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1日 星期五

你是谁,问这个干什么?

你是谁,问这个干什么?
标签:杂谈
(2011-01-20 18:30)
  记得去年的夏天,我去成都比赛,开车经过市政府大楼,当然,我并不知道这是市政府大楼,不过中国的政府大楼有一种你一眼就能认出来独特的气质,就像小姐站在街边你总能知道他是小姐一样。当时我和友人说,这楼现在拍卖给谁了?友人就说了一个字,屁。
  想到2008年汶川大地震的时候,成都政府宣布,新建成的政府大楼将拍卖,拍卖所得全部用于捐助灾区,这条新闻引起了人们很大关注和好感,我是一个很幼稚的人,我觉得这样的场合这样说的话,一般总是作数的。也许我是属于那种领导夹菜我转桌的人,当时我就想,我要是有个百亿规模的企业,就把这楼买下来,把总部放在那里,不光交通方便,最主要的是,再遇上地震,这楼一定不会塌。朋友说,人家政府早就偷偷入住了。
  于是在独唱团的第二期里,我问了一个问题,关于这政府大楼到底拍卖了没有,想要弄清楚答案,但由于独唱团被节能减排,所以我就把这些问答贴在这里。感谢蔡蕾同学的整理。
  其实我觉得,如果住进去就住进去了,这是无所谓的事情,反正就算卖了,他也得再盖,捐了,他也得再败,而且政府也可以解释,我们已拨出了等额的钱用于抗震救灾,或者拉个企业进来合作装作拍卖了一部分有个交代,或者索性和谐了算了。但是联想起有的明星说捐100万但捐了84万而几乎身败名裂,号称要捐将近20多亿的楼的成都政府,最终如果只捐了一条正面新闻,未免不公。
  附上《所有人问所有人》中详细内容:
  问知情人
  2008年汶川地震的时候,成都政府说要把他们那崭新的机关大楼拍卖掉,用来赈灾。我想知道这楼后来怎么样了,拍了多少钱?
  成都媒体人郑某答没有一片云
  成都市新行政办公中心从2004年动工修建,2007年建成,它占地255亩,总投资12亿元(据说其中不包括地价),包括高档的会议中心、接待中心等。尚未建成时由于照片泄露到网络,即已获得"中国最豪华市政府大楼"称号。
  按照规划,成都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和法院、检察院近70个部门将在2008年内搬进行政中心。然而当年搬迁刚刚开始,汶川大地震发生了。7月15日,成都市委书记宣布,成都市政府新办公楼将对外拍卖,所得全部捐献给地震灾区,这是成都市民在媒体上看到关于成都市政府新行政中心的最后一条消息。
  占地255亩的行政中心普通企业根本买不起,买得起的企业不会这么不识趣,拍卖并未正式举行即已宣告流产。目前,成都市政府部分部门已经低调进驻新行政中心,成都所有市属媒体被明确告知不准报道新政府大楼以及市政府搬家事宜。
  我近日致电成都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对话如下。问:"市政府何时整体搬迁新大楼?"答:"这个我们不清楚。"问:"地震以后不是说要卖吗,怎么没卖又搬回去了?"答:"你是谁,问这个干什么。"作者答:"我是普通市民,想了解情况。"答:"我们不清楚。"问:"那谁清楚呢?我应该找哪个部门问?"答:"不知道。"(挂电话)
  随后我致电市长热线12345,听完彩铃以后,电话告知"你拨打的线路正忙",早晨,下午和晚上共拨打5次,均"线路正忙"。接着我又发短信到市长信箱咨询,截至发稿日尚无回应。

