大家就可以看见我们的车手阵容有多么合理。在车队管理上,他对细节非常追求,我对他的唯一意见就是能不能不要让我早起。当然,最后一场投诉对手的事情,我想一些媒体有些误会,他其实并不明白这些拉力赛的规则。当时是我本人认可和提出了这个投诉。因为我以前也曾因为一样的原因受罚而王睿也曾因为类似的原因受罚,所以我认为没有问题。只是我在比赛中始终当做对手没有被罚时而全力推进,最终就算除去对手被罚的时间,还是能够领先对手。这样大家就心里坦然了。
  另外领航员也是大家忽略的人,在新闻里,我只能看到我夺冠的名字,但是我非常感谢我的领航员孙强,而且我前几天还发现原来他心思细腻,还写博客,在此将他加入链接。他除了有时候突然间短路导致我经常因为迟到而罚时十秒以外,其他的表现非常完美,我可以获胜,有百分之四十九的功劳是他的。在赛段里,他与我共生死,就算有碰撞,我也经常不知道为什么撞的是他那一边,在此也要恭喜他获得年度冠军领航。此外他开车其实也很好,当然比我还是差一点的。希望以后记者在提起车手的时候能够带上领航员,比如韩寒杠孙强,刘曹东杠安东尼,魏红杰杠黄少军等。
  也要感谢我的技师和很多记者朋友。希望CRC可以发展的更加好,今年CRC唯一的遗憾是,我们车队获得了两个国内车手的冠军,两个亚军和一个季军,贵州百灵车队获得了两个国内车手的冠军,一个亚军和一个季军,但是我们这两个很注重国内拉力车手的车队只获得了年度车队第二名和第四名。东南万宇车队只有一次国内车手季军,但是他们获得了年度车队冠军。在过发车台的时候往往都是外援车手,因为举办拉力赛的城市都好大喜功,他们更希望让人觉得这个是国际赛事。多少次国内一号车车手居然连过发车台的资格都没有。车队大量的资金和最好的资源都给了老外,欧洲每个国家的冠军车手都在我们这里练车,国内N组几乎没有席位给任何的新人。他们当然很快,但这样的话,中国再无年轻优秀车手涌现的可能性了。

亚克西

(2009-12-16 01:54)

给点咸菜吃

(2009-12-14 12:21)

