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4日 星期四

亚细亚的孤儿

亚细亚的孤儿
(2010-06-24 02:01)
  这个名字源自1945年来自台湾吴浊流先生的一部小说,当时台湾在日本统治下,小说描写的是当时的一个台湾知识分子在台湾被日本人欺负,在中国又被歧视的凄惨命运。后来这个名词被用于形容国民党第8军709团和第26军278团在中缅边境的故事,为此香港还拍摄过一部电影,罗大佑也为此写过一首歌,说是描写当时的中南半岛,也就是我们说的云南缅甸老挝那一块,当然,罗大佑写那样的歌词和那个时候台湾在国际上的尴尬位置也有关系,但现如今,上面所有的国家地区其实只能算是亚细亚的问题儿童,甚至有的还成为了亚细亚的好孩子,真正的亚细亚的孤儿——朝鲜。
  上个星期我看了世界杯朝鲜对巴西的比赛,我一直对这场比赛非常期待,一方面我个人很喜欢南美足球,一方面朝鲜实在太神秘了,我和朋友们开玩笑说,朝鲜这些球员回国以后会不会被枪毙啊,因为他们看到了这个世界。我一看朝鲜队的上半场比赛,我明白了,和朋友开玩笑说其实朝鲜队一直拥有世界杯出线的实力,但因为历届世界杯都是在发达国家举办,所以不方便出线,这次在南非举办,南非贫富差距大,朝鲜政府就能把朝鲜队往南非贫民窟里一扔,说,你看,这就是非社会主义国家的情况,于是,金正日将军决定,这次可以出线。第一场球,他们踢的很感染人,而且踢的非常的干净,从不一碰就倒,也不拉拉扯扯,滚倒了马上就爬起来。无论是处于对弱者的同情还是同为亚洲人的感情,我都感同身受,在他们终于打进一个球以后,我非常高兴,当然,我也告诉朋友们,千万不能因为喜欢朝鲜队员和朝鲜人民而爱屋及乌,喜欢上金正日和主体思想。后来第二场,很多朋友看好朝鲜,认为朝鲜甚至能爆冷干掉葡萄牙,但历史经验告诉我们,类似的国家无论干什么事情,一旦没扛住,崩溃起来就是一泻千里。7比0以后,很多朋友又开始为朝鲜队队员回国以后的命运担忧。
  作为邻国,朝鲜一直是一个非常尴尬的存在,很多人幼稚的认为朝鲜永远是我们的好朋友,因为我们的国家信仰号称一致,这个观点非常奇怪,就好比你我都是阿根廷球迷,你我就必须是好朋友一样。当然,最后大家发现,这两个其实都是伪阿根廷球迷,只是大家的伪法不同。也有朋友幼稚的认为,就算再发生战争我们必须帮助朝鲜,因为我们不能让资本主义国家和我们直接相邻,而当年的那场战争,我们为了朝鲜人民,损失也非常惨重。这个观点也很奇怪,谁说两个曾经信春哥就一定不会打起来,而且朝鲜人民是否感谢我们也很难说。万一朝韩战争爆发,人家朝鲜冲韩国扔几个核弹,结果战争又打输了,韩国遭受了核污染,弄不好像踢足球一样,两个国家以三八线为中线换个边。其实我们接壤着什么政治信仰的国家并不重要,现代战争也早就无所谓这些,关键是我们旁边的国家是否文明,我们自己是否文明。
  朝鲜有着还算丰富的自然资源,非常合理的人口总数,还算不错的民族精神,按理来说,这样一个国家要搞成这么穷还挺不容易的,有些人把朝鲜的贫穷归结于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的制裁,我想他们未必了解这个国家,当然,我们也未必了解这个国家,但是,当资讯已经如此发达的时候,一个国家还这么难以让人了解,而这个国家的人民更不能够了解世界,否则就会冒着被枪毙的风险,自然这个国家一定是贫穷的。信息越封锁,国家越落后,这是一定的。比较有意思的是,这个极度独裁人民被高度洗脑的国家的名字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这和上世纪70年代血腥独裁仅仅四年时间就导致自己国家五分之一人口死亡的红色高棉政权管自己叫"民主柬埔寨"有的一拼,我估计他们念自己国家的全名的时候是他们唯一能说起民主的时候。
  别国的内政我们不能干涉,我国的内政我们不能评论,于是我们只能去评论评论别国的内政。我总是以五十步盼百步的心情,期待着朝鲜融入这个世界里,不再是亚细亚的孤儿,哪怕就像我们那样,半推半就,欲拒还迎,左顾右盼,说东去西,至少我们在这个世界里,我们也再不会抚摸着领袖的像章含泪起舞。所有人都服从于某一个人或者一个观点从来不是判断一个国家和政权好坏的标准。其实到了今天,什么主义,什么精神,什么旗帜,都是一场游戏一场梦,几十年前,我们总是在纠结,权力到底要落在什么阶级的人手里,事实上,权力掌握在什么阶级的人的手里都不重要,任何获得权力的人自然就变成了一个新的阶级,从来就没有谁可以论证他们天然和必然的会去维护自己出身的那个阶级的利益。无论你是什么阶级,无论你是哪个思想家,哪个政治家,哪个军事家,研究出如何获得权力的都不伟大,研究出如何限制权力的才是伟人。
  最后献给大家这首罗大佑所作的我一直很喜欢的歌曲的歌词,《亚细亚的孤儿》,我们希望朝鲜人民能过上更好的生活,至少不再饥饿。我们也告诫我们自己,苦海再无涯,回头不是岸。
  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
  黄色的脸孔有红色的污泥
  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的恐惧
  西风在东方唱着悲伤的歌曲
  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
  没有人要和你玩平等的游戏
  每个人都想要你心爱的玩具
  亲爱的孩子你为何哭泣
  多少人在追寻那解不开的问题
  多少人在深夜里无奈地叹息
  多少人的眼泪在无言中抹去
  亲爱的母亲这是什么道理
  亲爱的母亲
  这是什么真理