他人的生活

他人的生活
标签:杂谈
(2011-01-17 00:04)
  昨天我看到一个视频,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M2NDY1NjE2.html,说一个17岁的小伙子买火车票,要站5000公里,六十多个小时回家过年。这是春运中最普通不过的人,在摄像机的辅助下,售票员表现的颇有耐心,小伙子也表示颇为理解,一幅和谐赴难的景象。有时候开车在街上,我常不敢看窗外,一方面实在辛酸,一方面虽然正当获利,但总觉得自己做错事,忐忑不安。
  说起火车票,前几天陪一个朋友去买火车票,当时未到春运,半夜里售票大厅空空落落,很快就传来吵架声,我想,这几百平的大厅里总共就四五个人怎么还能吵起来。走进一看,原来是有两个挑着蛇皮袋的小伙子和两个老保安在吵,吵架的缘由是小伙子说,自己要考虑一下买哪天的票,所以要在大厅里呆个几分钟,保安觉得你停留的时间太长了,这分明是来取暖和蹭地儿休息的,你要买必须现在买,要考虑到外面考虑去,考虑清楚了再过来买。小伙子说,我就是把东西撂下来想一想。保安说,你们这种人,我看多了,给我出去。上面有规定,售票大厅里停留不准超过一分钟。小伙子背起蛇皮袋,愤然离开。
  有的时候就是这样,虽然常有针对官方的群体事件的发生,但这个社会上更多的其实是屁民对掐,包括以往发生在上海的电动车看管员和电动车车主因为停电动车收费的对砍,其实都是屁民间的互相为难造成。很多人说,群体事件多发,危矣。但这些屁民和官方对峙的群体事件,屁民们需要的只不过是正义和权益而已,从来不是公正和权力,屁民们只是觉得,以前你吃肉,我们吃骨头,我们已经满足,但现在怎么连骨头都不剩了呢。那当然,主人养狗了嘛。
  但是,真的当掉下一些骨渣来,又变成了屁民互掐。
  至于那个小伙子,我自然不能想象他是怎么样熬过这5000公里,每年春运都有2亿人,像他这样的至少有一亿,看着窗外的天大地大,都和他们没有关系,辛苦一年回家,这个国家连个折扣都不给他们,如果没被挤悬空的话,此刻他们的人均占地面积接近一平方分米。这群被城市化进程和大国风范利用的年轻人,打工一年,说你没用的时候,你就没用,北京的地下室都不让出租了,很多地方要开始限制群租房,说你有用的时候,你就有用,比如烧掉一栋楼要迅速查明事故责任人的时候你就很顶用。工作一年,排队一天,买好原价票,穿着纸尿裤,站着回老家,相当有尊严。
  在《青春》里,我写到了一位朋友,在《独唱团》里,问什么时候老板可以涨工资的也是这位朋友,现在他永远不用担心老板涨工资的问题了,因为他失业了。他是本地人,他家就租给了很多户外地打工的做宿舍,一月两百一间,家里能有点外快。如今他老婆怀孕了,三月份要生,好在他又找到一个月薪三千的工作,心满意足,而且工作距离在电瓶车充满电的续航范围里。他现在就担心两件事,一件是虽然月薪三千,但是一盘算,奶粉和纸尿裤就差不多了,是不是要往纸尿裤里垫一些草纸,第二件是他因为油价高才买了电瓶车,好不容易电瓶车的限制政策延缓了,但全国到处都在节能减排,万一家里被拉闸断电,我这电瓶车怎么充电,这么远我该怎么去上班。
  我安慰他说,第二个问题,你大可放心,因为你家断电了,工业区也肯定断电了,工业区断电了,你那家工厂也肯定断电了,那要用柴油发电机,好在这年头连柴油也荒了,所以你那厂就破产了,你就没工作了,那就不用电瓶车了。
  朋友说,真是,那我就不怕了,还是政府想的周到啊。