  我国的新闻给我的启示是经常让我知道原来我国有各种各样的部门,这次,我就知道了国家标准委员会。国家标准委员会在内部制定了官员一顿饭不许超过十万元,官员一次包二奶不准超过五个,官员一次叫小姐不得超过双飞,官员一次受贿不准超过一亿等标准之后,将视角和触角伸向了民间,要规定电瓶车不准超过15到20公里每小时,重量不得超过40公斤,否则将按照机动车来管理。
  为什么有这个标准的出台呢?很简单,商人是靠出台产品盈利的,政府是靠出台政策盈利的,有了这个标准以后,大部分的电瓶车将要被划为轻便摩托车或者电动摩托车(电动摩托车,这个词汇真新鲜),无论在牌照和税费上都将大大增加。我不是特别理解,相关部门如果是以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为幌子的话,那么这一部分超过标准的车,缴纳了更高的费用以后,难道变得更安全了一点吗?难道除了信春哥能不死以外,多交税也能不死吗?
  这次的改革上,我们可以看出相关部门必杀的决心。因为相关部门知道,通过技术手段,狡猾的刁民可以将本来是40公里极速的电瓶车在检验时限速到20公里甚至15公里的国家标准,这一来相关部门钞票就收不到了,怎么办呢?于是就又出台了40公斤的标准,因为跑的比较快的电瓶车难免重量就重,这下你就没辙了。我建议劳苦人民如果电瓶车的确超标了,等标准实行以后,在检验时将占据重量大头的电瓶,轮胎轮圈等拆除,告诉他们,因为信政府,信国家,这人一有信仰,不光不死,而且这电瓶车连没电没轱辘也能开。
  任何的交通都是要付出代价的,政府以安全的名义限制了摩托车很多时间。在其他国家,毕业以后年轻小伙子创业的阶段,一台摩托车是陪伴他青春的记忆,对于很多不那么富裕的家庭,摩托车是出行必须的交通工具,你不能要求每个人必须要去坐公共交通。后来这些原本骑摩托车的人,一部分人选择了地铁和公交,一部分人买了小车,一部分人买了电瓶车。选择地铁和公交的,最近票价都涨了,选择了小汽车的,油价也涨了,在某些奇特的城市还要收牌照费用和道路使用费,但是选择了电瓶车的那些人,也就是这批人中最弱势的那些人,相关部门一直没有能够从他们身上捞到油水,好不容易电价涨了吧,这钱还不归自己。于是,公平公正的原则体现了出来,当年从摩托车上赶下来的那一批人,都要赚到你。
  那么电动车安全么?不安全。因为电动车无声无息,而且刹车性能差,很多电瓶车能开到甚至超过50的速度。但是电动车驾驶员撞死人的事情很少见,更多的是电动车驾驶员被别人撞死。实施新标准以后,对于他们依然被别人撞死似乎没有什么帮助。电动车的标准很简单,应该是牌照登记等手续彻底免费,限制速度不能超过35到40,必须使用碟刹,使用头盔。尤其是必须使用碟刹。我看过市面上很多电瓶车,我看到的大部分能超过50的超级电瓶车,其实所配套的刹车系统和能开到50的轻便摩托车是一样的,都已经主动配备碟刹,这让我很欣慰。这说明这些厂家虽然技术活不见得好到哪里去,基本的良心还是要比一些相关部门要好的,就是你多交钱,服务和配套也会相对应的提升。但电瓶车超过50还是有点危险的,因为轮胎配置比较差,悄然无息,这个速度就可能对行人造成比较大的伤害。
  我有一个邻居,在上海金山石化的某个工厂上班,每天回家要坐公交车25公里回到亭林家中。但是他的公司经常加班,加班了以后他就没有车回家了。他的月薪是1600元,在周围很多的工厂里,这已经算不错的。周围的房价都是1万元。他想买一个摩托车,看中了一台4000多的,要去买。我说我这里有一台一模一样的小摩托车,我开了大概100公里,我1000多元卖给你(请要提问你为什么不直接送给他的脑残朋友多动动脑筋)。一周后,朋友说,我不要你的那台了,虽然便宜,但是还要上牌照的钱,最主要是油钱很高,我一个月要加掉快四五百块钱油了,我承担不起。你看我的电瓶车,也能开到50。
  如果实行了标准以后,我这位朋友的命运就很叵测了,他的选择有两种,一种是交一笔钱,还是开着它的"电动摩托车",半个小时多到家,如果运气好,可以活到老,另外一种是换一个国家标准的,但每天回家需要开两个小时左右,无论冬雨还是盛夏,而且他的电量还有相当的可能是开不回家的。
  电瓶车是这个城市里倒数第二弱势的人群使用的交通工具,他们往往是疲于奔命的人,你不能让他们以70码的速度去送命,你也不能让他们以15码的速度去奔命。无论如何,我认为相关部门不能再多收他们一分钱了。有些人可以吃鲍鱼,但不能因为看见吃咸菜的人吃太多咸菜而制定一个标准,说你每天必须吃规定量的咸菜,否则太咸了有害身体健康,但解决的办法又不是给人家肉吃,而是将人家已经多吃的或者即将多吃的咸菜按照肉来收费。你以为人家那么乐意吃咸菜吗,你吃一个试试。当然,可能你偶然吃咸菜还觉得挺好吃,就像XX省省长偶然在机动车道里骑自行车上班一次感觉很不错一样。牛逼你就天天吃。

拍一拍身上的土

(2009-12-12 01:17)