2010年6月12日 星期六

韩寒今日博文的四个版本

韩寒今日博文的4个版本
第一个版本:

《反圣战》_ 韩寒

有个朋友告诉我,参与圣战的有二十多万人,你别得罪这么多年轻人。我说,有两亿人也没用,我又不是投机分子,看哪里人多就替人家说两句话拉点支持者来。我还是这个观点。以前很难想象,在这个没有信仰的国家里,居然有一场"圣战",目标是另外一个国家的偶像团体和我们自己国家的狂热粉丝。我朋友又说,你刻意回避了我们其实只是要求那群脑残粉丝向武警和JC道歉这个正当要求。我说,哟,你们怎么突然间又变成一家亲了。

"圣战"这个名字起的非常好,它特别容易激起人们的狂热,再加上有爱国主义和抵御外来文化入侵的大伞,有要求那些脑残粉丝向军警战士们道歉的目的,在政治上也显得非常的正确,最后加上了"这些中国粉丝破坏了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破坏了世博会的河蟹"这一护身符,
一切真是太周全了。可惜不会的。5月30日,世博园的这些韩国偶像团体粉丝们的确秩序混乱,并且对武警无礼,但这远远不够"破坏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的程度,真正破坏了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的事件,相信你们这些网络热血青年们不是不知道,但是你们知道这是危险的,没有上面的那些护身符,你敢组织一个"圣战",你早就被跨省了,相关内容和帖子都会被屏蔽,聪明的孩子们马上会察觉这是敏感的,自然也没有那么多人应和。

我之所以反对圣战,是因为这是一个太容易被扩大的词汇和行动,很明显已经有人开始煽动和挑拨仇恨,有人开始指出那些脑残粉丝们去周恩来的贴吧骂周恩来,接着你是不是打算让他们把所有全国人民有好感的名人都骂一遍?你当人家真的傻成那样?你觉得你很聪明为圣战做出了贡献?如果没有人反对它,他有可能真的形成一次学生运动,而且是一次丢脸的学生运动。多少年来,中国的学生们享受着资讯的半开放,你们其实早就了解这个世界,但是你们的第一次团结的力量居然用于修理自己品味不高的小弟弟小妹妹,甚至还拉上了武警给你们做合法靠山,我觉得很羞愧和遗憾,当热血撒错了地方,它就叫鸡血。