需要真相,还是需要符合需要的真相

需要真相,还是需要符合需要的真相
标签:杂谈
(2011-01-03 03:32)
  钱村长惨死已经超过一周,昨天是头七,一直沸沸扬扬,我也在第一时间看到了这个消息,也为乐清警方的"死者为什么死状奇特,这并无逻辑可言"而悲愤,但我迟迟不能下笔,因为我不确定真相。一周前我和几个朋友在上网,朋友说,真惨,温州那里有一个人被四个保安摁在地上,然后一个工程车就开上去把人碾死了。朋友的陈述用的是确认事实的语气,我当时并不知道此事来龙去脉,心不在焉接话道,干嘛还要雇四个保安把人摁在地上,参与的人太多了,太容易走漏风声了。直到回去以后才知道了事情的大概,所以虽然心存疑虑,但是我也偏向钱村长是被谋杀,或者其中必有妖孽,不过我依然无法下笔,因为我知道,这只是我需要的真相而已,这很可能并不是真相。我的老家在上海农村,也是常被大规模低价征地,一平方米的房屋才赔偿几百元,农民的土地被强行低价征用,然后被所谓规划成了包括化工区的各种用途,高价卖出,接着污染严重,河水的颜色都是不重样的,我爷爷看河就知道是礼拜几,空气中全是气味,环境监测部门能面对着满河的死鱼表示水质正常,至于鱼为什么死,结论和乐清警方的结论差不多:这并无逻辑可言。后来,我的老家规划了亚洲最大的物流港,亚洲最大的雕塑园,亚洲最大的电器城,但是这数千亩土地全部都成为了烂尾工程,闲置至今,唯一成功的就是亚洲最毒的小化工区。因为对政府卖地的痛恨,我对钱村长心存敬佩。故事就应该是这样:一位正直的为民请愿而多次进监狱的老村长,长期与当地的恶势力做斗争,最终被政府或者官商谋杀,并伪造成了交通肇事,村民得知情况后义愤填膺要讨个公道,但是被早已在现场安排好的特警无情镇压,警方抓走了很多正义之士和钱村长的家人,夺走尸体,威逼利诱知情者封口,封锁媒体,成为千古奇冤。
  但问题是,这是真相么。我知道,这是你我乐于接受的,希望得到的,符合我们内心对这片土地上时常出现的不公正的悲愤的真相,但这不是真相,真相是什么,我不知道,因为我知道政府时常说谎,而且无论事情是真的假的,它总是习惯以一副做贼心虚的态势来处理问题,所以,我不能完全相信官方说辞。但我也不相信很多网友的推测,因为我不相信看图能断案,也不相信看两集LIE
TO ME就能判断别人有没有撒谎,至于后来的很多所谓的疑点也越来越牵强,包括有人提出工程车不可能在24分钟内经过很多路口开9公里路,这是属于被情绪冲昏了头脑。
  再后来,有几个由律师组成的公民调查团前往乐清调查,大家自然期望他们不光推翻警方的说法,找出谋杀的证据,并且揭露更猛的黑幕,不料他们的调查结果和警方基本一致,如果这是真相,那这不是很多人需要的真相,所以公民调查团也自然受到质疑,变成了被政府收买或者是政府派出来安抚网民情绪的观光团。虽然调查过程有些仓促,查阅的证据并不完整,但我个人相信律师和媒体人的人品,我不觉得官方会收买或者培养这些平日里就不太好搞的人,假装自己给自己派出一个公民调查团来欺瞒大众,因为官方不具备这个智商和心思,如果政府骗人能这么用心,那么很多突发事件就不会被处理成那样了,为官和为民就不会那么对立。政府应该趁着天真的老百姓暂时还相信进京告御状管用的时候好好想想,为什么你们说的话那么多人不相信,为什么人们觉得谋杀掉一个老是上访的人是你们能干出来的事情,为什么那些再有公信力的人和你们调查结果一致就瞬间变成了恶人,为什么你们的处理方式显得那么欲盖弥彰。但无论是谋杀害是事故,钱村长都可安心上路,因为这次事件让大家都知道了村民所受到的不公,知道了你的冤家的公信力是那么的脆弱。
  有时候,真相并不符合人们的需要,但真相大于感情,感情大于立场。我觉得,不能假定一个事实再去批评对方,毕竟,那是他们的套路。