  今天上午有朋友给我发短信说,我们的《刺陵》上线了,你有空去看看。
  今天下午有另外朋友给我发短信说,我们的《风云2》上线了,你有空去看看。
  于是,我去了电影院,买了一张《三枪拍案惊奇》的票。
  不得不说,我对一个拍出过《活着》的导演还是抱有期待的,尤其当这个导演选择了一个这么土的电影名字,选用了这么土的一堆演员的时候,我以为他要反时尚的玩些什么。
  看完我发现,是真的很土。而且,我认为,他们的内心其实是奔着时尚去的,也许他们认为,这就是现阶段的时尚。
  我猜想这个电影的诞生是因为本山传媒的赵本山找到了张艺谋,两人拍一拍身上的土,坐在炕上说,艺谋,我们合作拍一个片子呗,你看,小沈阳他们这么红,你一用他票房也有保证,我这里演员也可以再往艺术的方向整一整。
  张艺谋说,这个好啊,整一个,我就喜欢科恩兄弟,这次我玩一个HIGH的。
  于是他们弄出了剧本,但是在操作的过程中,张艺谋开始担心了,这未免也太土了,我们必须要加一些年轻人喜闻乐见的时尚元素进去。于是张艺谋开始问身边的人,最近流行些什么啊?
  张艺谋身边的人拍一拍身上的土,说,最近流行武林外传,里面好多词都是网络流行词。
  张艺谋一想,网络好啊,这就是时尚。
  要知道,这些人们拍电影和化学家一样,最讲究的是"元素"两字,全剧组拍一拍身上的土,一思量,喜剧元素,西方元素,时尚元素,春晚元素,二人转元素,网络元素都齐了。于是,他们一头扎进了大西北的土里,开始拍这部电影。
  看完以后,不得不说,小品有的时候就是小品,当你做到了电影的长度,它充其量只是一个大品,依然不是电影。电视剧有的时候就是电视剧,当你用了电影的配置,它充其量只是一个电视电影。从张艺谋对于高速摄影机的爱不释手,我可以理解为什么他依然固守着已经落伍十年的美术风格不放,我建议张艺谋和他的团队继续固守,千万不要多想什么与时俱进,说不定某一天,时尚的轮回还是会转到他们那里去的。
  整部电影我给的分数是1分,这一分是对于张艺谋放弃人海战术和片子中某些演员的表演还算不错的鼓励。这是一部比较适合在三线城市的县城里播放的电影。而看完电影我唯一的感受就是赵本山培养的演员都不大会走路。