坦率的讲,中国的警方其实在对待近年的群体事件还算是比较克制的,虽然他们有时候是我们的兄弟,但他们是国家机器,他们今天在维系治安,救难救灾,我赞美他们,他们也会滥用职权,掩盖真相,我不敢去批评他们。因为几个心智尚未成熟的孩子向他们吐了口水而发动几十万学生要求他们整个群体向国家机器道歉,而国家机器曾经所有的失职,我们从来没有听到过任何一个道歉,根本无权要求,甚至没有解释。我觉得这一个吐口水的孩子可以向这一个被吐到的战士道歉,这一个群体不应该向这另一个群体道歉,虽然做错就要道歉,但这是第一次群体向群体的道歉,6月9日,一群学生怎么可以逼着另一群学生率先向国家机器道歉。

上一篇文章,你们可以说我是大汉奸,这一篇文章,你们可以说我是反动派。

圣战没有任何的必要,不是日本文化,韩国文化,欧洲文化,美国文化入侵我们,只是因为中国文化在世界上太过于弱势了,所以你才觉得人家是在入侵。文化应该是互相交流互相容纳最后互相进步的,没有了韩国,一样有别的国家的文化来占领我们年少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一样有操着其他国家语言的人成为他们的偶像,至少韩国人没有教他们吸毒,暴力,乱性,互相攻击,阶级斗争,她们也就是显得有些突兀和幼稚,但我们也都从来没有试过去了解她们,没有那么坏的孩子,也就是在网络上护着自己的偶像,谁不这样,就像你们想尽一切理由要证明圣战的正当性一样。把自己的文化弄弄好,去入侵别人吧,这才能带来最踏实的民族自豪感。

--------------------------------------------------------------------------------

--------------------------------------------------------------------------------
第二个版本:

《向国家机器道歉》_ 韩寒

有个朋友告诉我,参与圣战的有相当多网友,你别得罪这么多年轻人。我说,我又不是投机分子,看哪里人多就替人家说两句话拉点支持者来。我还是这个观点。以前很难想象,在这个没有信仰的国家里,居然还有一场"圣战"。我朋友又说,你刻意回避了我们其实只是要求那群脑残粉丝向武警和警察道歉这个正当要求。那就来说一说这个正当要求。

"圣战"这个名字起的非常好,虽然我特别反感这个词汇,但它特别容易激起人们的狂热,再加上有爱国主义和抵御外来文化入侵的大伞,有要求那些脑残粉丝向武警战士们道歉的目的,在政治上也显得非常的正确,最后加上了"这些中国粉丝破坏了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破坏了世博会的和谐"这一护身符,一切真是太周全了。就差官方盖个章承认其合法性了。可惜不会的。5月30日,世博园的这些韩国偶像团体粉丝们的确秩序混乱,并且对武警无礼,但这远远不够"破坏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的程度,真正破坏了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的事件,相信你们这些网络热血青年们不是不知道,但是你们知道这是敏感的,没有上面的那些护身符,你敢组织一个"圣战",你早就被跨省了,你我都会懦弱,相关内容和帖子都会被屏蔽,聪明的孩子们马上会察觉这不要去碰,自然也没有那么多人应和。

我之所以反对圣战,是因为这是一个太容易被扩大的词汇和行动,而且带有强烈排他性,我会被变成脑残,有些媒体马上也将变成脑残,他们执着于整个事件的细节,一旦你没把来龙去脉完全说一遍,你也是不明真相的脑残,想给双方都说几句话的就是不了解那些脑残有多脑残的脑残,最后只要对他们的行动持有异议,你一概是脑残,他们开始感受到一个组织给他们带来的一呼百应的力量,觉得身边都是兄弟。如果没有人反对它,他有可能由某场演唱会开始形成一次学生运动,而且是一次丢脸的学生运动。你们的第一次团结的力量居然用于修理自己品味不高的小弟弟小妹妹,甚至还拉上了武警给你们做合法靠山,连要帮那些韩国明星的粉丝竖立国格都出来了。我反正有点不好意思。

虽然不少人也说你们是愤青,打了鸡血,其实我不太赞同,这一次和上一次的家乐福事件还有所不同,可惜一腔热血,撒错地方。

坦率的讲,中国的警方其实在对待近年的群体事件还算是比较克制的,虽然他们有时候是我们的兄弟,虽然他们有血有肉,但他们是国家机器,他们今天在维系治安,救难救灾,我赞美他们,他们也会滥用职权,掩盖真相,我不敢去批评他们。因为几个心智尚未成熟的孩子向他们吐了口水而发动几十万学生要求他们整个群体道歉,而国家机器曾经所有的失职,我们从来没有听到过任何一个道歉,根本无权要求,甚至没有解释。说到底,小孩子不懂事,只是吐了几口口水,推搡拉扯了几下而已,演唱会的保安都能承担这些,我们的武警战士难道不能承担这些,需要你们来做出煽情视频,扯上玉树地震,播放感人音乐,来证明武警遭受了必须被道歉的委屈?你见过另外一些场景,另外一些弱者,面对国家机器的那种真正的委屈和绝望么?他们享受过道歉么?

我觉得这一个吐口水的孩子可以向这一个被吐到的战士说对不起,这一个群体不应该向另一个群体道歉,虽然做错就要道歉,但这是第一次群体向群体的道歉。6月9日,一群学生怎么可以逼着另一群学生率先向国家机器隆重道歉。

圣战没有任何的必要,不是日本文化,韩国文化,欧洲文化,美国文化入侵我们,只是因为中国文化在世界上太过于弱势了,所以你才觉得人家是在入侵。文化应该是互相交流互相容纳最后互相进步的,没有了韩国,一样有别的国家的文化来占领我们年少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一样有操着其他国家语言的人成为他们的偶像,我也不喜欢他们,但至少韩国人没有教他们吸毒,暴力,乱性,互相攻击,阶级斗争,她们也就是显得有些突兀和幼稚,但我们也都从来没有试过去了解她们,没有那么坏的孩子,也就是在网络上护着自己的偶像,谁不这样,就像圣战中的很多人,没想太多只是发了一个帖子,然后就要想尽一切理由要证明自己的正当性和师出有名。把中国自己的文化弄弄好,去入侵别人吧,这才能带来最踏实的民族自豪感。

--------------------------------------------------------------------------------

--------------------------------------------------------------------------------
第三个版本:

《我的道歉》_ 韩寒

有个朋友告诉我,参与圣战的有相当多网友,你别得罪这么多年轻人。我说,我又不是投机分子,看哪里人多就替人家说两句话拉点支持者来。我还是这个观点。很难想象,在这个没有信仰的国家里,居然还有一场"圣战"。我朋友又说,你刻意回避了我们其实只是要求那群脑残粉丝向武警和警察道歉这个正当要求。那就来说一说这个正当要求。

"圣战"这个名字起的非常好,虽然我特别反感这个词汇,但它特别容易激起人们的狂热,再加上有爱国主义和抵御外来文化入侵的大伞,有要求那些脑残粉丝向武警战士们道歉的目的,在政治上也显得非常的正确,最后加上了"这些中国粉丝破坏了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破坏了世博会的和谐"这一护身符,一切真是太周全了。就差官方盖个章承认其合法性了。可惜不会的。5月30日,世博园的这些韩国偶像团体粉丝们的确秩序混乱,并且对武警无礼,但这远远不够"破坏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的程度,真正破坏了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的事件,相信你们这些网络热血青年们不是不知道,但是你们知道这是敏感的,没有上面的那些护身符,你敢组织一个"圣战",你早就被跨省了,你我都会懦弱,相关内容和帖子都会被屏蔽,聪明的孩子们马上会察觉这不要去碰,自然也没有那么多人应和。

我之所以反对圣战,是因为这是一个太容易被扩大的词汇和行动,而且带有强烈排他性,我会被变成脑残,有些媒体马上也将变成脑残,他们执着于整个事件的细节,一旦你没把来龙去脉完全说一遍,你也是不明真相的脑残,想给双方都说几句话的就是不了解那些脑残有多脑残的脑残,最后只要对他们的行动持有异议,你一概是脑残,他们开始感受到一个组织给他们带来的一呼百应的力量,觉得身边都是兄弟。中国历来的悲剧都是因为必须排他而造成的。如果没有人反对它,他有可能由某场演唱会开始形成一次学生运动,而且是一次丢脸的学生运动。他们的第一次团结的力量居然用于修理自己品味不高的小弟弟小妹妹,甚至还拉上了武警给你们做合法靠山,连要帮那些韩国明星的粉丝竖立国格都出来了。我反正有点不好意思。虽然这是一件小事情,说到底就是去爆别人的贴吧而已,一场游戏一场梦,但每一方每一个人的心态都那么有代表性。