一些近况

(2009-12-10 20:22)
  到了年终,汇报一些近况。在文字方面,最近比较热闹,因为有了转会一说。事实上,对一个作者来说是不存在转会的,因为作者不是球员或者歌手,都是写出了一本书以后再去找出版的合作伙伴,对于我来说,最早在作家出版社,但因为我的好友,责编袁敏阿姨的离职所以停止了和作家出版社的合作,后来一些书在中国青年出版社,也因为我的好友,温航阿姨的退休而停止了和中国青年出版社的合作。后来就一直和好友路金波的万榕在合作,期间也有书在其他出版社出版过,但大部分都是在他那里出版,合作的也非常放心。和盛大的合作其实也很早,从《他的国》的电子版权开始,当时还是侯小强,路金波,以及我,我们仨一起谈的一些合作事宜。侯小强也是多年的朋友,当时在新浪开博客的时候就是他的邀请,后来我想在博客上放广告,问小强,说没问题吧,小强说,兄弟,只要我在新浪一天,就没问题。结果第二天他就转会去盛大了。这才叫真正的转会。
  新的杂志《独唱团》是和盛大旗下的华文天下合作的,而明年将有一本新书是和盛大的另外一家出版公司聚石文华合作的,当然还有另外的书在路金波那里出版,最早杂志是和聚星天华的刘伟一起合作的,而聚星天华原来又是和路金波一起合作的,后来聚星天华和盛大有一些合作,所以就转到了……反正就是很搞,别说记者弄不明白,我也要画一个草图才能搞清楚个中关系。盛大文学拥有很多其他的资源,对于这本杂志和杂志的作者未来在其他领域的发展都有很大的帮助,这也是这本文艺杂志和他们合作的一个原因。
  所以,对于我来说,并不是换一个合作伙伴的事,而是多一个合作伙伴。幸运的是这些年来,和我合作的朋友无论是从人品和实力上都很好。而本质上,他们之间又都互相认识,甚至都是好友,完全不似外界猜测的那般硝烟弥漫。
  而明年这个博客也将继续和新浪网合作。这些年新浪网的编辑们也没少头大,感谢他们尽了最大努力呈现我的文字。
  另外赛车方面,新的合同还没有谈好,拉力赛方面,和FCACA车队的合作也很愉快,今年前四场比赛拿了一个冠军,两个亚军和一个季军,还有最后一场希望可以去争夺年度的总冠军。而场地赛方面,和上海大众333的合作也很开心,最后一场比赛终于可以拿到今年第一个场地赛冠军。虽然有多支拉力和场地车队的邀请,但是我想如果明年的赛车有竞争力的话,我还是会留在老东家继续征战。
  为了练车,我买了两台最快的卡丁车,比我开过的所有赛车都快很多,决定在各个赛场进行训练,让明年的自己更加强大。另外告诉一些一心想从事赛车的朋友们,卡丁车的基础真的很重要,当然,室内场馆的那种卡丁车根本不算卡丁车。我就是后悔当年卡丁车的基础没有打,所以回头开始。
  希望中国赛车明年能够更加开放,不要再像今年的1600CC组规则一样,发生比家用车还要慢的情况。这样是自己看不起自己。一定要有使用的赛车更加超级和锦标赛。如果这个国家的车手都在500马力以上的赛车比赛里磨练,那么几年以后在全世界范围内,他们都不会差别的车手多少,跳上任意一种赛车,都不会畏惧。就像日本的车手一样,不是因为他们人种好,也不是因为他们从小基础好,就是因为他们的国家赛事的赛车马力大,所以日本车手去其他国际赛事都不怯场。那样,这个国家赛事,在全世界范围内也将是有名的,如果这个国家的车手都在100马力200马力左右的房车赛里比赛,那么参与其他所有国际级别的赛车,你的车手还在适应的阶段就已经被淘汰了,这个国家赛事也将是不值一提的,观众也没有兴趣去看还没有他们自己的商务车快的赛车比赛,而那些通过卡丁车培养出来的苗子也将面临8岁开的车最快,然后赛事的级别越来越高,赛车越来越慢,然后水平越来越臭,打下的基础被荒废的境地。趁着现在汽车工业的发展,中国的赛车必须要将马力推上400匹,这样中国将有一大批拥有洲际竞争力的车手。
  有些车迷说,赛车慢就去国外比赛啊,我想他们是不了解,有一些技术以外的隔阂是有多么困难的。有一些东西是另外一帮人在玩的,人家也是有一个圈子的,你没有几千万几亿是很难玩出什么名堂的。而亚洲级别的比赛其实除了日本国内的比赛,几乎没有一个是高水平的,那些冠着亚洲头衔的,大部分是水货比赛。中国赛车应该要么强硬的跟着国际汽联,完全和他们的标准一样,要么强硬的摆脱国际汽联,和美国人一样自己玩自己的超级赛事,不要一直不伦不类,浪费这几年的大好光阴。赛车和写作在中国都是两个好心酸的职业,首先收入很差,一个全国畅销书冠军加一个全国赛车冠军的所有收入只能勉强在上海勉强买半套房子,其次整体水平很低,就算你做到了最好,但你还是被人鄙视的。虽然鄙视我们的人既不会写也不会开,但的确是这两个行业太灰头土脸了。我的赛车水平和写作水平还比较臭,但是我希望我所从事的行业是值得让人骄傲的,而不是现在这样,连我自己有时候都难以启齿。到那一天,哪怕我被这些行业淘汰了,我也是含笑而死,而不像现在这样,含冤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