虽然不少人也说你们是愤青,打了鸡血,其实我不太赞同,这一次和上一次的家乐福事件还有所不同,可惜一腔热血,撒错地方。

坦率的讲,中国的警方其实在对待近年的群体事件还算是比较克制的,虽然他们有时候是我们的兄弟,虽然他们有血有肉,但他们是国家机器,他们今天在维系治安,救难救灾,我赞美他们,他们也会滥用职权,掩盖真相,我却不敢去批评他们。因为几个心智尚未成熟的孩子向武警吐了口水而发动几十万网友要求他们整个群体向武警道歉,而国家机器曾经所有的失职,你们从来不曾这么仗义的替弱者要求道歉。说到底,小孩子不懂事,只是吐了几口口水,推搡拉扯冲动几下而已,演唱会的保安都能承担这些,被挑选去世博会的武警战士难道不能承担这些,需要你们来做出煽情视频,扯上玉树地震,播放感人音乐,来证明武警遭受了必须被道歉的委屈?你可曾见过另外一些场景,另外一些弱者,面对国家机器的那种真正的委屈和绝望么?他们享受过道歉么?

圣战没有任何的必要,不是日本文化,韩国文化,欧洲文化,美国文化入侵我们,只是因为中国文化在世界上太过于弱势了,所以你才觉得人家是在入侵。文化应该是互相交流互相容纳最后互相进步的,没有了韩国,一样有别的国家的文化来占领我们年少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一样有操着其他国家语言的人成为他们的偶像,我也不喜欢他们,但至少韩国偶像没有教他们吸毒,暴力,乱性,互相攻击,阶级斗争,她们也就是显得有些突兀和幼稚,让这些文化自然生,自然灭,我们也都从来没有试过去了解她们,没有那么坏的孩子,也就是在网络上护着自己的偶像,谁不这样,就像圣战中的很多人没想太多只是发了一个帖子,然后就要想尽一切理由证明自己的正当性和师出有名。三年前,我企图消灭现代诗和嘲讽现代诗人,我今天觉得很惭愧,当时的我错了,这是我的道歉。

不要去人为的妄图驱逐任何一种文化和教训它的受众群体,哪怕它不算什么好东西,除非它反人类。把中国自己的文化弄弄好,去入侵别人吧,这才能带来最踏实的民族自豪感。

--------------------------------------------------------------------------------

第四个版本:

《2010年06月12日》 _ 韩寒

谢谢我的对手,你们让我学到很多,让我知道长路漫漫。关于类似的一切,我的看法从未改变。两年前我就已经说过一遍,雷同观点如今不想再多说了,说来说去都是一样,说多了就累了,在累之前我认输,否则就灰心了。你们胜利了,请随意。如果你是我的读者,我希望你们不要以任何名义去驱逐任何一种文化,更不要想教训和消灭它的受众群体,无论是文化还是政治都不能排他,也不能代替别人做出选择,哪怕它很傻,哪怕它不合你的口味,只要它不反人类。我曾经无意识的带领你们去往各个博客铲除异己,如今我欣喜的看到我们共同的进步,四年前的我一定带不走今天的你。热血一定要洒在它该洒的地方,否则它就叫鸡血。在此我也正式向现代诗歌以及现代诗人道歉,三年前我的观点是错的,对你们造成的伤害带来的误会,我很愧疚,碍于面子,一直没说,希望你们的原谅与理解。愿文化之间,年代之间,国家之间都能消除成见,为了……你知道的。

我看好阿根廷。

向国家机器道歉

向国家机器道歉
(2010-06-12 07:08)
  有个朋友告诉我,参与圣战的有相当多网友,你别得罪这么多年轻人。我说,我又不是投机分子,看哪里人多就替人家说两句话拉点支持者来。我还是这个观点。以前很难想象,在这个没有信仰的国家里,居然还有一场"圣战"。我朋友又说,你刻意回避了我们其实只是要求那群脑残粉丝向武警和警察道歉这个正当要求。那就来说一说这个正当要求。
  "圣战"这个名字起的非常好,虽然我特别反感这个词汇,但它特别容易激起人们的狂热,再加上有爱国主义和抵御外来文化入侵的大伞,有要求那些脑残粉丝向武警战士们道歉的目的,在政治上也显得非常的正确,最后加上了"这些中国粉丝破坏了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破坏了世博会的和谐"这一护身符,一切真是太周全了。就差官方盖个章承认其合法性了。可惜不会的。5月30日,世博园的这些韩国偶像团体粉丝们的确秩序混乱,并且对武警无礼,但这远远不够"破坏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的程度,真正破坏了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的事件,相信你们这些网络热血青年们不是不知道,但是你们知道这是敏感的,没有上面的那些护身符,你敢组织一个"圣战",你早就被跨省了,你我都会懦弱,相关内容和帖子都会被屏蔽,聪明的孩子们马上会察觉这不要去碰,自然也没有那么多人应和。
  我之所以反对圣战,是因为这是一个太容易被扩大的词汇和行动,而且带有强烈排他性,我会被变成脑残,有些媒体马上也将变成脑残,他们执着于整个事件的细节,一旦你没把来龙去脉完全说一遍,你也是不明真相的脑残,想给双方都说几句话的就是不了解那些脑残有多脑残的脑残,最后只要对他们的行动持有异议,你一概是脑残,他们开始感受到一个组织给他们带来的一呼百应的力量,觉得身边都是兄弟。如果没有人反对它,他有可能由某场演唱会开始形成一次学生运动,而且是一次丢脸的学生运动。你们的第一次团结的力量居然用于修理自己品味不高的小弟弟小妹妹,甚至还拉上了武警给你们做合法靠山,连要帮那些韩国明星的粉丝竖立国格都出来了。我反正有点不好意思。
  虽然不少人也说你们是愤青,打了鸡血,其实我不太赞同,这一次和上一次的家乐福事件还有所不同,可惜一腔热血,撒错地方。
  坦率的讲,中国的警方其实在对待近年的群体事件还算是比较克制的,虽然他们有时候是我们的兄弟,虽然他们有血有肉,但他们是国家机器,他们今天在维系治安,救难救灾,我赞美他们,他们也会滥用职权,掩盖真相,我不敢去批评他们。因为几个心智尚未成熟的孩子向他们吐了口水而发动几十万学生要求他们整个群体道歉,而国家机器曾经所有的失职,我们从来没有听到过任何一个道歉,根本无权要求,甚至没有解释。说到底,小孩子不懂事,只是吐了几口口水,推搡拉扯了几下而已,演唱会的保安都能承担这些,我们的武警战士难道不能承担这些,需要你们来做出煽情视频,扯上玉树地震,播放感人音乐,来证明武警遭受了必须被道歉的委屈?你见过另外一些场景,另外一些弱者,面对国家机器的那种真正的委屈和绝望么?他们享受过道歉么?
  我觉得这一个吐口水的孩子可以向这一个被吐到的战士说对不起,这一个群体不应该向另一个群体道歉,虽然做错就要道歉,但这是第一次群体向群体的道歉。6月9日,一群学生怎么可以逼着另一群学生率先向国家机器隆重道歉。
  圣战没有任何的必要,不是日本文化,韩国文化,欧洲文化,美国文化入侵我们,只是因为中国文化在世界上太过于弱势了,所以你才觉得人家是在入侵。文化应该是互相交流互相容纳最后互相进步的,没有了韩国,一样有别的国家的文化来占领我们年少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一样有操着其他国家语言的人成为他们的偶像,我也不喜欢他们,但至少韩国人没有教他们吸毒,暴力,乱性,互相攻击,阶级斗争,她们也就是显得有些突兀和幼稚,但我们也都从来没有试过去了解她们,没有那么坏的孩子,也就是在网络上护着自己的偶像,谁不这样,就像圣战中的很多人,没想太多只是发了一个帖子,然后就要想尽一切理由要证明自己的正当性和师出有名。把中国自己的文化弄弄好,去入侵别人吧,这才能带来最踏实的民族自豪感。

2010年6月11日 星期五

莫名,我就仇恨你

莫名,我就仇恨你
(2010-06-11 06:31)
  我最近经常在论坛里看到69圣战,当时我并不了解内容,很明显,我对69两个字的好感要大于圣战两个字,我挺害怕看见"圣战"两字的,就像我害怕看见"坚决打倒""旗帜鲜明"等带有恐怖色彩的词汇一样,所有的这些词汇都代表着民间狂热煽动和失去理智,官方完全排他和铲除异己。这次69圣战的诱因是世博会期间,大批韩国艺人的粉丝聚集世博会会馆区域等待发送演唱会门票,因为人数众多,还和前来维持秩序的军警有所冲突,有觉得丢人的中国网友去这些韩国艺人的网站上指责他们,有个韩国艺人的中国粉丝又代表中国给他们的韩国偶像道歉,于是发生了69圣战,这好最后圣战其实只是网络上的一场大朋友欺负小朋友,但说实话,我为两方都觉得挺惭愧的。
  我与韩国人的唯一接触是五年前在韩国一支车队比赛,参加亚洲的一个方程式锦标赛,我的队友是一个韩国车手,家境非常一般,以前在这个车队做维修工,后来变成了韩国很不错的赛车手,算是一个励志故事。那个时候无论我去韩国比赛或者他们来中国比赛,都觉得挺融洽。
  突然之间,中国的年轻人,尤其是网民对韩国人非常反感,其反感程度大大超过了日本,说实话我觉得挺奇怪的。后来开始传出韩国人掠夺中国文化遗产的事情,我本人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也被抢过一次。好在新中国几乎没有留下什么文化遗产,所以也避免了现代文化遗产被别的国家抢去的恶果,于是盛传韩国人要抢我们古代的文化遗产,从四大发明到文人墨客,都成为韩国人争相论证有韩国血统的对象,我中华民族文化人上下五千年来几乎从来没有过可以随心所欲写文章的时候,基本上还没写出代表人类进步的东西来,身体器官就会缺少一点什么,大则脑袋小则鸟,写点前朝的事已经算是最大尺度了,所以留下的真正文化遗产屈指可数,我们都是很宝贝的,你随便抢走一个,我们就损失了百分之二十五啊,大家的激动我很能理解,如果我们国家哪天宣布莎士比亚,伏尔泰,高尔基,舒伯特,但丁,雨果,海明威,川端康成均拥有中国血统,我估计八国联军得再出动,一个国家的文化是一个成熟国民对自己国家自豪感的重大来源。偏偏韩国人最喜欢抢中国文化。
  但这是真的么,这些基本都不是真的,除了端午节和韩国的端午祭有名字上的冲突以外,其他的所有有关韩国掠夺我们文化遗产的事件都是我们自己捏造或者夸大的,这事情说出来其实挺难接受的,但事实就是如此,我不喜欢你,于是我编造了你来我家偷东西的故事,并且意淫了没偷着被我家的狗给咬了的结局。
  我喜欢韩国么?说实话,我并不喜欢韩国,我的生活里几乎没有什么韩国的产品,韩国的电器在中国卖很贵,性价比不高,韩国车进步很大,但始终不能算作一流,我肯定不会购买,看过几部韩国电影,有两三部很不错,其他也都一般,那些不错的电影也普遍压抑,我绝对不会看韩剧,我绝对不会听韩国歌星唱歌,也不喜欢他们的打扮,我也不喜欢韩国料理——但我绝不讨厌韩国,我甚至尊重韩国。如果你了解一些韩国的民主进程,你应当敬佩韩国人民。韩国虽然国土面积不大,但是他们居然向世界的部分,全亚洲,尤其是中国输出了他们当代的文化。你不管这个文化深刻还是肤浅,韩国做到了,韩国还输出了他的自主商品品牌,而且还都不低端。
  中国和韩国官方之间始终没有大的敌意,我不明白为什么两国的年轻人会有那么大的敌意,当然,主要其实还是我国不同年龄段网民之间的互掐。我们何必要这些莫名其妙的仇恨和对立。如果有商家在背后做推手,那就更不应该挑起这些不同民族不同时代的年轻人之间的矛盾。中国人,韩国人,韩国年轻人,中国八零后,中国九零后,我们其实应该坐在一起点着篝火好好聊天才对,你握握我们的手,我握握你们的手,你泡泡我们的妞,我泡泡你们的妞,多么和谐,当然,如果是你泡泡你们的妞,我泡泡你们的妞,那就更和谐。
  在这个大朋友欺负小朋友的游戏里,大朋友们其实应该再想的多一点,他们是脑残么,他们的确脑残,而我想告诉那些小弟弟小妹妹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偶像,甭管他是哪个国家的,等大家长大了以后,有些人觉得自己真有眼光,偶像自己也很争气,你说出自己的偶像的时周围人都觉得你有品,你可以继续粉他,你可以不粉他,但你无悔自己年少时的选择,在你的一生里,你都可以大声的说,我的偶像是叉叉叉。而有些人长大以后都不好意思告诉别人自己年少的时候粉的是叉叉叉,恨不得把当时的日记和照片都撕了,别人帮你回忆起来,你还不愿意承认。小心成为后者。我不是假装过来人在和你装逼似的传授人生经验,那是怪叔叔,你要小心的,我是另一个大朋友。
  然后要说给大朋友们,就像买车一样,现在人家小朋友就喜欢韩国车,你说人家脑残,你们要买我们自主品牌国产车,结果人家小朋友还是买了韩国车,那是你的自主品牌比人家差,轮到你买车的时候,因为你积累的比人家多点,你不一样买美国车和欧洲车,最好也就买个合资品牌的号称国产车的进口车。你觉得人家追韩国明星傻逼,你不一样天天看美剧,千万不要用这种假爱国情操来欺负人家小朋友,我赞叹你们的团结与志气,但是你要像爱护你的小弟弟一样去爱护你的小弟弟。当年你也学过紫龙,你也模仿过流川枫,你也追过F4,你也迷恋过莱昂纳多,纵然你品味高一些,也没去世博会场抓瞎,但你不能去辱骂你的小弟弟喜欢SJ。在你们圣战的前后日子里,有多少同胞需要你们的支援,那些比你们年纪大一些,你的哥哥们,他们在和工厂争斗,他们争斗来的每一分钱也许就是你们未来的基本工资,你表示无所谓,曾经你的父辈们,他们在为敏感词而争斗,你表示不清楚,一个月前,曾经你的爷爷们,他们在为全新的中国而争斗,你表示没兴趣,你好意思和你的小弟弟小妹妹们谈爱国么,我认为大朋友应该先退一步,小朋友们再提高品味,否则最后韩国人一样唱他们的歌,而这种仇恨特别容易裹着"圣战"的称号,最终从某场演唱会上,从网络上走到现实里,变成我们中国青年和少年的内斗,在这个充满了年长者带来的罪孽的社会里,我们将拥有罕见的青年人面向年幼者而不是面向年长者的斗争,成为世界青年运动史上的一朵奇葩。

2010年6月10日 星期四

2010年06月10日一些琐事

2010年06月10日 一些琐事
(2010-06-10 02:11)
  一些琐事,《独唱团》终于在今天下厂印刷,20天以后和大家见面,暂以丛书的形式出版,两个月来一次,定价是16元,在没有接受广告和确保印刷品质的情况下,这个定价得益于一年半前就屯了三十万册的纸张,如今的纸张和印刷涨价了百分之二十左右,以后的价格也许会有小幅调整。在此期间,我和我的同仁就不接受媒体的采访了,上市也将不单独召开任何形式的发布会,主要是想降低大家对《独唱团》的期望,虽然作者们提供了非常优秀的文章,但它终究只是一本文艺读本,无论是从程序上还是从本质上,他都无法承载很多人对于改变现状,改善社会的期望。我们总说,这个社会需要常识,需要启蒙,但其实我认为,互联网十年,该启蒙的人已经被启蒙了,有常识的人一直有常识,大家其实都知道美和丑,好和恶,只是我们有不可抗力的因素导致我们在台面上要扭曲和违背一下自己。要改变靠自己,现在不是旧年代,资讯毕竟对我们开放了七八成,我们也已经了解了这个世界七八成。而一本文艺读物,除了能提供好的文艺作品以外,能量有限,如果你抱着想看战争片的心态误看了一部文艺片,无论这部文艺片多好,你都会失望。
  另外一事,在莘松路的松江莘庄交界处麦当劳边,这里有一个没有意义的混凝土隔离墩,水泥色,没有任何的警示和反光标志,每到下雨和晚上,几乎等于隐形,必然要有车撞在上面,光我曾经目睹的就不下六七台车,均损毁严重,我曾经放过两个雪糕桶,自然是第二天就没有了,类似的水泥隔离墩,如果有车以超过60的速度撞上去,又没有系安全带,必然有生命危险,应该严格禁止路政部门在道路上设置的隔离墩的前三节是水泥材质。在我全国各地的驾车生涯中,至少看到过上百起类似撞隔离墩的车祸,几乎都是雨天夜晚,对面中国传统的远光常开,你莫名其妙就撞上突然出现的隔离墩或者骑上隔离带了。类似设计和摆放一定要修改,这比在高架底下刷漆装嫩紧迫一万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